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专栏 > 正文
让我们一起离家出走 记者:由卫娟       2018-12-24      点击量:1551次 标签:专栏


两位公主都表示过离家出走的愿望。

期中考试后,长公主一直很忐忑,每天都在家里一日三顿滚动播出消息:家长会后,她要在楼下看看妈妈的表情再决定是否回家。我给的建议是:别忘了带上钱和身份证,还有手机。

小公主喜欢颠覆概念。和姐姐吵架后,她要离家出走,还要带上妈妈,让爸爸开上车,到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比方说海边,去住帐篷。听来像旅游,且把姐姐排斥在外。我的建议是:最好还带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她和表弟每人找了一个无纺布袋子,往里装各自喜欢的东西,楼上楼下地忙。袋子装了一大半,就丢开出走的事情,去玩许久不见的玩具了。被妈妈体罚后,她又要离家出走,但不带妈妈了,表示搞上点钱,再带上爸爸。我的建议是,提醒爸爸别忘了带钱就行,不用专门搞钱。后来听到她和爸爸的谈话,觉得所谓的离家出走更像一种提醒:是不是选错了配偶,赶紧补救吧,以免殃及孩子。她的离家出走不断升级,先是去寻找亲妈,后来觉悟到——该出走的应该是“走错”的妈妈。因为姥姥和爸爸是亲的。但这个“走错”的妈妈离开前,得把生日礼物、圣诞礼物等等都补上。因为她所谓的亲妈没有承诺过她,而我应该说到做到。

我们家,“离家出走”不是一个禁忌话题,我们谈论它,就像谈论去看一场电影、去看一场演出一样正常。这样的讨论最后会变成一种情绪的表达,我尽量接住这种情绪,尽量看见和允许,也常常搞砸,免不了人设崩塌,觉得做父母真是有辛有苦。听教子音频课时,小公主过来表示,她可以弃学办校,专门教我如何养小孩。看来,她每天教我如何做妈妈也有辛有苦。彼此都不容易。

有牛娃写诗,描述自己在天上时如何挑选妈妈。孩子们做天使时太单纯,不懂什么是广告,不懂什么是言行不一或知行不一。商家都承担退货快递费了,但孩子们没办法后悔,也只能吐个槽。

亦舒小说《我们不是天使》中,女主邱晴幼时与姐姐吵架,也试过离家出走,零钱花光,疲惫不堪地走回家,发现居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出走。邱晴以为,这才是最惨的。大人们活着已经拼尽全力了,没有知也没有识注意到孩子的存在,遑论情绪。无独有偶,韩剧《请回答1988》中,娃娃鱼盼望了很久的生辰早饭,被忙碌的妈妈爽约了。为了让父母知道是孩子还是工作重要,他离家出走去海边。钱花完了,只有接到他求救电话的好友赶来,把他从偷窃游客饮食的现场拖走。他满怀忐忑地回家,妈妈忙着工作电话,爸爸穿着红色睡衣,都以为他留宿朋友家而已。这种揍更疼。当然,最后父母还是看到了娃娃鱼,娃娃鱼也看到了父母的爱,当他非法飙车被摔伤,当他用民间疗法把自己治进了医院。代价,有点大。

《请回答1988》真是良心之作,小小的出走也暗中呼应。娃娃鱼妈妈退休后,不适应每天做饭看孙子,也玩了一把离家出走。娃娃鱼爸爸涵养超常,承担了所有家务并在邻居前遮掩,让妻子在姐妹家好好休息,没有指责,只有接纳。娃娃鱼妈妈重新找了工作,她能给胡同里三位家庭主妇坦然说出这段,是对自己的接纳和坚持。

孩子出走是要被看见,而大人出走则是要看见自己。娃娃鱼妈妈是片中着墨最少的妈妈,却是不可或缺的独特存在。她的话也少,但分量很重:一辈子不肯只是大龙、东龙的妈妈,我有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赵秀香。

前不久,朋友圈疯传:男人们为什么进家前要在汽车里抽一支烟?说这是他唯一和自己呆一会儿的时空,不是员工、不是丈夫、不是父亲……

这真是给“抽烟”最好的解读。妈妈们不太抽烟,也想自己喝一杯茶、看一个展、发一会儿呆……以此出离肉身 、走出标签,应对走错的日常。如果不管用,可以效仿绘本《朱家故事》里的妈妈,走得久一些,直到父子三人学会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再华丽回归。而现代娜拉的苦恼在于,离开家是远远不够的,撕掉所有的标签呢,又怕遭遇无法承受之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