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亚洲杯:“鱼腩”是如何崛起的 记者:尹波       2019-01-17      点击量:1122次 标签:体 育


▲2019年1月6日,亚洲杯小组赛A组,泰国1:4印度。


潜移默化的“混血”过程,逐渐颠覆亚洲足球格局

上述传统弱队为何长期处于亚洲足球低层?

首先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状况不利于足球特别是职业足球的开展、壮大。约旦、巴林是中东贫油国家,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内陆穷国,人口少、经济差,巴勒斯坦、叙利亚战乱频仍,理论上,职业足球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中正常发育。

其次是足球基础薄弱。印度、越南不缺人口,经济上因后发优势也得到迅速提升,但足球基础不好。印度竞技体育本身就是短板,足球的地位与板球等传统项目不可同日而语,国内联赛不健全;越南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年代,休养生息后足球才开始起步,联赛起点较低,即使在东南亚亦只能算是中下游水准。菲律宾的情况类似,经济条件和足球基础平平,处在亚洲足球的边缘板块。

然而,近十几年,经济上的全球化,在给国际足坛的主角和亚洲足球强国带来深刻变化的同时,也悄然改变着足球边缘地区的球员和球队的基因,使他们能够以非传统的方式,取得跨越式的进步。由于这些国家的联赛知名度低、著名球星少,现身大赛机会不多,我们平时可能注意不到这种变化和进步,这次它们集中出现在亚洲杯赛场上,走到聚光灯下,似乎是突然脱胎换骨,所以才让外界一时无法适应。

只要看过了约旦、印度、菲律宾、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越南等队的比赛,就不难发现,场上球员的面孔乃至踢球的风格,与我们十几年、几十年前看到的,已经大不一样了。这些球员明显经过严格系统的训练,技术功底和战术素养相当“欧化”,完全没有早年土生土长的那些球员身上的“野路子”习气。最典型的是菲律宾,球员的身体条件和技术能力虽然比不了夺冠热门劲旅韩国,但基本功扎实、战术纪律严谨、团队意识明确,整体性和稳定性并不比韩国逊色多少,因此不仅能够用严密的防守限制对手强大的攻势,还能用犀利的反击威胁对方的城门。韩国千辛万苦才以一球小胜,可以说是赢得如履薄冰。

何以至此?原因很简单,菲律宾除了国家队名称未变,整个球队从教练到球员,都不再是我们习惯中的介乎于亚洲三、四流球队之间的那个菲律宾。这支球队的主帅,是瑞典名宿埃里克森,他曾执教英格兰队,上上个赛季还是中超豪门上海上港的主教练。论资历、能力,都不在韩国队的葡萄牙名帅本托之下。菲律宾国脚里,有两名欧洲归化球员,这还不是重点,该队主力阵容的大部分球员尽管不属于归化身份,却同样是在欧洲生活和踢球的菲裔后代。他们拥有菲律宾和欧洲国家的双重国籍,出生在欧洲,被欧洲足球体系发掘、培养,选择国家队时选择了菲律宾。由这些球员组成的菲律宾国家队,在欧洲资深名帅调教下,踢出的水平显然就不再是当年菲律宾足球的“原生态”。缺少了孙兴慜的韩国,面对这样一个训练有素的对手,要轻松控制主动又谈何容易。

吉尔吉斯斯坦的归化球员比菲律宾更多,国脚大多在国外更高等级联赛踢球。该队能给中国队制造巨大的麻烦,上半时甚至形成压制,足以说明其实力绝非“亚洲四流”。所幸这批球员大赛经验欠缺,上半时踢得过于兴奋,下半时体能下降,被老迈的中国队后来居上。约旦、印度、越南的崛起,与菲律宾、吉尔吉斯斯坦的路径颇为相似,只不过它们的基础和条件更好些,可持续性也会更强些。

另一种类型,是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这样的“战乱国家”。以往中国队遇到这些球队踢不好,总会被舆论用“居然打不过战火中连生活、训练都不能保证的球队”来说事儿,其实这是个误解。这些球队的球员并非生活、训练在战乱的国土上,他们基本都在国外生活、踢球,有的还在欧洲高水平俱乐部效力。只是以国家队身份参赛时,无法把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国内城市当作主场,经常要去第三地比赛,所以给人留下“战火球员”的印象。

在以上原因之外,这些球队名气不大,强队对他们不够熟悉、研究不足,形成他们在暗处、强队在明处的备战态势,这也是他们能在强队身上爆冷的重要因素。强队一旦掌握了这些球队的底细,他们要走得更远就非常困难。



▲2019年1月7日,亚洲杯小组赛C组,中国2:1吉尔吉斯斯坦。


“混血”大势之下,中国足球需要打破常规应对

比较之下,中国足球在这股潮流中无疑落后了。近几年,国足热身赛踢那些过去的传统弱队十分吃力,尤其是2018年,里皮指挥国足踢了多场热身赛,小负伊拉克、卡塔尔,踢平巴勒斯坦、印度、约旦、巴林,仅艰难战胜以半数主力出战的叙利亚,受到舆论严厉抨击,里皮亦由此走下神坛。从本届亚洲杯小组赛初期战况看,我们似乎冤枉了里皮。澳大利亚、韩国等亚洲顶级球队面对同样的弱旅时,表现并不强于中国国足。

只是,这不意味着国足就可以喘一口气了。新的态势和格局,受到威胁最大的,恰恰是中国足球。以往处于亚洲足坛低端的球队,通过归化球员和旅欧双重国籍球员的输血,得以超常规提升实力,冲击中国这样的亚洲传统二流球队。而一流强队里,东亚的日本、韩国主要靠在欧洲五大联赛踢球的高水平海外球员支撑,西亚的伊朗、沙特等同时拥有归化球员和海外球员这两大资源,它们不会惧怕中下游竞争者的崛起。只有中国足球,几乎没有在欧洲一线俱乐部踢球的海外球员,又因不承认双重国籍,归化球员之路也难免走得极为艰难,今后一个时期,将成为被崛起后的“鱼腩”球队侵袭传统领地的主要目标。

如何应对这种战略上的挑战?最好的选择是日韩方案,让更多的球员去海外踢球,可惜远水不解近渴,那么,就需要解放思想打破常规,尝试归化球员。这两条路同时走,中国足球才有机会闯过这道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