返回顶部
首页半城湖 > 正文
鸟鸣、车声与鼓浪屿的猫 记者:酉石       2019-09-09      点击量:343次 标签:半城湖

青春印象

小暑前后,柚园葱茏

孩子们青涩地东躲西藏

夕雾如水

清脆的鸟鸣也如水

湿润的青春弥漫

他托起一只拳头大小的蜜柚

说起春天若雪的花

我唯有轻轻闻过去

摹下此刻如玉的色

跑向空白

在四尺宣纸中

跑步,空白升起

余类消散。一种声音

咚嗯咚嚓咚咚嚓咚咚嚓咚哼

打不破空白。一种温度

晶莹,微咸

用花开的音调渗渍

化不尽空白。跑不出来

我对着外面微笑

故乡

林子栖息在半岛

故乡和我之间

寂静华美,所有人

都匆匆赶路,衣襟生风

背影纯净

夏天,阳光与叶面追逐

冬天,积雪于风中旋转

我常常去那里

有时带着鸟鸣

有时带着车声

梦与失眠

从潜意识最底层的大洋中升起

于意识门外

披上光怪陆离的外衣

敲门而进

失眠

每个毛孔都长出黑眼睛

夜被黑照亮,纤毫毕现

蟑螂不顾一切

吞下觅食的冲动

而我,只剩一窗清醒的

月色

旅行的味道

坐上高铁,时间

加速奔跑;

冲上云霄,大地

一览无余。

部分的我已远离。

一杯黑咖啡

在温暖的阳光里与下午的花香

互相成全。

打开你说的旅行

我像鼓浪屿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