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3.24”荒郊白骨案侦破记 记者:秦梦琪       2018-04-19      点击量:2217次 标签:七里山21号


▲ 嫌犯指认现场。


一把火烧出的荒野人骨

2016324日下午,一名农妇神色慌张地跑进历城区王舍人街道办事处沙河二村村委办公室,“咱村东北角的荒地里有个被烧焦的尸体,衣服也没了,光剩下头和骨头了。”发现尸体的农妇正在拔草,偶然发现一具人骨,她以为死者只是一个意外身亡的流浪汉,便找到村里,还想着找人将尸体掩埋,让死者入土为安。闻听此言的村委觉着事情并不简单,立即报警求助。

急促的警铃声响起,历城公安分局王舍人庄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了解情况后历城分局迅速启动重大命案侦破机制,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全力投入侦查破案。

尸体被发现的地点,正好是辖区某村北济青高速公路南绿化带里。因地点偏僻荒凉,极少有人到现场。据了解,这片荒地是济青高速征用的绿化带,里面种的是杨树苗,因一直未规划,长出了一人多高的杂草。春节过后,有村民烧荒时将这片杂草一并烧掉。野火烧尽杂草后,藏在里面的尸骨便显露了出来。

警方赶到现场后,勘查发现现场尸骨呈仰卧状,尸骨及周围地面上有灼烧及过火痕迹。“综合当时现场情况,案发地北侧50米是高速公路,西边是土路,南侧有个沟,再南侧是庄稼地。死者是否为流浪汉,或自杀、或他杀,这些情况都有可能存在。”历城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房星说,“本着对生命的尊重,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我们将其当作疑似命案来处理。”

“鉴于尸体已呈白骨化,基本确定死亡时间在半年以上,且尸体上部衣物被火烧尽,下部衣物还留存些许,排除先焚尸后抛尸的可能。”历城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杨洪建说。对现场拍照、记录情况后,尸体被运送至济南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经法医鉴定,该尸骨系男性,年龄在31岁左右,身高166厘米左右,尸骨完好无骨折且排除常见毒物。据死者身上衣物碎片判断死亡时间约在夏季,死亡时间在半年以上。根据现有条件,无法确定死亡原因。

这具白骨究竟是谁,为何会暴尸荒野,他的身后又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押解归案。


犯罪记录破解死者身份

一起命案发生,最关键的是案发后的72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现场痕迹物证的利用价值高,相关证人的记忆力清晰,而犯罪嫌疑人还无法很好地伪装与逃逸。此案显然早已过了侦破的“黄金期”,刑警们所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起案件从最初,就显得迷雾重重。发现尸体的地点偏僻但交通便利,就尸体来源方向来说,高速公路或西侧土路均可,烧荒前的草丛、树林等地貌环境易于掩藏尸体,加上在案发现场附近并未发现死者随身物品。专案组分析杀人抛尸的可能性最大。

要破解谜团的当务之急,便是确定死者的身份。专案组民警一边走访周围村民,一边对全市乃至全省符合年龄段的失踪人员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研判,但并未发现有用的线索,案情仍没有实质性进展。

此时,一条让办案民警兴奋的消息传来,技术人员对现场细致勘查后,提取死者信息做大量研判分析,在前科人员数据库中意外发现与死者相吻合的信息,确定了死者为31岁的男子张士强,老家在齐河县安头乡。

这一份犯罪记录显示,几年前张士强曾因一起刑事案件被警方处理,并被采集了信息,列入前科人员。巧合的是,正是这样一份犯罪记录,最终破解了张士强的身份之谜。

破案的口子被撕开,办案民警就此展开对张士强的调查。张士强是家里的独生子,母亲数年前瘫痪在床,其父说张士强于2015820日中午与家人最后一次联系后再无音讯,其女友还曾数次到家中找寻。

随后办案民警继续围绕张士强做深入研究。31岁的张士强学的是架子鼓专业,从四川某音乐学院毕业后在济南打工,一直入不敷出。平常花钱大手大脚的他毕业后花了家里六七十万块钱,还欠了一屁股债,曾贷款买过一辆车,后期被债主要走。为了向父母要钱,张士强不断地编造理由,甚至声称自己遇到车祸。

在围绕张士强的社会关系研判分析、走访调查后,张士强的一位关系人说出一条有用线索,有一名叫马启明的人与张士强联系密切,且张士强失踪前夕,其曾见两人在一起喝酒。侦查人员运用技术手段研判发现,在2015820日当天,确有一名叫马启明的男子与张士强联系,且行动轨迹一致,更为奇怪的是马启明在同一天与家人断了联系。

马启明的嫌疑陡然上升。专案民警了解到,48岁的马启明曾在历城老家结婚生子,与妻子关系一向不好,多年不在一起生活。由于缺钱,马启明借过高利贷,做的生意也一直没有起色。

梳理透彻张士强的关系网,警方确信马启明与张士强的死一定有关。只有找到马启明,真相才能大白。


▲明知情人杀人,仍然和其一起逃亡的嫌犯在审讯中。


千里赴新疆,半月擒嫌犯

专案组一边加大走访调查力度,一边对马启明的关系网秘密调查防止打草惊蛇。通过走访,民警找了马启明的很多关系人,他们都称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马启明。案件进度再次停滞不前,正当办案民警欲调整思路时,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出现。据知情人反映,马启明与一名叫刘红颖的女子关系密切,且听说两人曾称要一起去新疆打工。民警在研判刘红颖时发现其同样失踪。

刘红颖是谁,与案件是否有关?

通过研判大量信息,专案组发现2015818日,马启明在甘肃某家旅馆曾有住宿,后在哈密市星星峡检查站有过检查。同年83031日出现在新疆乌鲁木齐市。通过进一步分析,与马启明同行的人员正是刘红颖,该二人于831日一同从乌鲁木齐前往奎屯,之后便再无马启明的相关信息。

马启明是否还在新疆奎屯,接到线索后,专案组决定立即组织人员赶赴奎屯展开工作。这是当下警方唯一可寻获些线索的地点。

到达后,在新疆公安部门的大力配合下,专案组研判到刘红颖在奎屯的具体位置。“在调查刘红颖时,曾得知其有位亲戚东某菊也在奎屯,我们分析他们逃跑后投靠亲戚的可能性最大,否则不能一到奎屯便了无音信。”历城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冯庆友说。

做了大量分析后,专案组研判二人可能藏匿在奎屯市西部郊区的某村,村内本地人少,且是一个外来务工者聚集地,北侧向西为去乌苏市的干道,东侧紧贴高速公路,犯罪嫌疑人稍有警觉便极其容易逃窜。

陌生人到村走访,难免引人注意,且不确定二人是否真在此处。未免打草惊蛇,赴疆抓捕的民警决定展开秘密调查。负责研判的民警在201631日的监控中首次发现马启明的身影。更研判到2016417日,刘红颖进村朝南走,回头和一男子说话,之后和该男子一起向村北,根据该男子身形体态判断为马启明的可能性极大,符合两人一起外出打工一起回来的情况,进一步证实马启明藏匿在此。

“前期做了大量工作都未进村,多日后我们决定实地探访一次。”冯庆友说,“刚进村不久,在一条南北小路上便看到刘红颖骑着电动车向西拐去。她的模样我一眼便能认出。”碍于不能紧跟,冯庆友只得返回。看到刘红颖真人,专案组更加确信马启明就在附近。

为确保抓捕万无一失,警方派出多个抓捕小组,将整个小村庄包围起来,每个出入口都有人把守。实时监视,防止出现意外情况。但随后的几日,马启明再次“消失”,办案民警不知是不是其惊觉后逃跑,只得继续蹲守。

新疆的作息时间一般为10点开始上班,4月份时天亮大约在8点。负责守候的民警延长守候时间,发现有一行人天不亮五六点钟就外出,据一可靠当地人描述,这一行人中有两人符合马启明和刘红颖的特征。

2016419日晚9点,夜色如墨,马启明、刘红颖与其余打工者一并回家,守候在村口的民警立即通知抓捕民警准备,为防人多不易擒获,蹲守民警待多数人先后回家后,一举将二人抓获。

一怒之下,杀人弃尸后携情人逃走

马启明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且自己觉得此案做得隐秘,一直不肯供述。民警们在审讯室里几经较量,才从马启明嘴里撬出真相。

20154月,马启明因生意失败,急需贷款。偶然的一个饭局,让张士强和马启明相识。钱,成为两个人共同追逐的目标。在饭局上,张士强不断吹嘘自己认识银行的领导,能办理大额的贷款,这恰恰引起欠债的马启明极大的兴趣。

此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马启明和张士强经常见面,地点不是饭店就是夜总会,张士强隔三差五就以要吃饭、唱歌、送礼打点关系为由向马启明索要钱财。3个月内,马启明共给了张士强5万多元,但贷款的事却遥遥无期。马启明眼瞧着花出去应酬的钱渐增,张士强的一次次推脱,让他逐渐明白自己可能被骗了。

2015820日,马启明让情人刘红颖取了一万元钱,随身带走8000元。他将张士强约到离案发现场不远的饭店内,酒过三巡马启明叫着张士强出去聊聊,二人走到济青高速王舍人段的偏僻小路上。马启明决定最后一次试探张士强是否真能办贷款。

当时,他拿出8000元让张士强去运作,并说他还有一个情人,还能送钱来。据马启明说,当时张士强让他赶紧联系人送钱,并随口说“傻子的钱,不赚白不赚”。听到这一句,马启明遂起杀心,趁着张士强不备,用事先准备的绳子将张士强勒住,不久,张士强倒地,马启明还不解恨,又用双手掐住张士强的脖子长达1分钟。在确定张士强没有呼吸和脉搏后,将张士强的尸体拖到旁边长满草的绿化带内,并拿走能确定张士强身份的证件和手机。

到此,刘红颖又因何牵扯其中?警方介绍,马启明透露其与刘红颖系初恋情人,因父母反对未能在一起。2008年,二人恢复联系,后来刘红颖离婚,马启明虽未离婚,但其妻子一直在南方打工。于是,二人同居在一起。作案后,马启明返回住处,告诉刘红颖他“把张士强给办了”,刘红颖明知马启明犯了命案,仍跟其一起逃亡。

事发当晚二人便坐汽车潜逃,10天之内途经烟台、大连、锦州等地,2015830日到达新疆奎屯,投奔刘红颖的亲戚,并在当地藏匿下来,二人平常就靠干采摘棉花等零活儿赚钱。为了防止暴露身份,马启明使用别人的身份证登记,平常都躲在家中,很少出门。

在此期间,张士强的尸体暴露在荒郊野外,经过数月后呈现白骨化,尸体期间还因村民烧荒被烧焦,直至最后被人发现报警。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接受提审时,马启明供述,在逃跑后的半年多时间,他经常在睡梦中惊醒。晚上只要听见有狗叫,他就怀疑是公安来抓他了。被抓的前一天他还梦到自己居住的小村被警察围住,此梦让他第二天干活时一直心神不宁,被抓时一看是济南警方,他的腿都软了。

而刘红颖在明知情人马启明杀人的情况下,没有规劝其自首或报警,一步一步将自己变成了杀人犯的帮凶。如若自己权益受损或者被诈骗后,选择正当途径,不采取暴力手段自行解决,马启明们亦不会走上不归路。

 (涉案人员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