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1948-2018济南大案风云 “吃白食”引发的酒家血案 记者:许树强       2018-04-26      点击量:2247次 标签:七里山21号





▲25岁时,孙某龙杀死女友。40岁时,他已经漂白身份成为千万富翁。嫌犯们都曾心怀侥幸,但法网终究疏而不漏。(图文无关)


案发“君再来”

历城区靳家乡辖区104国道边有个路边店——“君再来”酒家。因店主生财有“道”,故平日门庭若市,生意红火。

1996429日中午,附近几家酒店老板相约结伴来到“君再来”酒家,宽腰带撸袖子欲“砸”老板韩某水一桌。走近一看,“君再来”没来君,与往日景象迥然不同,店门有“铁将军”把守。几个人着实纳闷,又不甘心空腹折返,便转悠到房后。

突然,一阵阵强烈的血腥气直扑鼻腔,他们顿感不祥。一人轻轻推开韩某水住室的房门,眼前的一幕不禁使他毛发倒竖、魂飞胆丧:一男一女两具裸体,血肉模糊地仰躺在地上。他惊叫着,连滚带爬地逃出来,另二人听罢,撒腿向靳家派出所赶去。

经现场勘查,另外两间屋内又发现两具裸体女尸。法医检验,三女一男头部均有钝器伤,脖颈处均遭利刃切割,喉管破裂,其中一女头颅与脖颈仅剩皮肉相连。死亡时间在凌晨34时。室内一水缸内提取铁棍一根、菜刀两把、浸血毛巾一条等物品。经勘查,系作案凶器。

死者身份很快查明,男性是该酒家老板韩某水,38岁,济南四建工人。三女性分别是张某英,女,18岁,肥城人;韩某芳,女,23岁,东阿县人;于某敏,女,24岁,辽宁省本溪市人。该店共有7人。案发后,厨师丁某玉、朱某印及另一名女服务员侯某云下落不明。此案死亡人数之多实属罕见,为1996年第一次大血案。案发时正值全国“严打”斗争初期、全省第二十次工作会议期间,此案能否快速侦破,备受各方关注。

一张纸条露出端倪

丁某玉等三人被列为重大犯罪嫌疑人。经细致工作,排除了奸杀、情杀,从被害人衣橱大开、钱财一空和罪犯手段凶残等情况判断,仇杀和图财害命的可能性大。当务之急是查明丁、朱等人的真实身份及其去向。

经过调查访问,参战干警获取了一些线索:丁某玉于当年418日由市中区经一路一劳务介绍所介绍而来,操南京口音;朱某印自称系济南历城区人,有一次,他同济阳县一个叫“水子”的人到“君再来”酒家吃白食,“水子”谎称去拿钱,一去不复返,他被韩某水痛揍一顿,留在店里打工。

一位知情人证实了这件事情,并翻找出一张2寸纸条,上写:吴某强,住南京市中央门外武塘村。纸条上还有电话号码。吴某强还对他讲,山东人实在、仗义疏财,想在南京开饭店,要他一个月后到南京找吴。

干警一路多方调查,查明朱某印压根儿不是历城区人,而是临沂市河东区人,真实姓名叫许某环。而侯某云,系东阿县某村人,与许某环关系暧昧。

辗转千里 缉捕元凶

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对三名嫌疑人的主要社会关系和可能藏身落脚处,派出多路干警追捕。干警们赴安徽、奔东阿、去南京、上临沂,行程几千公里,做到人人见面,事事弄清。

51日上午8时,济南刑警赶赴南京,与南京刑警取得联系,得到大力支持。当地警方发现,没有武塘村,但有个武塘新村,电话号码也不对,而南京市叫吴某强的竟有79人。

两地干警以武塘新村为重点,向四周辐射,对全市所有负案在逃犯进行了排查,并走访了电信部门。当天上午,从79个吴某强内排出3名嫌疑人,最后聚焦,定在33岁,住胜利新村的吴某强身上。该吴1990年因伤害罪被判刑3年。电信部门也查实,所留电话号码应为南京市石棉材料制品厂的。

此时已是下午530分,天降大雨。干警们不顾疲劳,立即驱车前往。厂保卫干部介绍,原厂现已改名。吴某强刑满释放后就离厂干买卖了。但这个吴某强是否就是重大嫌疑人,还不能最后确认。

次日一早,干警们又赶到厂里,调出吴的档案,经与纸条查对个别字样,笔迹完全吻合。还得知该吴在南京有三处住所。干警们欣喜异常。此时,大雨倾盆。干警们冒雨赶赴吴一处处匿身之地,最后来到租住的一栋楼房前。

南京警方派一干警敲开屋门,却见吴已与老婆脱衣就寝。就在令他们穿上衣服的短暂时间内,吴竟穿跳后窗逃窜。南京市公安局立即紧急追捕,堵截查缉,下午2时许,终将吴某强抓获。恰巧,这天是吴的生日。吴某强垂下脑袋,丧气道:“真想不到,济南公安这么快就追来了!”

经过审讯,吴交待出许某环、侯某云在南京的躲藏下落,干警们顺线追击,很快将许、侯抓获。

血案告破 真相大白

3名重大嫌疑人全部落网的消息传来,“4·29”专案组全体参战干警激动不已。干警们将吴某强等3人押往历城看守所后,立即进行了审讯。吴某强、许某环等交待,自来到“君再来”酒家后,店主韩某水就对他们颐指气使,支唤干这干那,又见他同服务员于某敏明铺暗盖,气就不打一处来。吴想弄死韩某水抢其钱财回南京开饭店,许想报当初被韩痛揍之仇。案发前三天,二人便琢磨动手。428日夜,他们酒后刚想休息,便被韩某水吵醒。凌晨4时许,二人悄悄起床,各抄一把锋利的菜刀,吴右手持一根3厘米粗尺把长铁棍,许持手电筒,来到韩某水住处。吴飞起一脚踹开房门,见韩、于睡在一起,吴恶向胆边生,举棍向韩头部猛击数下,见韩昏迷过去,又持刀向韩脖子砍去,韩当场毙命。此时,于被惊醒,吴二话没说,如法炮制,将于砍死。二人翻箱倒柜,搜出120多元钱。拔腿就想逃时,又想起睡在隔壁的女服务员张某英、韩某芳。唯恐罪行败露,二人又踹开房门,逼迫二女脱光衣服。吴刀指韩某芳让其到另一间房去,许把住屋门。吴欲行强奸时见天色不早,便将其杀死。后又将张某英杀害。

吴对侯某云说:“我们杀人了,你不要讲,跟我们走,饶你一条活命。”侯点头应允。他们锁上房门,收拾好东西,5时许到公路上搭乘一辆早班车到达德州,后又乘火车到南京。吴安排好许、侯,商定53日在长江南岸一地点接头,继续外逃,结果未等见面就落入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