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专栏 > 正文
直男牌坊与借火女人 记者:吴永强       2019-01-07      点击量:358次 标签:专栏


秀才颜齐坐在书桌前,灯光如豆,思绪难以平静。先前,妻子去世,只剩他一人孤独面对黑夜。面前是一本书,他努力使自己陷进书里,将自己从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书为他指明了方向——考取功名,这是他之前的志向,最近事太多,一时耽误了。

门突然响了。颜齐走到门口,问来者何人。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传来,说:“你家有火吗,我来求火。”那时候,没有火柴打火机,生火很麻烦,用火石火镰,鼓捣一晚上也不一定生出火来。邻居之间相互借火很普遍,村巷中,经常能见到举着一包火奔走的人。颜齐想起这个女人,是本村村花,年轻貌美。他理了理思绪,严肃道:“这么晚了,不方便,你找个男人来,我就借给你火。”事情有点复杂,只是借个火,却上升到男女关系上来。

这些天,女人一向平静的内心再起波澜。许多年前的一幕幕场景经常浮现在眼前,作为“别人家的孩子”,颜齐不断出现在父母亲朋的口中。“你看人家,学习好,门门功课一百分,以后肯定很出息。”他们同一个村,距离近,却因为学习差距,很少来往。眼看着颜齐从男孩长成了帅气的男人,自己也成为远近闻名的一枝花。少年时懵懂的爱慕逐渐变得清晰,嫁给他,如此简单,又如此遥远。

很显然,女人的爱慕并不切实际。她家里穷,当年没读多少书并不只是因为不用功,父母供不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颜齐家很有钱,起码能供他读书,把他从一群乡野村夫中培养成秀才,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到了法定年龄,颜齐顺利娶了门当户对的妻子,而对心碎的女人完全视而不见。

事情的转机当然是颜齐新婚妻子去世。头婚不敢嫁,二婚嫁给你总可以吧,女人想。有点类似路遥《人生》中的巧珍,作为村里的第一美女,在高加林落魄时勇敢上前推销自己,是抓住机会的表现。

女人也决定抓住机会,白天不敢去,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她悄悄走出了家门。名为借火,实则来相亲。她把心里话一股脑说出来。首先,讲述自己的优势,对相貌完全自信,“我之貌是汝平日所见”。接着,她说:“我做你媳妇,好不好?”说此话时,她嘴唇颤抖,有点儿语无伦次。可惜,房门一直没有打开,对方完全无视她表情以及心理的波动。她把对男人的爱慕一股脑说出,好像交代了自己的一辈子。讲完了优势,又讲顾虑:“我怕你考上大学后,嫌我家里穷,现在来找你,我们可以做夫妻吗?”这是一个勇敢追求爱情的女人,如果面前站的是高加林,一定会深深感动,他面对巧珍就是这么做的。然而,女人选错了对象。

做夫妻有长久的,也有暂时的,孤男寡女,又是晚上,发生一点儿故事也是可以想象的。女人混乱的想法中,不排除短暂缱绻的可能。但颜齐却没有领女人的情,或者他意志超乎坚定,缺乏情调,俗称一根筋。他对女人的行为表示鄙视,说:“你赶紧走,我不坏汝,汝勿坏我。”

女人惭愧至极,灰溜溜走了。

后来颜齐去参加科考。准备入场时,随从忽然死了。等他走出考场,那人又活了过来。照例,那人做了一个被神灵点化的梦:“我刚从考场出来。考场上每人面前竖一根大旗,有红的,有白的。你的旗最高,上书八个大字。我不识字,问认识字的人,写的是‘我不坏汝,汝勿坏我’。”

红旗招展,八个大字,成为颜齐的直男牌坊,也为《西厢记》《聊斋志异》等一系列传统中,书生夜会美女的桥段增添了一枚大大的果实。颜齐,用八个迎风招展的大字,让自己从张生、宁采臣等一干人中脱颖而出。

他暗自惊喜,果然,高中第一名。

至于那个女人,八个大字粉碎了她的爱情,她也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以上故事发生在明朝永乐年间,出自康熙十一年版《蒙阴县志》中的《外传》,是野史杂记,也是直抵人心的“喻世明言”。它透露出的一系列文化信息,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