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分享
“10.15”特大系列电信诈骗案侦破纪实 记者:陆洋       2017-12-20 标签:七里山21号


▲12月4日,专案组民警从仙桃赶往武汉,开展侦查工作。


飞来的“订单”

1014日下午,30岁的王娜分两次往一个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卡汇款,共计3.75万元。对于身为一个小广告公司的老板王娜来说,这样的汇款她习以为常。只不过这次有点不一样,交易的对象她没见过,合同也还没签。十几个小时后,王娜发现自己被骗了。

在这之前,王娜经历过一场电信诈骗。2012年,王娜刚刚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一次网络订票中,她误上了一个诈骗网站,在虚假的网络购票过程中,泄露了自己的银行卡账户和密码。几分钟之内,银行卡内的钱就被全数转走。那是王娜第一次上网络诈骗的当,由于被骗数额不大,她并没有从此事中吸取教训。“我心比较大,那次受骗之后没几天就忘了。”

再次被骗,王娜对记者连连抱怨,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傻”。冒充部队人员采购实行电信诈骗算不上形式新颖的诈骗方式,从2010年开始,类似案件便屡屡发生。公安机关的反诈宣传经常以此类案件为例,媒体上也多有报道。王娜或许从来没有留意过,她自己的说法是:“压根儿没往那方面想。”

王娜在历山北路经营一家广告公司,主要做广告牌以及其他广告的印刷业务。1011日上午,她还没到公司,一个陌生号码就打过来了。电话中,一位自称“罗部长”的部队领导找她接洽广告牌业务。对方表示,部队需要制作一批广告宣传栏,可以把施工图发过来,让王娜报个价。对这位“罗部长”,她的初步印象是“说话带官腔,很有部队领导的做派”。王娜之前曾经为公司建了个网站,上面有她的联系方式,再者行业内也多有熟人介绍业务,基于以上,她对突然出现的“罗部长”丝毫没起怀疑。

此后两天,王娜加班把报价表和方案做了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她曾向自己的爱人和妹妹提及此事,两人均未提出怀疑。1013日,她按照约定将报价表发给“罗部长”。“罗部长”接受报价之后将制作广告宣传栏的合同发到了她的邮箱中。她从头看到尾,合同没有问题,条款清晰,公章也明确。

这个时候,“罗部长”向她介绍了另一单生意。据“罗部长”说,部队拉练经常需要的一种“楚珍馐”的速食盒饭,之前有固定的供应商,现在已经不再合作。最近该部队急需这种速食盒饭,如果她可以联系到供货厂商,便可以赚取其中差价。之后,王娜从网络上搜到了这家专做“楚珍馐”速食盒饭的厂家网站。通过网站上的联系电话,她联系上了销售经理“李经理”。

通过和“李经理”的商谈,王娜拿到了远远低于“罗部长”进货的价格。“罗部长”承诺按照以往采购价格,也就是480元每箱,此次拿货200箱。“李经理”提供给王娜的进货价为380元每箱,算下来她能够获得两万左右的利润。在高额的利润面前,王娜逐步陷入了这个诈骗团伙的骗局。

“李经理”谎称近日就有途经济南的货车,如果现在订货,货物几天之内就能到达济南。如果赶不上这批,只能等待下个月。“罗部长”这边也开始向王娜施加压力,表示近几天就需要200箱货品到位,否则就会耽误部队使用。于是,王娜马上向“李经理”订货200箱“楚珍馐”速食盒饭,并按照其要求向对方打款两万多元作为定金。

第一次打款过后,“罗部长”的电话马上追了过来,谎称其兄弟单位也需要速食盒饭,要求王娜加订200箱货。此时的王娜依旧没有起疑,而是迅速联系“李经理”加订盒饭。距离第一次打款还不到一个小时,王娜又将一万多元再次打到指定账户。

第二天,王娜特意起了个大早,这天是她与“罗部长”约定好补签合同、收货款的日子。她给“罗部长”去了个电话,发现手机关机,而另一头的“李经理”也人间蒸发了。直到这时候,王娜才意识到自己遭遇了电信诈骗。

作为济南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的一名刑警,像王娜这样的案件王林每天都要接触好几起。意识到被骗的王娜当日到历城区华山派出所报了案,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电信诈骗团伙已经被王林纳入了视线。

由于电信诈骗案件频发,20169月,济南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以下简称反诈中心)成立。据反诈中心赵卫东副处长介绍:为了借助平台先进科技手段实现此类案件的打击防范,反诈中心逐步建立完善了针对电诈案件资金流深入分析的日常工作机制,固定专人每天不间断地对所有案件资金流转情况进行分析研判。

就在王娜报案的前两天,1013日,济南市高新区也曾出现一个类似的电信诈骗案件。


▲12月1日,专案组在仙桃市一小区内将犯罪嫌疑人江某抓获。


精准研判,摸清诈骗脉络

反诈中心研判民警刘波通过数据分析发现,两个案件涉案诈骗电话相同,诈骗方式也雷同,均有两名嫌疑人冒充部队领导和销售经理对受害人实施诈骗。两案涉案银行卡之间有资金往来,且经过深入追踪分析,最终发现涉案资金在案发后先后在武汉被嫌疑人取款。据此判断,该两案件应为同一诈骗团伙所为。

案件成功串并后,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立即指示反诈中心抽调力量会同历城分局刑警大队组成“10.15”专案组共同侦破此案。反诈中心民警王林、耿凯,历城刑警大队王秉涛、张涛组成专案小组,立即赶赴湖北武汉开展侦查工作。

根据前期工作,嫌疑人于101314日两天连续多次在武汉7个银行网点实施取款,专案组到达武汉后,立即针对嫌疑人取款情况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嫌疑人为躲避侦查,取款时间以及区域跨度极大,且多次变换服装。专案组民警在武汉建行、工行、邮政储蓄等多个银行之间奔波调查,从早晨工作到深夜,克服种种困难,在极短的时间内调取检索了160余个小时的金融部门信息。终于将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和取款监控全部提取固定,为下一步侦查与诉讼打下坚实基础。

通过侦查,专案组确定,取款嫌疑人为一中年男性,该嫌疑人一人取款,取出现金后随身携带逃离取款现场。专案组民警立即对嫌疑人来路以及去向进行视频追踪,狡猾的嫌疑人非常善于利用地下通道、商场闹市等复杂场所对抗侦查。但侦查员牢牢地牵住嫌疑人的身影,细致缜密地开展视频侦查工作,终于在调阅了100多路监控后,发现嫌疑人在取款后与一女子相约见面,同时获取到见面女子的清晰图像。

综合侦查研判,专案组第一时间迅速确定取款嫌疑人为余某平,见面女子为付某仙。两人均为湖北省仙桃市人,籍贯皆是电信诈骗高危地区。确定取款嫌疑人身份后,为尽快落实该犯罪团伙组织架构及开展抓捕工作,王林及专案组其他成员再赴武汉,针对余某平及其组织诈骗嫌疑人开展侦查。通过侦查,王林发现余某平于1013日一早由仙桃市乘公共汽车到达武汉,当晚返回仙桃。14日又由仙桃到达武汉,取款结束后返回仙桃市西流河镇。

根据这一情况,民警对余某平作案期间在仙桃与武汉的关系人进行调查,发现余某平在取款前后与同镇人员江某联系密切,且每次取款前后都与江某会面。通过对江某调查获知,该人系吸毒前科人员,无正当职业,并与多名诈骗前科人员交往,综合分析,江某有重大涉案嫌疑。

通过进一步围绕江某进行侦查,民警发现案发期间江某与仙桃市人李某臣、西流河镇人李某来往甚密,自1010日施骗电话开始活动至14日诈骗结束,期间三人一直混在一起。且每次余某平从武汉取款返回仙桃西流河镇后,李某臣和李某均会赶往江某处碰面,李某臣和李某均有涉案嫌疑。

确定四名涉案嫌疑人后,专案组民警通过大量信息数据分析,结合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综合研判,确定江某为该团伙核心成员,负责组织人员、购买虚假网站、冒充部队人员拨打电话;李某臣负责提供作案场所、购买作案用电话卡、电脑等设备;李某负责冒充供货商家接听电话;余某平则专责提取账款。至此,以江某为核心的仙桃籍诈骗团伙成员脉络已被专案组彻底摸清。

掌握全部犯罪嫌疑人身份后,专案组成员及历城分局部分刑警于1128日赶赴武汉与专案组汇合,准备一举抓获嫌疑人、端掉该窝点。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艰苦工作,在当地警方大力配合下,最终于121日在仙桃市一小区内将犯罪嫌疑人江某、李某臣抓获。抓获江某、李某臣后,余某平和李某闻讯遁逃。

专案组在缜密侦查后发现,余某平于122日逃往武汉市,并与付某仙见过面,根据这一线索,专案组民警迅速赶赴武汉对余某平实施抓捕。125日早8时,正值寒冷的冬季,专案组民警根据研判线索,在武汉市某小区守候,等待着余某平的出现。该小区系开放式小区,人员流动大,小区内地形复杂,专案组民警在寒冷、饥渴、疲惫的状态下,一守就是一整天,而余某平却迟迟没有露面。

下午15时许,民警刘波突然看到一名男子,身形相貌极像余某平,刘波立即通报在附近守候的王林,王林与刘波汇合后,通过仔细辨认,确定该男子就是追踪多日的犯罪嫌疑人余某平。王林、刘波一边不动声色地跟踪着嫌疑人,一边将此情况向周围同事进行通报,专案组其他民警赶来汇合,将嫌疑人余某平成功抓获。


▲专案组民警在诈骗团伙窝点搜出的作案工具。


反诈骗的现实与困境

抓获三名嫌疑人后,专案组迅速对其进行就地审查,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三名嫌疑人如实供述了冒充军人采购实施电信诈骗的犯罪事实。同时,专案组对遁逃的犯罪嫌疑人李某实施网上追逃。至此,一个由仙桃籍人员构成,以冒充军人采购盒饭为方式的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宣告覆灭。截至目前,破获济南市本地案件两起,涉及安徽合肥、河北保定等地外省市案件11起,涉案总价值50余万元。

126日,反诈中心会同三大队、历城分局刑警大队,将涉嫌诈骗嫌疑人余某平押解回济。第二天,受害人王娜接到了民警打来的电话。当时正在度假的王娜有些讶异,报案后民警向她介绍过相关案情,得知嫌疑人在千里之外,她甚至对破案没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案子这么快就破了,真是兵贵神速。”

王娜理解的没有错,刘波告诉记者,此类案件嫌疑人往往来自该类犯罪高危地区。随着近年来电信诈骗的高发趋势,诈骗团伙的犯罪形式也发生了变化,由最早的接触式改进为非接触式电信诈骗。嫌疑人通常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侦查过程中确实常常遇阻。

2016年,徐玉玉案以一种悲剧的形式让人们开始关注电信网络诈骗行为。

案件发生在2016819日,即将踏入大学校门的18岁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不幸被骗走学费9900元。得知被骗后,徐玉玉伤心欲绝,郁结于心,最终导致心脏骤停,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仍不幸于21日离世。

无独有偶,在同月23日,临沂大二学生宋振宁也遭遇电话诈骗后心脏骤停去世。接连发生的网络诈骗事件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今年719日,山东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陈文辉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3年至15年有期徒刑,且被并处罚金。法院还责令被告人向被害人退赔诈骗款项。

网络电信诈骗无疑是社会的伤疤,更是道德的沦丧。徐玉玉一案,主犯陈文辉被判处无期徒刑,充分体现了从严惩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原则,具有范本意义。徐玉玉案件发生后一年中,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治理进入加速阶段,执法行动和制度的优化都频密跟进,各地均破获多起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件。

据赵卫东介绍:今年以来,济南市电信诈骗案件发生数量同比去年同期下降3.2%;破获该类案件数量同比去年同期上升280%,破案挽回群众损失1137万余元;成功劝阻避免群众受骗7000余次,避免群众损失6731万余元。

但反诈骗仍面临着种种困境,数据显示,近几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持续增长。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将位居全球第一,达到13亿。如此庞大的用户量为网络电信诈骗提供了滋长的温床。

据调查,近七成的受访用户表示被窃取过银行账户、密码和手机号等隐私信息;22%的用户表示收到过仿冒银行的短信;非法链接恶意广告推广、偷盗流量占比约16.7%。当然,这个数据在不断的变化,随着监管加强,偷盗流量、恶意推广等行为受到遏制,个人数据隐私信息的监管和保护也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电信诈骗的高发局面得到阶段性遏制。

去年年底,公安部会同最高法、最高检研究出台了《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达到相应数额标准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酌情从重处罚”的10种情形。

电信诈骗的治理力度加大,释放出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强烈信号,有力震慑多数诈骗者,但也并不排除一些侥幸者会通过更为隐蔽和新颖的方式重操旧业,继续游走在“猫鼠游戏”之中。在本案侦查期间,王林感觉到:该犯罪团伙成员也在积极总结作案经验,犯罪手法也在不断进步,作案期间通讯、形迹以及作案后涉案手机、银行卡等工具的处理方式越来越专业化,给侦查及取证造成了不小的困难。同时,由于该区域犯罪人群密度较大,且日常活动多在乡镇之中,相关人群对外来人员车辆警惕性极高,也为侦查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和不确定性。在种种阻碍背后,考验的是电信诈骗治理的“与时俱进”能力和社会防骗教育的更新速度。

(通讯员  孙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