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半城湖 > 正文
三代人的母亲节 ——写给余旭烈士的母亲 记者:张慧萍       2018-05-07      点击量:2138次 标签:半城湖

世界上节日多,意义也多。再多的意义也无非是人间的痛苦和欢乐,眼泪和离别,祭奠和怀念,忏悔和忘却……在这诸多节日的涵盖里,生命诞生出生命,母体分离出个体,痛苦交织着幸福,鲜血重合着眼泪的唯有母亲节。

天下的女人成为母亲大致相同。只不过,余妈妈,这血和泪的撕裂像天堂和地狱把您分割了两次。

母亲节,对您来说,这个日子也许是个平常的日子。一大早,您轻轻拉开窗帘,一道阳光照进房间,划过长夜的梦境,让您和一个昨日告别。

32年前,您大概还不知道有个母亲节。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有花开,有鸟叫,有千条江河向您奔来,有万里群山和您拥抱,您的小孔雀诞生了,一声啼哭百鸟朝凤,一声歌唱十里交响。这一天是三月三,她的生日,您的节日。

有人说,三月三这个日子应该是中国人的情人节。所以,您的女儿不只属于您,她是一个春天,是亿万人心里的四季。她是一个浪漫,是天地间的一场盛开。所以,当那一天,寒风里一声惊雷,她飞走了,那是她的涅槃,她的重生——2016年的1112日,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的“母亲节”。

如同100年前,安娜·贾维斯在母亲去世后,为了捍卫母亲的尊严,让世上更多的母亲们受到尊重,她向美国国会提出创立母亲节,到处奔走,一再呼吁,最终国会通过,并将每年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确立为全美的法定假日——母亲节。这个节日的创立也得到了全世界民众的支持,即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节日。

安娜·贾维斯为了捍卫母亲节的尊严和神圣,整整奋斗了30年,终身未婚,没有子女。她没有成为母亲,却繁衍了全世界的文化子孙。

余妈妈,那一天,您的女儿也以一个独特的离开,让您从一个“妈妈”变成了“余妈妈”,许多许多人的妈妈。“余妈妈”,一声呼唤,是浩荡的儿女,是盛装的广场,是天地间的神圣。

这天早上,您吃了早饭,看看挂在墙上的女儿,抚摸一下她的微笑,您出门儿了。还是去一趟老宅吧。老宅里珍藏着女儿的闺房,土墙上有她贴上去的卡通玩伴和美女明星,还有撅着屁股拔萝卜的红嘴唇小白兔。她的房间和您的房间只隔着一个布帘,一个碎花布的布帘。这个布帘珍藏着她和小伙伴们多少快乐多少秘密多少悄悄话?今天,您来了,您掀开布帘,她会抱着小白兔走出来,把一个鲜红的萝卜塞到您的怀里,这是她献给您的母亲节礼物。

老宅的旁边就是您的菜地。曾经,您在这里种过萝卜。在祖辈的泥土里轮回着您的汗水,在您的汗水里种下了女儿的脚印和梦。

您的手托着她飞向蓝天,成为一代天骄。女儿探亲回家,总爱跑来帮您种菜收菜,她还喜欢在菜地里照相和您合影。军人的使命里,天空是她的地,是她的根;血脉亲情里,父母是她的天,她的命。她怕有一天您找不到她,她就把自己悄悄地种在了地里,让您年年收获她的花季。

余妈妈,这一天,您还要走向一个地方。走出菜地穿过小巷,就是那条悠长的小街,向荣街。那里,住着您的母亲,她的外婆。曾经,这个临街的小院子是女儿的乐园,她咯咯的笑声和飞舞的红裙是这条街上的风景。今天的院子里有阳光,有春风。给老妈晒晒棉被,洗洗衣服吧,这太阳啊,还是女儿的太阳,还是一个奶胖的圆脸,天天升起来和夕阳里的外婆做伴;这洗衣机也是女儿的孝心,一打开,哗哗流淌的是外婆的宝贝儿心肝。 十二年前,女儿去成都参加招飞体检,每过一关,外婆就奖励她50元钱,过了多少关,外婆不知道,钱知道。这淳朴的临街小院子,是外婆的梦工厂,是女儿的起飞线。

余妈妈,这一天,您也会给您的老妈做一顿好饭,炒一个好菜。一碗热乎乎的面浇上辣子,好香!这可是女儿的最爱。三月三那一天,您也做了一碗寿面,端到女儿墓前还是热的。一碗寿面穿透了阴阳两界,那一天,天上飘来一阵细雨,那是女儿的眼泪和天南海北的儿女们,在心海里托起了您的小船。所谓天地有灵,所谓长长远远,母亲心里,天堂有路,即使再长也短。

去年,一个冬天的晚上,我走在向荣街,这条小街又短又长,又长又短,它走过了我的千里之外和前世今生。我看见一个身影从远方走来,她左手挽着外婆,右手搀着母亲,把一条小街走成了一条长卷,三个女人,三代母亲,走过了100年,走到了现在,她们的“母亲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