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半城湖 > 正文
归去,不问晴雨 记者:冯敏怡       2017-12-12      点击量:1621次 标签:半城湖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到了人生的三重境界,我觉得这一重也妙极:“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永远都不要为没有选择而苦恼,因为,总有一种选择是“不选择”,即归去。世人称他们为”竹林七贤”。儒家的仁义道德与他们心中的“道”相去太远,就一拂袖,潇洒地隐于竹林之中。于是,魏晋少了几个违心逢迎的仕人,多了七个自在快活的仙人。可是,并不是单单归去就可以自在快活。住在漏雨的茅屋里,还想着“安得广厦千万间”;从庙堂之高上下来了,又开始“处江湖之远而忧其民”,自然会落得“进亦忧,退亦忧”的下场。所以,既然已经选择归去,就应做到不问晴雨。痛饮酒,熟读《离骚》,把热爱的思想酿成酒跟自己埋在一起,从此,竹影斑驳之外的春雨夏雷,秋霜冬雪再与我无关。

大多数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梦想以梦开始,却不得不以想草草收尾。与其“宁为玉碎”地抗争到底,拖历史的后腿;或者就这么为五斗米折了腰,彻彻底底地沦为庸人——不如归去!从此不为芸芸众生,而是为自己而活,归去不是投降,而是大获全胜后的宽恕。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任作茧自缚的人捶胸顿足去吧,我们悠然自得,放下,不问晴雨。

另一种不问晴雨是“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的一心一意,是悠悠众口对立面,仍然跳动着的赤子之心。尼采惊世骇俗的论调激怒了整个学术界,批评如雨点般砸来。而他塞住耳朵,仍旧念着“万事皆虚,万事皆允”,丝毫不为所动。著作越摞越高,他的哲学思想也渐渐为人接受。与西方人对“自我”的执念相反,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以“利他”为核心。我们习惯了别人一开口,就先反省自己,或者说,怀疑自己。我们的心里站着数不清的“别人”,一颗心里沉甸甸地装了那么多个他意,却只有一个我意。我们上演着“三人成虎”的故事,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奉为圭臬。但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毫无道理吗?不自己撞上怎么能确确实实地知道是墙呢?一望见狂风骤雨就改变航向,连自己的心都丢了,还追求得到什么呢?理性的人为了适应世界而改变自己,非理性的人则拒不改变,可是世界的所有进步正是得益于后者。所以,不妨带一点尼采“万事皆虚”的疯狂上路,不问晴雨,唯我不变。

不问晴雨更是不畏风雨的觉悟,康庄大道还是万水千山,都一往无前。我们接过一个橘子,很自然地就剥皮来吃。不会惊讶地发问:什么?橘子还有皮?可当我们做事情遇到困难挫折时,却总抱怨:怎么这么麻烦?没有人会相信世界上有天然不用剥皮吃的橘子,但是总有人一厢情愿地相信有一帆风顺的成功。我们假定吃橘子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既然连吃橘子都需要剥皮,显而易见,困难阻碍是普遍存在的。那么,与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何不直接迈开步子向前。落水也罢,淋成落汤鸡也罢,绝不停滞不前——向死而生——生命的真正意义是在风雨中起舞。这样以来就没有什么好瞻前顾后的了,管他万里无云还是黑云压城,不问晴雨,出发便是。

不问晴雨,是抽身尘世,及时行乐的潇洒与淡然;不问晴雨,是宠辱不惊,站在针尖上与全世界分庭抗礼的一心一意;不问晴雨,是看破命运多舛后,依然背起行囊的大彻大悟……倘若做到了这些,那也无所谓归去了。吾心安处是吾乡。心时时刻刻安详平和,那便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四海为家,恍然间一片天下大同的图景,无家可归,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归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