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分享
“12.13”济阳杀人碎尸案侦破纪实 记者:秦梦琪       2017-08-08 标签:七里山21号

工程承包商失踪

2013121417时,济阳县路某报警,称其丈夫孙某于1213日失踪,驾驶的车辆不明去向,且两部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48岁的孙某是济阳崔寨镇的一名建筑工程承包商,为人热情豪爽、出手阔绰。121317时许,他受朋友之约驾车外出吃饭,当晚8时许人车神秘失踪。

接警后济阳警方立即侦控调查,研判孙某车辆信息,发现除却当日济阳境内的交通行驶轨迹外,车辆在夜晚曾驶入济南市区。

1216日中午,济南市市中区辖区派出所接到报警,七里山南村某小区一栋开放式居民楼下发现一辆无人轿车,车门敞开并且完整,无撬动刮撞痕迹,车后座上有部分可疑物品,棉上衣、牛仔裤、口罩、太阳帽、眼镜、胶带等物品。

经孙某家人确认,该车确为孙某本人所属。在检查车辆时,办案民警在车上发现木棍、绳子、麻袋等工具,上面还沾有一些血迹。

此外,办案民警发现被害人孙某的银行卡曾在济南市历城、历下区的两处银行有过取款记录。负责此案的济阳县刑警大队长宋尔庆说,“人失踪、车辆被遗弃、银行卡深夜两处取款,种种信息组合起来预示孙某或已遇害。”

围绕孙某失踪前几日的生活情况调查、走访,民警锁定了几名可疑人员可能与孙某的失踪有关。一名叫姜某的年轻人当晚曾驾驶孙某车辆将其送回。1220日晚,姜某与几个朋友在饭馆里喝酒,民警再次隔离审查,姜某供出了杀害孙某的犯罪事实。

而案发当晚提款机的监控录像中出现的人却并非姜某,“此人身着孙某衣服,体型不似姜某般又矮又胖,提款时动作干净利索,形迹像运动员或者当过兵”,宋尔庆说。案件至此出现另一位嫌疑人,当晚正是此人驾车从济阳至济南,深夜取钱后抛弃孙某车辆。办案民警分析弃车后此人极有可能利用的交通工具为出租车,在海量监控中筛选出路过卡口信息,锁定一辆出租车,该司机也确认当晚确有一人搭乘此车,所描述此人样貌与ATM监控录像高度符合。

蓄谋已久的杀害

据悉,姜某原系济阳县交通运输局某交通管理所副所长,曾在法院当过法警,对公检法有所了解,对其突击审问一天后才将早已逃窜的共犯李某进吐出。

侦察兵出身的李某进为济阳县黄河河务局工作人员,爱上赌博后辞职,长期在珠海。一二百万的本钱赌输后,滚雪球似的高利贷让李某进越陷越深。同学姜某也爱赌博,同样背负巨额贷款与债务,共同的重压让二人萌生歹意抢劫大户。

李某进曾在江苏生活一段时日,欲密谋杀害一位女老板,但女老板行动小心谨慎,外出有专人保护,一直不得机会。生活窘迫加之银行高利贷催款,李某进与姜某商议选择回济阳下手。

为此,李某进特地列了一份“待抢人名单”,并在济阳县一个老单位废弃的家属院里租了一间房,添置了破电视、电扇,日日靠泡面为生。白天偶尔出门还戴帽子、口罩遮掩,附近邻居都称“此人古怪,声称运蔬菜的,却不见有蔬菜进出,我们都躲着”。

为方便作案,二人提前准备了电警棍、手铐、万能破碎机等工具,还租赁了一辆汽车作为交通工具。在绑架后是否杀人的问题上,两人有分歧,李某进坚持必须杀死以防后患。

一段时间后,姜某盯上了常与其参加饭局的孙某。“孙某经常在姜某面前提及今日卡里又入账几十万之类的事情,这些数字刺激了姜某极度缺钱的神经。”宋尔庆说。

20131213日晚,姜某借故约孙某等人一起吃饭。饭后,姜某驾驶孙某的本田CRV轿车送其回家,途中趁机将李某进接上。上车后李某进便用刀抵住孙某脖子。二人用电警棍、手铐等将孙某控制。之后姜某驾驶其租赁的轿车与李某进驾驶孙某的轿车一同将孙某挟持至济阳县境内黄河滩区一小树林内,劫取现金1000余元、浪琴牌手表1块(价值24189元)及银行卡10余张。

在逼得银行卡密码后,二人将孙某转移至姜某的海马轿车上,由姜某看守,李某进则驾驶孙某的轿车前往济南市取款。当晚李某进持孙某的农商银行卡从银行ATM机共取款15000元,期间辗转历下、历城区后将孙某的轿车丢弃于济南市市中区七里山南村某居民楼下。

得手后李某进随即通知姜某取款成功,姜某将孙某勒死,把尸体拉至李某进的租房内肢解并粉碎。李某进担心被捕,在分给姜某3000元赃款后潜逃。

取证黄河与千里追逃

“整个案件预谋近十个月,两名犯罪嫌疑人反侦查能力极强,李某进有侦察兵的底子,身体、心理素质均不错,长途跋涉逃窜与外地生存能力极强,最初还成功将警方作案视线转移到受害人情妇身上。”宋尔庆说。为增加刑侦工作难度,李某进潜逃前已将出租屋内所有痕迹清理干净,尸体粉碎后装入提前购置的大塑料盒子内,并在崔寨镇处黄河段抛撒,碎尸工具分解后在仁风镇处黄河段丢弃。

潜逃期间,李某进时常变装居于野外,随身携带物品能扔就扔,手机卡更是频繁更换使得警方可捕捉利用的线索少之又少。李某进偶尔用被害人孙某的银行卡取钱。“当时被害人孙某卡内还剩余几万块元,警方与其家人商议不冻结卡内资金,否则失去提钱的信息,线索就断了。”宋尔庆说。

就这样,济阳警方抓住游丝般的信息对李某进逃窜路进行研判。

李某进再次持孙某银行卡在山西省运城市的银行ATM机上取款7200元,警方正欲布控实施抓捕时,李某进的信息从山西地界消失。李某进曾在山西当过兵,对当地极为熟悉,其设计的居住地在城市的郊区边缘。抓捕人员知道大方向,但那里流动人员密集,实施抓捕极其不易。

感觉不安的李某进一刻也不敢停留,辗转逃窜陕西、河南后,再转至湖北、湖南、珠海、深圳、广州。而他的逃窜路线已在济阳警方研判方案中。

在李某进乘坐大巴欲从广州潜逃云南的高速上,合成作战中心动用交警、刑警、武警,前方道路设卡,后头追捕,成功将其围猎。

案件侦破过程中,济阳刑侦技术中队在嫌疑人记不清抛尸体碎末和作案工具绞肉机确切地点的情况下,利用冬季鱼不进食、黄河流水的离心力,准确找到了被抛进黄河激流中的尸体碎末。在嫌疑人落网后的第十天将重要物证碎肉机成功打捞上岸。

(通讯员 孙康)


▲济阳刑警带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济阳刑警技术人员在黄河边寻找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