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1948一2018济南大案风云——“四门塔”佛头被盗案侦破纪实 记者:陆洋       2018-06-06      点击量:2426次 标签:七里山21号




▲2007年6月12日,专案组在河北警方的协作配合下,终将潜逃十年的柳明歧抓捕归案,押解回济。孙康/图


石破天惊,国宝佛头泉城被盗

在山东省济南市以南35公里的群山中,坐落着济南神通寺遗址。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四门塔。

四门塔塔心柱四面各有一尊高一米多的石雕坐佛,这四尊佛像颇有来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梁思成和林徽因考察此地时,发现这四尊造于北魏时期的石雕佛像竟然是用整块大理石雕成的。后经两人整理,四尊佛像的真容显现于世,其造型、神态精美绝伦,堪称中国古代佛教造像的典范。

自此,四尊佛像名声大噪,在吸引学者关注的同时,也引来了盗贼的目光。

199737日清晨,四门塔的看门人李春友像往常一样来上班。不过刚到塔门口,李春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四门塔的西门半开半掩,仿佛曾经有人偷偷进来过。李春友马上找到了昨晚最后锁门的田乃生,两人共同进到塔里查看。这一看,把两人吓了一跳,“咱们的宝贝被人偷了!”田乃生指着东门内的一尊佛像大声地喊道。

被盗的佛像是四尊佛像中最传神,保存最完好的阿閦佛。如今这尊国宝,却只剩下了半截身子,地上散落着石头碎屑,杂乱不堪。

国宝被偷,两人不敢怠慢,连忙向警方报案。济南警方迅速赶到了四门塔,展开了侦查工作。由于佛像被盗后,前来观看的人较多,现场十分零乱。侦查人员只找到一截用来撬锁的自行车弹簧。在对被盗佛像周围进行仔细勘查后,侦查人员又有了新线索:佛头断痕凹陷,断面东部、东北部和南部都有锯痕。

四门塔坐落在济南郊区,四周是群山和农田,塔周围的保护设施很不健全。在现场勘查中,侦查人员并未找到有价值的线索。随后,侦查人员对四门塔文物管理所的职工进行走访,排除了内部人员作案的可能性。走访中,侦查人员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阿閦佛脖子上的锯口,早在5个月前就有了。这很可能是一起蓄谋已久的文物盗窃大案。

四门塔佛像堪称国宝精品,价值无法估量。阿閦佛的佛头被盗,很快引起了国家文物局、公安部和山东省、济南市领导的极大关注。济南市公安局抽调破案高手成立四门塔佛头被盗案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公安部向全国公安系统下达了协查指令,济南警方派出十几个侦查小组奔赴全国各地,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侦破大行动。

一波三折,案情水落石出

在调查工作中,专案组连带侦破了山东数十起文物盗窃案,抓获了几十名文物盗窃分子,缴获了大批文物。然而,这些案件都和四门塔佛头被盗案没有直接联系。两个多月过去了,案情仍然毫无进展,专案组的工作陷入僵局。

就在这时,一名叫做刘刚的人,进入了警方的视野。

在民警抓获的几名盗掘、贩卖文物的嫌疑人口中,都提到了一个叫刘刚的人。刘刚,济南长清人,曾长期从事非法倒卖文物活动,多次前往四门塔踩点,还专门拍了佛像照片。19975月中旬的一个深夜,警方在刘刚家门口将其抓获。被捕后,刘刚承认佛像上的锯痕是自己弄的,他也想偷这个佛头,不过被别人占了先机。经过调查,民警确定案发时刘刚等人确实不在现场,刘刚作案的可能性被排除。

为了尽快破案,专案组决定把此案同山东省各地的石佛文物被盗案串并侦查。19976月,侦查人员在济南章丘排查时,抓获了文物贩子安某。据安某交代,他曾带河北省宁晋县一伙专门盗窃石佛文物的惯犯3次去四门塔踩点,并在夜间驾车去作案。根据其所提供的线索,警方锁定了宁晋县高庄河乡农民杨英利、李栓群、李栓辉、柳明歧等四人的重大作案嫌疑。但当警方分别赶到这四人家中时,却发现他们早已不知去向。

两年后,专案组得到线索,在广州抓获了杨英利。经审讯,杨英利交代了他与李栓群、李栓辉、柳明歧盗窃四门塔佛头的经过。

1996年,杨英利等人在倒卖文物过程中认识了安某。一次喝酒后,安某醉醺醺地对他们说:“要想赚大钱,在济南就有。四门塔有几尊石头佛像和西安兵马俑一样值钱,因为地处山区,虽是旅游胜地,晚上却无人看管,极易下手。”杨英利等人听后兴奋不已,开着车直奔济南踩点。

199737日,李栓群四人准备好了工具,驾车抵达四门塔进行盗窃。当晚11点左右,杨英利把车停在四门塔附近把风,李栓群、李栓辉、柳明歧来到四门塔,用自行车弹簧撬开门锁,进到塔内。在盗窃过程中,佛头由于几个月前被刘刚等人锯过,竟然只被砸了一下就掉下来了。得手后,三人用一个蛇皮袋子把佛头装好,连背带拖从四门塔下来。佛头重达100多斤,中间他们还在麦地里休息过两次。几个人合力把佛头弄上车后,用一件旧大衣包裹住佛头,开着车一路疾驰,天亮时就赶回了宁晋。

事后,佛头以6万元价格卖给了一个南方文物贩子,四人每人分得1万多元。

锲而不舍,佛头终归位

1999年和2001年,长期潜逃在外的李栓群和李栓辉相继被捕。为了抓捕嫌疑人李栓辉,侦查人员辗转了12个省市自治区,行程达10万公里。之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李栓群判处死刑,对杨英利判处无期徒刑,对李栓辉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这是新刑法颁布后,中国第一例以盗掘古文化遗址罪名宣判的案子。

然而,案子远没有结束,到案嫌疑人对佛头的去向一无所知。犯罪嫌疑人柳明歧还逍遥法外,阿閦佛的佛头仍然毫无踪影。

20023月,四门塔佛头被盗5年后,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突然接到一个台北的电话,打电话的陈女士想请刘凤君介绍一下四门塔佛像的情况。刘凤君一直致力于山东佛教造像的调查和研究,对四门塔4尊佛像十分熟悉,对陈女士谈了四门塔佛头被盗之事。交谈中,陈女士告诉刘凤君,自己的朋友买了个佛头,疑似是四门塔丢失的的佛头。她让刘凤君把四门塔佛头被盗后和被盗前的照片各寄一张给她。刘凤君也让陈女士寄几张她朋友买到的佛头照片给自己。

经过辨认,刘凤君确定,照片中的佛头极有可能是四门塔被盗的佛头。随后,他接到台北研究佛像艺术的吴文成教授打来的电话,说佛头是一些佛教弟子花重金买到后,捐献给台湾著名佛教组织——法鼓山佛教基金会。该基金会董事长圣严法师非常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听说可能是四门塔丢失的佛头后,想将其复归原位。

20021217日下午,流失5年的四门塔东方香积世界阿閦佛佛头在海峡两岸专家和佛教人士的护送下,终于回归故里。21日,佛像头被安放到阿閦佛的躯体上。

佛头回归,大佛复原,但负责侦查此案的民警们并没有放松对漏网嫌疑人的追捕。全国“网上追逃”后,专案民警及时将柳明歧上网通缉,同时多方获取柳明歧的信息。2007612日,济南民警在河北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对柳明歧进行追捕布控,逃犯柳明歧终在河北省宁晋县落网。

至此,十年追捕,“四门塔”佛头被盗案4名案犯终于全部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