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七里山21号 > 正文
分享
济南“四·二八”“枪”劫司机案侦破记 记者:许树强       2018-04-09 标签:七里山21号




▲警方使用探测仪协助寻找作案物品。 图文无关

麦田惊现男尸

199652日上午10时许,历下区姚家镇丁家庄几个顽皮的孩子结伴来到村外的麦田地里嬉闹。正玩在兴头上,一男孩突然被惊吓得大叫一声:“哎呀,死人!”其余的孩子们顺着男孩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不远处的麦地里果真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男尸。

法医鉴定,死者年龄在25岁左右,脑后有一道开放型伤痕,脑浆迸裂,面部被斧头类凶器剁砍十余处,面目全非。从尸体腐败程度及尸斑形成推断,死亡时间在四天之前。

现场除提取到一枚鞋印外,再没发现其它有价值的痕迹物证,也未发现搏斗迹象,痕检技术人员分析此地为抛尸现场。

无疑,查找尸源成为侦破案件的第一步。40多名干警兵分多路,以姚家镇为中心向周围辐射,全面展开侦破工作。

55日下午,参战干警得到一条重要线索:地处历城区花园路中段的山东黄河工程机械维修部临时值班员张加强(男,24岁),428日晚下落不明;同时,该维修部被盗“太脱拉”进口汽车配件,价值人民币12万余元。后经确认,死者正是张加强。

有群众反映,428日晚910分左右,维修部门前马路上曾停放着一辆白色尼桑皮卡车,但车号没看清。

济南刑警据此断定,案犯极可能是经销汽车配件或与此类生意有关的人员。专案组由此缩小侦查范围,集中力量排查历城、历下两区经销汽车配件、有“皮卡”车的单位和业户。

转眼到了513日。这天下午,茌平县公安局孙局长一行5人,急匆匆迈进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孙局长介绍说,512日晚,在茌平县肖庄乡309国道发生一起持枪杀人特大案件,河南省邓州市西城区个体司机周秉被罪犯用猎枪打死在驾驶室内,2万多元货款被抢走。县公安局连夜排查,发现一持名叫程某田身份证、自称是济南人的男青年于案发后潜逃,有重大嫌疑。户政处口卡科调卡查对,发现确有程某田其人,现住历城区遥墙镇李牌村,身份证号相同,系历城区某单位驾驶员。

丢失的身份证

干警马上驱车赶到李牌村,没费多大周折便找到程某田家,程正在家中。见家中猛地涌进一屋子公安人员,程起初不知所措,面露惧色,但随着话题的展开,他慢慢镇定下来,说道:“我的身份证?咳,别说我的,就连俺老婆的,连同俺家的户口簿都丢了。”经过反复启发诱导,一个多小时后,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说:“我有个朋友,今年大年初二带着一个姘头到我家要求住几天,便答应了。后来村里人看不惯这一套,加之老婆不愿意,住了两天就让他们走了。临走他又托我在西大郭村租了房,是否是他们偷的?”“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在哪里干活儿?”刑警李忠急忙连声追问。“叫杨学工,历城区王舍人镇殷陈村人,好像在义和庄开一汽车配件门市部。”皮卡车、汽车配件……李忠由此立即联想到“4·28”案件。刑警们迅速赶到殷陈村杨学工租赁的私房处。房东张老汉听清来意后,忿忿不平地说:大年初四杨学工开一辆白色皮卡车拉来床、煤气罐,和一姓马的年轻女人在此住了20多天。一天夜里连个招呼不打,房钱没交,便人去屋空。隔了些日子,又搬了回来,这几天又不见了。

济南刑警急忙赶到义和庄,查找到杨学工开办的“亚东汽车装具公司”。在门外的招牌上,写有经销“太脱拉”汽车配件字样。但此时杨学工却踪影全无。

经查,杨学工,男,28岁,历城区王舍人镇殷陈村农民。体态中等,椭圆脸,小眼睛,高颧骨。25日因抢劫轿车被济南历下区一派出所抓获,后在审查中戴手铐逃跑。

专案组经进一步调查,杨学工所驾驶的“皮卡”本是济钢准件厂的车,于今年33日晚在历城区王舍人镇“新新”酒店门口被人盗走,车号为鲁C-03053。杨学工与黄河工程机械维修部有业务往来,且与死者张加强熟悉……种种迹象表明,杨学工作案嫌疑重大!

“枪”劫犯落网

17日上午,刑警技术人员对“4·2 8”现场鞋印与在杨学工家提取的杨的鞋印进行比对检验,证实为同一人所留,从而更加证实了“4·28”抢劫杀人案系杨所为。当天下午,泰安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得到消息后,赶到济南市局刑警支队,提供了“5·4”凶杀案:54日晚11时,浙江省绍兴个体司机孙海大、孙建伟父子俩驾车行至泰安路段时,被犯罪分子用猎枪双双杀死在驾驶室内,所带600多元现金被抢走。

济南市局刑警支队分析认为“ 5 · 4 凶杀案与茌平“5·12”案件,从作案手段、侵害对象及提取的物证看极为相似,遂对“4·28”“5·4”“5·12”三起案件进行了串并。后经刑事技术部门检验鉴定,最终认定三起大案均系杨学工所为。

综合分析情况,判断杨学工极有可能匿身青岛。23日下午,济南刑警驱车赶赴青岛,很快查找到杨学工的朋友吴某,获取了杨来青岛常住湛山或化工宾馆的重要线索,并迅速对两处宾馆进行了周密部署,向服务台讲明杨学工的体貌特征,留下了杨的照片和联系电话。

24日早晨5点多钟,杨学工一身疲惫地走进湛山宾馆,服务员见来人这么早就要求登记住宿已产生怀疑,仔细一端详,身份证写“程某田”三个字,便不露声色安排杨学工住进7楼一靠近服务台的705房间。随后,便拨通了济南刑警所留的电话。

济南刑警等人先悄悄地来到宾馆停车场,见到挂鲁C-03053的白色皮卡车和一辆挂鲁A-0420黑牌照的红色桑塔纳并排放在一起,确认来人正是杨学工。服务员以打扫卫生为名打开705房门,一位刑警一个饿虎扑食将正在睡梦中的杨学工牢牢压在身下,右手死死锁住杨学工的喉咙,左手紧紧摁住杨的肩膀。其他人一拥而上,迅速用手铐铐住杨学工。

杨学工垂头丧气地说:“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干警们在宾馆缴获尼桑皮卡车、桑塔纳轿车各一部,双管猎枪一支,以及匕首、菜刀、斧头等作案凶器。经初审,杨学工对“4·28”“5·4”“5·12”抢劫杀人案供认不讳。在铁证面前,他还被迫供认了519日的一起凶杀案。当天,杨携带猎枪从枣庄租乘一崭新的红色桑塔纳,行至临沂境内一僻静地段,他开枪将司机杀死,将车开回临沂租借的房屋处,换上一副济南的车牌。次日凌晨,在姘妇马某秀的协助下,将尸体头颅割下,在开往青岛途中,将躯干抛在临沂境内一河沟内,又用死者上衣包裹住脑袋,扔在路边沟里。根据杨学工交待,干警们又赶赴临沂,将“4·28”当晚杨作案后运到临沂的价值10多万元的部分“太脱拉”汽车配件查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