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半城湖 > 正文
姥姥娘的吃食 记者:杨金浩       2018-07-10      点击量:630次 标签:半城湖

我的姥姥娘,她是我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老太太,也是我熟知的唯一一个裹小脚的老太太,记得我曾问过她,裹小脚疼么,走路方便么,她回答,那时候女人都得裹啊,我便没有再问过了。

她老人家今年有九十二岁了,虽然年事已高,可八十多岁时候还是颤颤悠悠的整日忙忙活活,印象里关于她最深刻的画面就是回仲宫一进舅舅家门,看到她坐在院子里的马扎上,晒着太阳择韭菜的样子,她有点儿耳背,得我走近了才能感觉到我回来了,抬起头露出暖暖的笑,笑的假牙都乐了,说舰舰回来了啊。

我就很高兴地跑到她跟前,拿个马扎坐下来陪她一起择韭菜,那时候我想,她肯定是知道我喜欢吃饺子,所以才择韭菜的。记忆里,好像只要是有太阳的日子,想有时候天也不冷,她也都会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大概老人都更怕冷吧,却不单单是在晒太阳,手里的活计是不停的,要么做针线活,要么剥花生砸核桃,一刻也不得闲。

她很勤劳。我从小到大的棉袄棉裤都是她一针一线做出来的,一直到大二寒假回家时,妈妈还从衣柜里拿出新棉袄说是姥姥娘给做的。还有油茶,我最喜欢喝了,每年年关将近,回老家时,她就拿出亲手炒的油茶来,说早就给我们这几个孩子预备好了,一人一包,都是自个剥的花生核桃瓜子仁压碎了炒的。

那油茶真叫一个香,是儿时最美味的回忆。等我长大了,她没法给我们炒油茶了,我才知道,为什么以前她从来不得闲了。这五六年的光景,她身体不好需要卧床,不干家务活了,可屋里从来都是干净利落的,床头橱上一片片撕下来叠起的卫生纸,四四方方,一层层摆在小纸盒里,说用起来方便,说喜欢干干净净的,老了老了不愿意让人嫌弃。

她却不知道,不管她有多么老,都是我们这些孩子心里的宝。妈妈说,我出生那天半夜就是姥姥娘冒雨陪着爸妈去的妇幼保健院,我出生后,又前前后后照顾妈妈和我一两年,家里这一辈的孩子也都是她轮换着看起来的。

可能因为这种照顾和爱护,我打小就和她特别亲近,每次节假或周末回仲宫看她,给她掐掐腿揉揉背,她还都得夸我,说得了孩子的记了,没疼瞎了,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总觉得关心照顾她太少。每次给她按摩的时候,我都轻轻地,可再轻轻地,也还是感觉到她日渐消瘦。

小孩儿天生就亲近老人,老人又自然稀罕孩子。我喜欢和她老人家呆在一起的时候,我表露出的欢乐,她比我更开心。我掩饰起来的不高兴,她也会用脸上的微笑和手心的温暖为我化解。记得上上周末看她,给她买的榴莲蛋糕,本想等她吃了臭她一下,看看她的囧态,结果她说又甜又软好吃,我给她说是臭的,和臭豆腐一样,她就立马好像吃到了臭臭的表情,说咋会有人喜欢吃臭的蛋糕呢,像小孩子一样,无辜地向我笑了。

是那么可爱,干净的笑。又让我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大人。谁也无法逾越生与死的距离,连爱这宇宙间最伟大的力量也无能为力。就在今日,我好像第一次听懂了阿訇念诵的经文,满是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