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半城湖 > 正文
进城 记者:彭献       2018-12-05      点击量:268次 标签:半城湖

我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只为一条通往远方的路。

满眼的光怪陆离让我有些紧张,鞭炮齐鸣,千家万户,男女老少在街口、在巷外夹道相迎,让我更加有点受宠若惊。

主人的年夜饭吃得早、散得晚,按理说我不应该跟着凑热闹,小主人硬说我可以为全家新的一年带来好运,一定要我留到新年的钟声敲响。也好,良辰美景的小城除夕一生也见不到几回。

主人是年过七十的夫妻俩,半年前在小主人的一再坚持下搬进了城里住。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不太方便发表意见,打心里赞同女主人那句话:“城里有什么好,嘛嘛都要钱。”男主人应和着:“对,可是总不能每天再跑回来种地吧?!”

可到了真刀真枪搬家的关口,主人们还是架不住小主人们再三威逼利诱,终于服软:“临老了,反倒当不了自己的家。”我躲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全家竟没有一个人看到我,搭理我。

男性小主人说:“屋还是这座屋,谁也搬不走,地就送给别人种吧。”

女性小主人附和说:“鸡鸭鹅猪好处理,关门上锁就能走。”

我不太明白女性小主人说的“处理”是啥意思,此时此刻,不被处理竟让我有一种深深的落寞感。

临行的时候还是女主人最贴心,用项圈套住我的脖子,让我很感激。小主人跑过来说:“娘,这可不行,城里空间小,新装修新家什,带个狗过去没法弄。”女主人犯了难,客货两用车的马达声在胡同里嘭嘭直跳,左邻右舍也出来送行。

忽然意识到不被处理或许就是最好的处理,只有跑!跑向村口的禾田,那里有大片的玉米、大豆和高粱。奔跑,游走,最后掉头匍匐在村口的路边,那是这个村子通往城里的必经之路。果然,载着主人的汽车驶出了村子,路高低不平,车子左右摇晃,不一会儿开到近前。我连忙缩了缩脑袋,将身体完全掩藏在草丛里。车子渐行渐远,路两边的玉米叶子出奇的黑,忽然在路的尽头涌起大团乌云,眼前开始变得昏暗,一阵风吹过来,身后的田野沙沙作响,天变得真是快。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勇气,我箭步跳到小路中央,回头看看被云烟笼罩的村落,朝向主人前行的方向,狂奔。终于在踩不出足迹的柏油马路和乡间小路的道口追上了,我尾随在主人的车后,一如过往里的那些时光。

一路追随,不知道跑了多少路。后来从小主人的口中得知也就是不到十公里的里程,还好,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一栋楼房前。我不能贸然现身,弄不好就会破坏老少主人们的乔迁之喜,我沉默地躲在楼脚的隐蔽处。

黄昏了,隐约看到小主人从楼道口出来,将两大袋生活垃圾重重地抛在堆垛上,他转身上楼,我沿着墙根逼近,虽然不认识房号,但我看得很真切,小主人进了二楼右手的房间。

凌晨的楼道风很清爽,我伏在主人家的门前垫上意兴阑珊,男主人推开房门的时候,我正在心里打算未来的生活。男主人一向起得早,躲避不及。他一边抚摸我蓬乱的头发,一边压低声音冲着房里呼喊:“老婆子,狗来了!” 女主人跑过来,蹲下身不住地念叨:“回家好,回家就好!”

我小心翼翼地半蹲在入门客厅的角落,两个主人在我近旁唉声叹气,小主人皱了半天的眉头终于开口:“要是我们家住一楼就好了,最起码可以搭个窝。”女主人接着说:“二楼也不怕,就跟我们住在一个房间。”小主人好像怕被人听见,轻声嘟囔:“绝对不行,那还不把这里折腾个底朝天?!”

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我很难,但是有骨气。如果不是看在主人的面上,我就住乡下,那里才是永远的家。后来的半年六个月,一百八十天,我每天天亮就出发,从乡下步行到小城,陪着主人一日三餐,然后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再步行回到乡下,看家护院,风雨无阻。

今儿是例外,过大年,所以回去得有点晚。

我沿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穿行,除了周遭此起彼伏的鞭炮烟火让我有点不适应,一切都还好。当我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一群半大孩子聚拢在一起放烟花。后面发生的事情还真怪我,如果不是天太晚,路太黑,心太急,我也就等一会儿了。谁料想,当我穿过烟花的时候,无边的绚烂喷薄而出,恰好迷住了我的眼。

十字路口,急刹车的嘶响,犹如一声直入云霄的鞭哨,响彻在夜空。我努力回头看,身后的烟花已冷,那里有满地堆积的新年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