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分享
“百家乐”赌博团伙落网记 记者:通讯员 孙康       2018-03-13 标签:七里山21号


▲百家乐是最受欢迎的赌戏之一。图为西安警方查获的人工发牌的百家乐窝点。


转 移

2006311日上午10点,济南警方接到“百家乐”赌博的举报电话。

民警直奔孙村双林宾馆。双林宾馆地理位置比较独特,建在半山腰上,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山下,而且视野非常开阔,小路上没有遮挡,非常便于放哨人员瞭望。当时是中午,民警的到来并未引起警觉,民警佯装就餐进入宾馆,借找洗手间之机,察看了宾馆的基本情况。透过窗户一看,百家乐赌台赫然摆放在会议室的中央。饭后,民警退出了宾馆,下山上了公路,找到一处能够从远处观察到宾馆的位置利用望远镜守候观察。

下午5点多,一辆大货车徐徐开向双林宾馆。车在宾馆门口停下,四五个人跳下车,进入宾馆开始往车上搬东西。搬着搬着,民警突然看到了搬的东西中有百家乐赌台。虽然用布包着,但民警还是能分辨得出来。“坏了,难不成被他们察觉了。”几名民警不停地犯嘀咕,仔细回想从去双林宾馆一直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认为不可能被察觉,极有可能是赌博窝点要转移了。

跟 踪

几个人装完车后,大货车不紧不慢地开了下来,到公路上也不急着加速,还是不紧不慢。民警琢磨:如果是被他们察觉了,他们应该比较慌张才对啊,做贼哪有不心虚的?这样不紧不慢地开莫非是在领着我们兜圈子?大货车开上马路后,路边的一辆微型车马上启动,跑到大货车的前面。大货车的后面,还不远不近的跟着一辆小轿车。最前面的微型车时而加速,甩下大货车很远,时而减速慢行,压着大货车开。跟踪民警马上调整了跟踪手段,4名民警分成三辆车交替跟踪。三辆车开进了历城区彩石乡的山村里,马路变得越来越窄,路也越来越不好走,过往车辆也稀少起来,这样跟踪下去很可能会被狡猾的犯罪分子察觉,怎么办?民警经过短暂的商议,决定派出一辆车开到微型车的前面径直往前走,选择隐蔽处隐蔽起来,一辆车远远地跟在后面,派出两名民警下车跟踪。两名民警下车后,发现路边有拉客的机动小三轮,一名民警租用机动小三轮若无其事地跟着后面的小轿车,另一民警跑到附近的农家借了一辆自行车跟着大货车。

经过六七公里的山路,大货车开到了历城区柳埠镇山上一处闲置的花园式宾馆,三辆车相继到达。大货车上拉的东西全部搬进了宾馆里,骑自行车的民警缓缓地骑过宾馆门口,大致地观察了一下情况。这是个独门独院,二层小楼。在这里聚赌简直是上了双保险。宾馆背靠大山,

门前只有一条崎岖不平的土路,一辆车勉强可以通过,四周都是空旷的山地,路上很难见到有人经过。如果有公安人员来查,在警察离农户还有十五分钟路程的地方就能被站在农户二楼的人员发现,参赌人员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四散逃跑,翻过墙往山上跑,警察肯定很难抓住。

这次转移,是民警故意泄漏了情况?是民警在侦查中被犯罪分子发觉?还是犯罪分子根本什么也没察觉,只是正常搬家?看来在案件真相大白之前,这些假想都是可能的,只有缩小知情民警的范围继续开展侦查。跟踪到柳埠闲置宾馆的两名民警第二天继续开展侦查,其他民警则暂时撤出。


▲北京警方在大兴县一个仓库大院内,查获一个“百家乐”聚众赌博的窝点。


守 候

2006312日,2名民警着便衣,开着地方牌照车,再次来到历城区柳埠镇这处闲置的花园式宾馆。宾馆的大门紧锁,院内却停放着十余辆各式各样的汽车。民警心下生疑,下车以向看门人问路的方法打探虚实。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这里面这么多车是干什么的。看门人面色立即严肃起来,说:“不关你的事,多管闲事。”侦查民警一阵狂喜,看来赌场又在这里开赌了。

民警问完路后,原路下山。由于山路狭窄、崎岖,没有其他的岔路,两名民警决定在进山的入口处伪装修车守候。

五个小时过去了,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这时,通往宾馆的山路上,三三两两的汽车从山上宾馆开了下来,两名民警随手拦住其中的一辆车:“师傅,我们的车坏了,能借用一下工具吗,两分钟就好。”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爽快地答应了。民警接过工具冲着火花塞摆弄起来,中年男子问,“你们是不是也是刚从上面下来啊?”民警们呵呵一笑,既不否认也不肯定。中年男子又问:“咋样,输了还是赢了?”两名民警相互会意一笑,对中年男子说:“别提了,输了,你怎么样?”中年男子得意起来:“马马虎虎,赢了2万多。”民警马上奉承着说:“大哥好厉害啊,今天就属你赢得多了。”中年男子故作谦虚地说:“哪里哪里,还有比我赢得更多的,其中有一把压错了,我如果压闲,今天能赢4万多来。”车子“修好了”,民警道谢后,中年男子一摆手“明天再见”。开车一溜烟跑了。中年男子的得意夸耀透露给了民警确切信息:这个赌场是个参赌金额较大的赌场!

扑 空

313日下午3点,30名民警整装待发。宾馆地处偏僻,根本没有过往车辆,基于以前查破百家乐赌博的经验,一般大量陌生人的到访极易引起赌场人员的警觉。警方决定以快制胜,迅速冲入宾馆,直捣赌场。民警分乘两辆地方车和1辆警车,按照事前的分工,相隔一定距离,警车远远的拖后,直奔宾馆。到宾馆门口,发现大门并没有上锁,院内也没有车辆,大家感觉不妙,看来这一趟扑空了。民警们冲入宾馆,果然,空无一人。

在对宾馆的检查中,警方发现会议室异常混乱,满地的垃圾,还有一些破碎的扑克牌;在垃圾箱里同样发现了大量的扑克牌。这是一个聚众赌博的窝点已经确信无疑。但聚赌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呢?难道又走漏了消息,还是我们上山的时候被发现了,参赌人员迅速撤离了?

警方立即部署人员对宾馆四周进行大范围检查,检查的结果同样令人失望,宾馆三面都是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只有一条路可以下山。看门人被突然到访的大批警察吓得有点不知所措。民警立即对其进行询问,看门人交待:“大前天,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到这儿来,说要租二楼会议室用几天,具体干什么也没说,租金挺优厚的,每天2000元,一天一结;同时交待我不要对外人提起,前天、昨天连续两天,一帮人每天下午四点左右来,晚上八九点钟离开,今天一直没有来。”当民警追问他们这两天都在宾馆内干些什么时,看门人坐不住了,只好供认他们是在赌博——一个特大赌博团伙初现端倪。

锁 定

民警经过诸多努力,又锁定了位于历城区彩石乡皇前村一栋农户。

2006316日下午3时,行动开始。该窝点所处的位置非常特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零零的一栋民房。民房的北面就是大山,东、西、南三面非常空旷。侦查民警首先骑农民较常用的摩托车经过皇前村的这处农户,看到门口与昨天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停了三四辆小轿车。在农村农户家门口停这么多车,实在是太少见了,还有车辆不断地朝这个方向开来。

按照查处方案,办案民警搞到两辆不起眼的小面包,16名民警全部挤进这两辆小面包,拉长车距,直奔窝点。赶到窝点后,第一辆车尚未停稳,车上的8名干警就冲下车。按照分工,有的守住门口,有的手持冲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二楼。第二辆车紧随其后,配合第一组迅速控制住了现场的局面。正在聚赌的赌徒们听到外面嘈杂的脚步声,看到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吓得惊慌失措。有的愣在那里,有的欲跳窗而逃。“砰”!民警及时鸣枪示警,准备逃跑的两名赌徒被吓得瘫在地上。

在二楼百家乐赌台周围当场抓获设赌、参赌人员39人,在现场查获百家乐赌具一宗,缴获赌资6万余元,筹码50余万元。

审 查

面对从天而降的办案民警,团伙的头目龙某蔫了。龙某,女,35岁,山东东营人。经常参与百家乐赌博,在百家乐这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但总是赢少输多,慢慢地欠债一大堆。为还上赌债,她想到了开设赌场的勾当。20063月初,她纠集10余人开始在济南开设百家乐赌场。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她借鉴了别人开设赌场的经验教训:一是赌场在某一个地方开的时间不能过长,要经常变换地方,在一个地方聚赌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三天;二是参赌的人员不能太杂,人员太杂就容易走漏风声,必须找熟悉的人员参赌;三是设赌的地点要精心选择,要专门选择城市周边、交通不便,偏僻的山村、民房、宾馆等地开设赌场……

该赌博违法犯罪集团内部组织十分严密,龙某作为老板雇用了8名固定人员专门负责赌场的各项工作。有人负责联系设赌地点,确保两三天换一处地点;龙某负责在开赌前两个小时联系赌客;有人负责卖码和保管赌资;有人负责发牌;有人负责监场等等。该团伙对来赌博的人员十分小心,赌客进入赌场后必须将手机、传呼机等通讯设备全部关闭,中断与外界的联系,赌客进入赌场后不得提前离开,必须等赌局全部结束后再由专人用专车负责送出。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在离赌场外一公里处选择视线好的地点设了“岗哨”负责望风和传递消息,只要有陌生的人员及车辆在此出现就立即用通讯器材相互联系,赌徒们马上分散隐蔽或一哄而散。纵使机关算尽,考虑周全,这些犯罪分子仍免不了被抓获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