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毒品背后的“盲井”现实 记者:陆洋       2018-05-30      点击量:2715次 标签:七里山21号


▲专案组民警搜查嫌疑人居住处。


春节期间爆发入室盗窃案

2016214日,大年初七的深夜,家住济南历城区Z小区的张奶奶照常起夜,听到厨房有声响。张奶奶以为是同住的女儿回来了,便叫了一声女儿的名字,却未得到回应。张奶奶走过去一看,在厨房的却是一个拿着刀、戴口罩的陌生男子,老人家吓得当即瘫坐到了地上。

陌生男子看到张奶奶,把刀一扔,夺门而逃。

张奶奶受到惊吓,心脏病突发,当即联系女儿,女儿随后报警。其实在这起案件之前,济南市历城区东风派出所辖区和华山派出所辖区接连发生多起入室盗窃案,疯狂的窃贼甚至在大年三十晚上还作案。短短几天时间就盗窃二三十起,受害者丢失的财物在10多万元。

盗贼如此猖獗,又适逢春节期间,周边小区居民人心惶惶。“一般来说,春节期间案件少发,‘做贼的’也要回家过年,但这帮窃贼却打破了这个‘作案规则’”。济南市历城区刑警大队三中队副中队长李雷告诉记者。

25日,历城区某单位宿舍发案2起;27日、29日,F小区连续发案5起;214日,P小区、Z小区发案5起。入室盗窃案件高频爆发,给周边居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对此,分局领导高度重视,抽调刑警大队、东风派出所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迅速开展侦查工作。

通过张奶奶回忆,案发当晚所见到的嫌疑人身高170厘米左右,穿着普通,身型瘦小,看着很精练,因其戴着口罩,并未看清面部特征。通过调取张奶奶小区周围的录像,专案组民警发现,嫌疑人一个人行动,并未发现有同伙,初步判断为单人作案。而这个嫌疑人的身影也曾出现在另外几起入室盗窃案的现场。

民警在走访时了解到,嫌疑人作案时基本在凌晨一两点钟,这时受害者都睡得比较沉,嫌疑人入室后,翻动受害者家里的包,客厅内如有高档手表、金银首饰等统统带走。多起入室盗窃案件作案手法相似,都是爬窗盗窃,受害者居住的楼层也多为二三楼。集中的发案时间,相似的作案手法,在视频中留下身影的嫌疑人……根据种种线索,专案组民警正式将几起案件并案侦查。

为尽快铲除盗窃团伙,专案组几十名精干民警兵分三路开展工作,第一路由刑警大队民警对案发各现场进行细致勘验;第二路民警对小区视频监控进行调取研判,争取尽快发现嫌疑人的来去轨迹;第三路民警对近期全市发生的此类案件分析串并,符合的案件都并案侦查。

想要得到更多的线索需要从另外几起案件中突破。侦查案件过程中,专案组民警把重心放在监控条件相对较好的F小区。在F小区的一段监控录像中,有一名男子戴着口罩,行走时突然一抬头看见了摄像头,立马调头就走。根据录像,警方发现此男子调头插入了绿化带。为何不走大路而走泥泞小路?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嫌疑人。

经过连续3天的工作,专案组民警细致查看分析了小区内的全部监控,虽发现嫌疑人在小区内部分活动轨迹,但因监控覆盖面不全,无法封锁全部出入口及易攀爬区域,始终无法确定嫌疑人进出小区方位通道。民警围绕整个小区开始寻找线索,最终,在小区的西南口发现一个豁口,分析嫌犯可能从此处进入小区。“通过查看附近的监控,我们发现了形迹可疑的嫌犯,而他们留在墙洞附近泥地上的足迹,与被盗现场的足迹吻合。”东风派出所民警乔磊说。


▲2016年3月末,专案组民警将涉毒嫌疑人吉所抓获。图为押解吉所回济南途中。


两拨增援抓捕“毒贩”

为寻找更多的线索,专案组将视频侦查范围扩展至小区周边及主干道。专案组调取了小区周边沿街商铺、交通主干道长达2000余小时的视频监控。随后民警在花园路一监控处发现嫌疑人作案后乘坐出租车的轨迹。民警循线追踪,成功锁定嫌疑人藏匿之处。嫌疑人从小区出去后进入了花园路,为混淆警方视线、躲避追捕,他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七里河路,出租车跑了不到两公里,嫌疑人又下车步行回了花园路,往东跑了500多米后又往北,到了花园路北,最后进了东环花园小区。

民警通过录像一路追踪嫌疑人的行动轨迹,直到次日清晨5点半左右,终于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所在位置——东环花园小区内的一个家庭式小旅馆。

专案组民警联系所属辖区的山大路派出所,了解旅馆情况后,从当天下午4点开始,就在该旅馆附近实行蹲守,一直到晚上10点,嫌疑人从旅馆出来买饭,民警当场将犯罪嫌疑人捕获。专案组民警第一时间将其带入车中审问,嫌疑人随即招供旅馆内还有他的两个老乡同伙。

当时出警的一共5名民警,要对旅馆内另两名嫌疑人实行抓捕的话显然人手不够,专案组民警叫了第一拨支援。支援到后,民警进旅馆抓获了那两名犯罪嫌疑人,并在现场发现了盗窃得来的赃物。在民警的突审下,两名犯罪嫌疑人支支吾吾,供述了还有两名同伙住在隔壁单元的一个小旅馆内。

盗窃案竟然涉及5名嫌疑人,专案组民警当即又叫了第二拨支援,并联系隔壁单元的小旅馆的房东,嫌疑人提供的信息是同伙在4楼,警方敲开门却发现4楼是住户,信息有误。眼看动静越闹越大,民警又人手紧缺,为不惊动嫌疑人,三名民警一人把守住单元门,另两人寻找嫌疑人所在房间,终于确定其位置在三楼。民警冲入房内,屋内两人正蒙头大睡,随即控制住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并在屋内进行初步搜查。

在嫌疑人床头的一个包内,民警搜出了一大包白色块状物体。“这是什么东西?”民警讯问其中一名嫌疑人。该嫌疑人突然神色慌张起来,嘴里嘟囔着说“滑石粉”。“干什么用的?”民警接着追问。“涂在手上爬楼用的。”嫌疑人说起话来吞吞吐吐。

“这些嫌犯爬楼的时候都戴着手套,而且现场也没有遗留这种白色物体,我们就感觉这里面有蹊跷。”经过现场讯问,专案组民警发现这一伙犯罪嫌疑人都是彝族人,来自四川。他们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检测试纸,将少许粉末放到试纸上检测,结果发现这一包“滑石粉”竟然是海洛因。

“本是追查盗窃案,抓获嫌疑人后发现他们都吸毒,又延伸出了毒品案。”专案组立即与济南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联系,根据缴获的毒品将案件定性后,共同侦办。“济南破获的毒品案件,缴获的几乎都是冰毒,海洛因非常少。”李雷表示,查获的这包海洛因重达300余克,令办案人员十分惊讶。


▲专案组民警在盗窃团伙居住处的天花板内搜查赃物。


盗窃背后的贩毒网络

嫌疑人到案后,民警对其进行尿检,发现他们都是吸毒人员,而且都有涉毒前科。据嫌疑人交代,他们爬楼盗窃的财物几乎都用来购买毒品。藏有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名为雷哈,四川省西昌市人,在这个犯罪团伙中,他充当的是“老师”和“头目”的角色。

5名嫌疑人中,有刚“入行”的新人,每个新手刚开始都由雷哈带着出去盗窃,两到三次之后就放手让新人自己独立作案,从确定路线、踩点到实施盗窃都由一人单独完成。成功后赃物统一上交给雷哈,之后雷哈会另找老乡销赃。销赃得来的钱一部分用于生活消费,一部分用于购买毒品。

毒品从哪里来?据雷哈供述:团伙里面有一个关键人物叫阿格,在民警实施抓捕的前一天已经离开济南。阿格负责给团伙成员供应毒品,其他人若想购买毒品,就会来找他,“他们用盗窃的手机、首饰等财物交换毒品,阿格通过毒品交易变相让他们盗窃。实际上,对他们形成了一种控制”。

专案组民警在获知阿格的行踪后,于3月初,在济南市历下区窑头路将其抓获。阿格交代,他手上的毒品主要是从两个老乡那儿买的,他们也在山东。

阿格所说的两位老乡是吉所和土比,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在潍坊贩卖毒品。民警调查发现吉所已返回凉山州西昌市,专案组民警决定兵分两路,一路赶赴西昌抓捕吉所,另外一路赶到潍坊抓捕土比。

3月末,民警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宾馆将吉所抓获,土比也在潍坊火车站附近落网。“我们一路押解吉所从西昌返回济南,此前曾询问过他是否患艾滋病,他说没有。可我们返回济南后发现,他竟然患有艾滋病。”乔磊介绍,他们从西昌带回嫌疑人可谓一路艰辛。由于西昌没有直达济南的火车,他们先押着嫌疑人从西昌去成都,然后再去北京,又转车回济南,路上用时两天三夜。“嫌疑人吸毒,并且烟瘾大,在路上要不停地给他吸烟,以稳定其情绪,确保平安带回济南。”乔磊说,在火车上,即使嫌疑人去厕所,也要有2名民警陪着,防止发生意外。

至此,涉毒嫌疑人全部到案。他们当中年龄大的在四五十岁,小的只有二十多岁,其共同爱好就是吸食海洛因。

24岁的嫌疑人吉克在审讯室告诉民警,他平时在济南一个工地打工,平时和几个老乡吸食海洛因。在济南买不到海洛因后,经熟人介绍就去潍坊找人购买,在潍坊火车站附近有他们老乡用固定的方式了解他们的需求,每次都能买到。

吉克说,有时候与同伙在一起打牌赢了钱,就约着去潍坊购买了毒品吸食。由于打工身上并没有多少钱,他们每次去购买的量也比较少。他平时从住的地方去工地连一块钱公交车费都舍不得花,但是毒瘾发作时,他们会直接从济南打车去潍坊买毒品,在潍坊买到毒品后先找一个偏僻的公共厕所吸食,然后再坐普通火车回来,这一趟的路费也在150-200元。


▲专案组民警在抓获盗窃团伙行动中,叫了两拨支援民警。


毒贩身背现实版“盲井”命案

从大年初一开始侦查,到正月十二晚上在一出租屋内抓获5名嫌疑人,从一嫌疑人包内搜出300余克海洛因,后经尿检5人都是吸毒人员。民警顺线追查,先后又在潍坊、西昌等地抓获多名涉案嫌疑人,侦破一起特大海洛因毒品案。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吉所承认其贩毒等罪行。在历城警方准备提起诉讼时,意外发现北京顺义地区有一逃犯信息正与吉所相吻合。在两地公安的协作下,一起现实版“盲井”命案浮出水面。

2014817日,北京顺义区马坡地区东侧地块2工地,工人陈某在7号楼13层实施高空作业时,突发“意外”,从13层摔至2楼平台,当场死亡。当时陈某并非独立作业,一起的还有两人——马海有布和吉则阿支。事故发生后,吉所出现了,他伙同另几人自称死者家属,向工地施工方索要赔偿金60万。

工地意外事故常有发生,但是工地施工方却感觉此次事有蹊跷,这群死者家属要钱态度急切,辨认尸体时态度冷漠,而且没有任何人有处理尸体的打算。于是工地施工方和警方提出,要求这帮“家属”和死者做亲缘鉴定,以确定亲属关系。没想到一听到这个要求,这群“家属”全体连夜失踪,着急得连行李都没拿。

经调查警方发现,这是一起与电影《盲井》如出一辙的恶性杀人事件。

在电影《盲井》中,两个矿区工人有着丧尽天良的“生财之道”,他们诱骗打工者到矿区,以残忍手段将其杀死在井下,并将故意杀害伪造成意外安全事故,事后冒充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赔偿金。

北京顺义这起“事故”中,犯罪分子程庭虎的人承包了该工地7号楼的外墙勾缝工程,与吉则阿支、马海有布等人合谋将其作为实施犯罪的地点。之后,吉则阿支根据马海有布的指示,将受害人陈某诱骗至北京,而程庭虎负责在当日将三人安排至7号楼13层实施同一高空作业。在作业时,马海有布和吉则阿支趁陈某不备,用钢管击打其头部,并将其从13层抛至2楼平台,致陈某当场死亡。

其实在这之前,程庭虎等人在7月中旬就曾合谋杀人,计划将其伪造成意外安全事故,在事后冒充死者家属向工地施工方要钱,当时他们把作案地点定在昌平南邵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工地,但最后因故放弃。

726日,他们再次合谋,之后将受害人陈某杀害。事后,几名嫌疑人将陈某的死亡伪造成意外事故,并隐瞒了其真实身份,由吉所等人冒充死者家属索要赔偿金。

在警方提出亲缘鉴定的要求后,犯罪分子害怕罪行败露,连夜逃跑。之后,吉则阿支、马海有布等五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获归案,而吉所一直在逃,直到历城警方因贩毒罪名将其逮捕。

原以为只是盗贼较为猖狂的入室盗窃案,没想到之后一系列恶性犯罪案件接踵而来,警方层层追踪、抽丝剥茧,最终将以雷哈为首的5人盗窃团伙以及贩毒分子吉所全部捉拿归案。由系列入室盗窃案,历城区刑警揭开了一个个骇人听闻的犯罪事实。入室盗窃、吸毒贩毒、故意杀人、伪造事故骗取赔偿……这一系列的恶性案件不得不称为“人性之殇”。 (涉案人员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