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1948-2018济南大案风云—— “3.9”系列抢劫强奸案破获始末 记者:李绪恒       2018-05-22      点击量:2317次 标签:七里山21号




▲2014年9月6日,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女大学生张琳琳失踪案成功告破。图为警方在勘查现场。针对女性的犯罪案件往往社会影响极大,警方在破案过程中压力巨大。图文无关。


黑夜魅影

1985年,我在济南市公安局郊区分局任局长,此时,全国公安机关正在轰轰烈烈地开展“严打”第三战役,取得了显著战果,有力地维护了社会治安秩序的稳定。然而,自1985年年底到1986年年初的几个月内,郊区分局的洪家楼派出所、工业北路派出所、王舍人派出所辖区内却连续发生了几起重大抢劫强奸案件。犯罪嫌疑人以夜色为掩护,蒙面潜入农科院、汽修厂、苗圃、郊区渔场等单位的女工宿舍,采取持刀威胁的手段,实施盗窃、抢劫、强奸犯罪。

198639日夜,该嫌疑人持刀潜入郊区渔场宿舍区,抢劫强奸了青年女工赵某,更是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辖区群众人心惶惶,不少女工因此不敢单独住宿,不敢单独上下班。

为尽快破案,确保社会安定,我立即主持召开了刑侦工作会议,成立了 3.9”抢劫强奸案专案组,由当时的刑警队长朱玉胜同志任组长,调集刑警队和三个派出所的全部精干力量,全力投入该案的侦破工作之中。

大海捞针

横亘在专案组面前的,却是一个又一个难题。首先,由于强奸案件的特殊性质,多数受害人或是因为害怕,或由于羞于启齿,并没有及时报案,当刑警队员上门了解案情时,往往已是发案数日之后,现场早已遭到破坏。当时的刑侦技术条件落后,这样的现场不可能依靠如今的“指纹电子识别”“DNA信息”之类的高科技设备收集有效物证。其次,由于犯罪发生在夜间,嫌疑人又是蒙面作案,受害人在高度恐惧下难以看到嫌疑人的真实面目。因此,尽管经过了细致的调查走访,专案组只能从受害人处了解到嫌疑人是青年男子、中等身材、面目特征不详、夜间作案、蒙面持刀这样的基本信息。

根据其作案特点,专案组以工业北路为中心,划定了3公里的摸排区域,在这个区域内,符合嫌疑人基本特征的人可谓成千上万,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目标,无异于大海捞针。上世纪八十年代,警种分工没有现在这样细,警力部署没有现在这样多,警务装备也没有现在这样先进,但是,就算嫌疑人真是一根针,我们也有决心、有信心把他“筛”出来。

“人海战术”和“土办法”

专案组迎难而上,将有限的警力分成基础排查、特情信息、案审突击、巡逻守候四个组,发动民警认真梳理辖区重点人口,特别是具有类似作案手法的惯犯和夜间活动不明的嫌疑人。当时的警务装备与现在根本没法相比,没有汽车摩托车,走访调查只能依靠自行车和双腿;没有计算机网络,人员摸排只能靠翻阅笔记本和登记簿册;巡逻守候的民警只能靠旧军大衣御寒;最好的通讯工具无非是几部老式步话机。

我和专案组组长朱玉胜同志一直靠在案子上,全体参战民警连续半个多月都吃住在刑警队,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简直是家常便饭。正是依靠“人海战术”和“土办法”,专案组硬是对划定范围内全部具有案底和重大作案嫌疑的重点人员一个不漏地进行了筛查,不但逐步缩小了嫌疑人的名单,更由此连带破获了数起盗窃、抢劫等案件。在排查中,洪家楼派出所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辖区有一个名叫贵某阳的男青年,曾多次参加团伙盗窃,携有刀具,中等身材,胆子很大,常在夜间外出。

贵某阳被传讯后,自知罪行严重,由于多次参与盗窃团伙的活动,具有一些反审讯的经验,再加上这个人胆子很大,用现在的话说是“心理素质好”,所以,被传讯后,他先是装模作样地辩白几句,然后就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闷不作声。常规的政治宣传、政策教育等一般的审讯策略都很难打开其心理防线。而专案组此时掌握的只是其几起小偷小摸的简单案情,缺少确凿的有力证据,很难打开突破口,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我亲自对贵某阳进行讯问。审讯工作是一场智慧的较量,必须做好细致而充分的准备。当时,为全面深入实施“严打”第三战役,省公、检、法、司四部门联合下发了一个通告,规定了一个期限,对在此期限前如实交代的犯罪分子可以从宽处理,反之则严惩不贷。这个通告成为已经连续奋战了半个多月,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早已是超负荷运转的每名同志进行政策攻心的一件锐利武器。审讯时,我指着通告对贵某阳晓以利害,告诉他通告规定的期限是他最后的机会,坦白交待是他唯一的出路。说这话的时候,我注意到贵某阳的面部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这说明他的抗拒心理已经是强弩之末。

审讯策略就一个字——“闷”

    我和专案组长,也就是当时的刑警队长朱玉胜同志经过分析研究,调整了审讯策略。这个策略就一个字——“闷”,就是审讯人员除了政策教育外,对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只字不提,全靠意志力的较量。嫌疑人毕竟做贼心虚,既搞不清民警掌握了哪些证据,又不了解公安机关要调查什么问题。出于侥幸心理,贵某阳自作聪明地交代了自己参与几起盗窃案件的情况,企图蒙混过关。他哪里知道,正是以搜查赃物为抓手,刑警队立即完备了搜查手续,通过细致的搜查,在其住所查获了暗藏的刀子、作案时穿的服装、蒙面布、赃物等涉案物品。

当这些证据摆在贵某阳面前的时候,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开始如实交代犯罪情况。随后的审讯工作非常顺利,最终,贵某阳交代了一系列抢劫、强奸、盗窃犯罪行为,其中包括4起重大入室抢劫强奸案件,强奸女青年4人,盗抢财物万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对贵某阳这样一个民愤极大、为人所不齿的犯罪嫌疑人,分局并没有因其罪行严重而忽视法律适用,在案件审查工作中,发现其在作案时不满十八岁的情况后,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完备了有关证明材料。最终,贵某阳因此免于死刑,被判有期徒刑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