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分享
张杨:让摄像头成为“照妖镜” 记者:本刊记者 秦梦琪 通讯员 孙康       2017-05-16 标签:七里山21号


▲张杨(中)审讯犯罪嫌疑人。


监控影像揪出“纵火者”

见到张杨时,他正紧盯着显示屏上不断变化的视频,手指按着鼠标灵活微调,一会儿快进,一会儿减速。“图侦就是图像侦查,通过视频图像综合其它手段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一种侦查技术手段,通常是先经过分析判定,然后选取调用可能包含嫌疑人的视频监控,逐个阅读监控视频,找到嫌疑人的踪迹。”张杨边轻揉眼睛边解释,记者注意到他的双眼下有些轻微的黑眼圈。

刚到刑警队时,张杨被分配在责任区中队,当时分工不如现在明确,抓人、审查、起诉都有涉及。调到机动中队后,他主要从事自己喜欢的研判,“事实上,抓捕只是破案之前一瞬间的事情。真正困难的是前期确定嫌疑人的侦查过程。”张杨说。

2016年12月12日凌晨,新城派出所响起一阵急促警铃,有人报警称,其停放在港基二区楼下的白色吉利全球鹰牌轿车被人放火烧毁。大火引燃多家住户空调外机、墙体玻璃爆裂损毁,大多数小区常住居民经常在案发现场附近行走,一时间都恐慌不已。

“前期民警排除了报复动机,工作重点转移到了搜集调取监控、视频追踪这条路。”小区是开放式,且较为老旧,南北两端均有两条东西主路,“案发现场监控条件受限,只能根据起火时间,扩大搜索范围。主路进入小区多达12个出入口,但凡有监控处,一律不漏掉。”

调取的视频监控数量很多,张杨注意到案发现场的北面有个幼儿园,幼儿园墙外的监控,恰好可以拍到现场。由于在夜间凌晨2点左右,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并不清晰,墙外又有个类似广告牌的架子,监控透过架子照过去,显示出的画面被切割成了好几格。“只能拍到火苗蹿起来之后的画面 ,怎么也看不到人。”这是唯一一个可以看到现场的关键的视频监控,张杨笃定监控画面内一定有嫌疑人的蛛丝马迹。反复看了几十遍之后,就在某个“格子”的框里,有个人影闪动了一下。“人影从西边到现场,像素只稍微变了一下,画面变化极小,眼睛眨一下便会漏掉。”以此张杨便打开了此案的突破口,确定了之后调取监控的方向。

张杨随即到案发现场走访,发现现场西边确有一个小胡同,南北贯通。在调取的此处监控视频中,张杨锁定一位类似醉酒状态的可疑人员。“他沿途经过到现场的监控我全都看了一遍,停在路边的车辆,嫌疑人总走过去拉一下车门,拽几下便晃晃悠悠走掉。从北边来到现场的时间,与现场着火的时间也相符合。”张杨分析此案应是酒后滋事抑或为了发泄怨恨故意纵火。

倒叙视频追踪发现嫌疑人从长清区人民医院出来,“医院内的监控显示他在医院的各个楼层挨个转悠,并进入病房骚扰,甚至去护士站吓唬人,最后在地上停车场附近发现有辆车将其送到后离开。”此时张杨稍稍松了一口气,按照正常逻辑找到此车,便找到嫌疑人的关系人。此时戏剧性的转折出现了,车主称并不认识该名嫌疑人,“二人在饭店吃饭时,嫌疑人喝得迷迷糊糊与他拼桌,结束后说去医院,车主仗义将其送到后离开。”一时间线索中断。

不在气氛紧张的案发现场、不和嫌疑人做正面交锋,但是破案时张杨承担的任务丝毫不亚于一线警察。考眼力,考耐心,更需要观察和逻辑分析能力。

张杨再次调整思路,沿着嫌疑人纵火逃走追踪,未曾想在皮肤病防治所附近竟又消失了,“凌晨4点,他在醉酒状态下,极有可能回家。消失地附近也确有两个小区。”张杨心底暗想一定还有监控寻到线索。

在所有能进小区的路线中,张杨注意到一家商店,老板得知来意后却说,“监控坏掉了,白天拍摄的画面一片黑。”张杨不愿放过一条线索,坚持调出当晚监控录像,“意外发现晚间画面格外清楚,嫌疑人确实从此小区进去。”

越早发现嫌疑人的行动轨迹,就越能掌握主动权,大大节约破案时间。有了张杨的研判结果,之后的抓捕工作少走了许多弯路。嫌疑人李某在济南某KTV被抓捕后供述,其确为寻求刺激故意点火引燃小区内车辆车衣,火势无法控制后逃走。

“解方程”式破案

学生时期的张杨是个理科生,数学是他的强项与最爱。研判案情如同解方程题目,把嫌疑人当做未知数,利用已知条件,一步步解出即可。

2016年2月28日,早晨5点钟长清区南水北调附近的农村水泥路上还很冷清,王某(化名)一早骑着电动车上班,中途一辆面包车强行将其拦下,车上下来一名男子将王某向马路一旁的麦子地里拖去欲行不轨之事。在王某激烈的反抗与呼救下,嫌疑人逃窜。“报警时,受害者只提供无牌枣红色面包车、中年男子两条信息。”

了解案情的大致情况后,张杨开始在脑子里勾勒一幅预想的案发经过。“车追过受害者后实施犯罪,顺着受害者的路线有可能会发现此车的跟随,确定车辆后,找嫌疑人便容易些。”这条南北路上寻到受害者并非易事,监控虽有,并非都能拍到受害者的画面。

大数据时代,一条信息可以关联出一张信息网,一个点也能带出许多面。“王某出村庄时附近监控拍摄其身后并未有车跟随。”在路边农场的监控中,张杨发现却有一辆面包车在王某后边跟着。

一个案件中的前期研判方向如同指南针,从海量图像、视频影像中寻找线索,锁定正确目标,看似“简单”,却极度单调、繁琐。需要优秀的记忆力,更需要耐心和一双“火眼金睛”。所有监控里的来往车辆,张杨只得死死盯住画面用眼一辆辆比对排查。“车前挡风玻璃上贴的年检标第一个和第二个中间有空缺,且挡着遮阳板,凌晨没有太阳,更为此车增大嫌疑。在截取的一帧帧图像里捕捉到其侧面线条。”张杨说,“左侧尾灯上有一个反光贴,且有高位刹车灯,车顶有行李架。”这些细节定是这类车独一无二的,以此确定此车为一辆长安欧诺。

嫌疑人从何处来,又是何时盯上王某,在反复观看监控视频后,张杨提取一条重要信息,“马路两边都是树,只看到一个微弱的灯光在一棵树上一扫而过,类似转弯迹象。”视频侦查既要大胆推测,又要小心求证,张杨分析此处应是嫌疑人遇到王某后调头跟随。

有了“调头”信息后,张杨调整思路,逆向追踪嫌疑人,在案发现场南边北大沙河附近监控中,“有一辆符合‘条件’的面包车去时5:46,6:25时返回。根据案发时间推算此车应是嫌疑人驾驶的车辆。”

在北大沙河监控处再往南调取的监控便是三龙水闸,三龙水闸处却并未发现嫌疑人的记录。张杨将其锁定在三龙水闸与北大沙河中间区域,此处村庄多,需要做的工作量颇大。村庄东南方向便是城区,张杨将查找监控的时段由案发后转为案发前嫌疑人生活时段。

“在其生活时段极有可能经过的三个卡口一万多数据中,逐辆排查,最终筛查出符合这些细节特征的嫌疑车,嫌疑人为三龙庄村人。” 张杨说道,此案嫌疑人如同被他从划定范围内捞出来般。

2015年4月至6月,长清区连续发生夜间盗窃电动车案件,犯罪嫌疑人疯狂作案,毫无收敛迹象。30余起案件,没有一起能追踪到底,“去归德、孝里镇方向是一条老济平公路,出城后的路监控少,嫌疑人每次偷完出城都在此路上消失。”

张杨接手后, 列了一串问题,有无交通工具,何种交通工具,哪个方向来,又如何进村作案。整合前期数据,分析作案特点,“偷得如此频繁,此人应有前科。”有了思路,张杨将所有卡口有嫌疑人经过的图像调出,在寥寥几张能看清嫌疑人的画面中,得出长脸、大额头、秃顶等特征。“不是大众脸,一堆人中辨识度较高。”那段时间张杨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一张张比对有作案前科的犯罪人员,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比中了嫌疑人,确认后实施抓捕,此人确为大部分时间在监狱度过。

对张杨来说,每晚一闭眼,脑子里出现各种各样的视频画面,“找不到头绪,无法安心睡着,尽管躺在床上,思维却没有停止运转。”大量的运动轨迹在脑海中分析筛选,想到一点线索便在电脑前不断核实。

2014年6月份以来,平安、开发区、城关等地接连发生20余起针对民宅的入户盗窃案,近30家村民家中被盗。有限的监控视频条件很难判断嫌疑人从何而来。众说纷纭时,张杨有自己的一套“解题思路”。“条件受限,不能在单一现场上费工夫,得设法找到嫌疑人的必经之路。”在看过现场后,面对四通八达的道路,张杨仔细推敲,反复演算,从中抽取两条最有可能的路线,调取监控分析,果不其然在一条路线上发现嫌疑人踪迹。



▲张杨(左)带犯罪嫌疑人指认事发现场。


让影子“说”出真相

案发现场疑犯逃之夭夭,但他们能精确地还原疑犯逃跑的每个路口、每条小巷……他们不是先知,也不会特异功能,靠的是遍布大街小巷的“眼线”。

在图侦民警的手上,不会说话的摄像头成了无处不在的“照妖镜”。有时视频侦查在破案时发挥的作用不大, 直观的视频资料在破案后却能为案件提供完整证据链。

2016年8月2日10时许,在南水北调长清区归德镇某处水面,有人报警称发现一具装在编织袋内的无名尸体。14时许,附近水面再次漂浮起一具装在白色编织袋内的尸体。经勘查检验,死者一男一女,均在50岁左右,死亡时间在2至4天,男尸胸部有锐器伤,头部右前侧有钝器伤,右手拇指、食指第一指节陈旧性缺失,女尸未见明显异常,两具尸体均用编织袋包装,袋内装有石块。

“现场附近没有监控,只能在周边大范围扩展,分析所有方向的视频。”确定了调查走访的重点区域,将附近村庄作为重点排查范围。各部门协同作战确定了死者身份为夫妇,并在归德镇将嫌疑人侯某控制。侯某供述因不满父母多年来过分管束,期间产生被害妄想症,心生报复,于8月1日上午将其父母杀害后抛尸。

“侯某一人供述,证据单薄,说的证词无法确定是否真实,需寻找视频监控进行印证。”从侯某家到抛尸的路途中间没有直接监控,张杨只得外扩搜寻其它, 调取附近20多个监控视频后,张杨与同事加班加点、马不停蹄地不断重复调阅、查看和分析。

案件需要的重点并非都在监控画面中央,大部分在监控尽头,一点而已。此案监控拍到侯某出现与监控所在地间距离有一百多米,“看了20多小时的监控后,在其中一处监控中找到侯某骑着驮有尸体编织袋的电动车拐进西侧胡同。”11点14分,侯某骑着电动车第一次外出抛尸,13点11分第二次。不同于一般的看视频、看电影,图侦需要全神贯注,精力高度集中 。“电动车后座两边肯定会有突出,两次抛尸时间跨度较大,这中间必须一直盯着监控视频,目标在画面中极小,看得眼睛又酸又涩。”

大数据时代新武器发威,摄像头下记录事发经过,让“罗生门”变得有迹可循,一次次让影子“说话”的背后,是张杨们根据经验筛选出的有用线索。

今年2月份的某晚,城区六个小区近40家储藏室被撬,嫌疑人用疯狂的行动刷新着发案记录。对于张杨来说,这种案件他都有固定思路解答。“现场分布于城区的东南部分,其中逸和山居已经是长清的最南端,嫌疑人应由南而来且是驾车,极有可能走银东生态园的抓拍,调出卡口数据。”张杨思路清晰地讲述,很快就找到了一辆具有4个多小时作案时间的面包车。再随机找两个有监控的小区验证,结果在两个小区均发现了这辆车,案件顺利且迅速侦破。

“看监控需要快进,看完监控走在街上,感觉如同人在慢放的镜头里活动。观看的监控,时间短还好,有时一整晚看监控视频看到最后眼睛都发胀。”

2016年6月份,长清区水鸣街早市接连发生十几起被盗案,嫌疑人趁受害者买东西间隙盗窃车筐、车把上挂着的手提包等物品,“早市上人员混杂,受害人说不清在哪里被盗,抑或被盗处没有监控。”张杨从受害人身上打开突破口。

张杨边讲边打开当时留存的监控资料,画面里嘈杂冗乱的早市里,受害者推着孩子买油条时还在通电话,接着买完鸡蛋掏钱时,包已被窃。“受害者中间有一个抱孩子的动作,随即锁定旁边一位戴帽子的男性,他撩起衣服遮挡,将包从车筐内拿走。

同样,8月13日,另一位受害者刚进早市,买苹果后包便被窃,“视频画面中又发现相同嫌疑人,相同的手法,旁边还有负责打掩护者。”两起案件锁定二人后,张杨开始分析案发现场地理位置,盗贼的来往路线、作案车辆等。在出长清去济南必经的卡口处,符合案发时间的车辆,张杨发现每起案发都有它的监控视频。锁定车辆后,在济南市天桥区二环北路附近先后将犯罪嫌疑人路某、王某抓获。

如今算上实习,张杨做刑警已七个年头,工作中从不叫苦喊累只因那份对刑警的热爱,他靠着细心、耐心,捕捉嫌疑人在画面中出现的关键一秒,他利用智慧、经验,在大数据中捞取锁定嫌疑人的关键信息。爱好踢球的他,将每起案件看做一场球赛,带着线索朝真相奔去。刑侦工作的特殊性,让熬夜加班成了常态。一次次让“影子”说话的背后,是电脑前张杨与同事一次次从黎明到深夜再到黎明的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