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特教”群像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9-09-03      点击量:914次 标签:首页广告栏


▲在河北石家庄新乐市特殊教育学校,一名大学生志愿者正在辅导特殊儿童做手工。


时值教师节,我们将目光对准——特殊教育。

林语堂曾为教育下了定义,“有教养的人或受过理想教育的人,不一定是个博学的人,而是个知道何所爱何所恶的人。一个人能知道何所爱何所恶,便是尝到了知识的滋味。”

如此教育愿景与中国特殊人群的教育现状相去甚远。

2018年数据:中国的残疾人数量在八千万左右,大约每15个人中就有一个身有残疾。但是在街头,我们却很少能遇到他们的身影。这些智力落后、身体和感官有缺陷、身体残疾及同其他健康损害、言语障碍、行为异常、学习障碍、患有自闭症、阿斯伯格综合征等类型的孩子被统称为“特殊儿童”。

在中国的现实中,拥有特殊儿童的家庭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困境。一方面是原生家庭的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则是来自社会的不解、排挤与污名。

去年夏天,南京9岁的脑瘫女童被爷爷和父亲推进河道,书包里还带着两块砖头。在此之前,女童跟着奶奶在淮安乡下生活,一直被村里人躲得远远的。在村民口中,这个孩子“养着不中用”,是个“二百五”,拖累了一家人,还不如扔掉。可怜的女童连生存的权利都被剥夺,何谈教育?

在深圳市的某小区,17户带有精神类疾病患儿(多数是自闭症儿童)的家庭,被其他业主拒之门外,甚至曝光了身份信息。在这些业主口中,这个小区本该住的是高端人才,而不是这些“精神病患”。

在我国,特殊儿童的比例约为千分之六,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这类孩子往往不能和正常孩子一样,接受普通教育,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连生活自理都无法做到。社会关注程度不够、常人的异样眼光、师资力量的薄弱等,都成为了他们接受教育的阻力。

始自洪荒,人类便渴望得到神明及命运的眷顾,大同社会、桃花源、乌托邦、太阳城……无不承载着人们追求公平的梦想。作为社会公平之基的教育公平,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无论在什么社会,教育公平都是最能撩拨焦虑的琴弦。避免教育资源与财富权力画上等号,是社会良知的底线,但通过垄断教育资源来固化阶级的尝试,又从未停止过。

教育公平是最后的公平。

特殊教育是特殊人群未来能够改变阶层的机会,想要跨越阶层、突破自己身体的缺陷,教育是重要的路径。中国人从未像现在这样,比任何时代都更看重孩子和教育。但真正的文明是一个致力于消除各种障碍的社会,它的发展能够帮助特殊人群在极大程度上,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观念意识上的改变,是特殊教育发展的基础。当人们能够意识到:所谓的身心缺陷,不过是属于人的、多元样态中的一种。我们是否能给特殊人群提供一个消除障碍的教育便利?

好在,特殊教育在中国并非停滞不前。

近年来,我国一直在加大对特殊教育领域的投入。据统计,2018年,全国共有特殊教育学校2152所,比上年增长2.1%。全国共招收各种形式的特殊教育学生12.35万人,比上年增长11.43%;在校生66.59万人,比上年增长15.05%。其中,附设特教班在校生3316人,占特殊教育在校生的比例为0.50%;随班就读在校生32.91万人,占特殊教育在校生的比例为49.41%;送教上门在校生11.64万人,占特殊教育在校生的比例为17.48%

全国特殊教育学校共有专任教师5.87万人,比上年增长4.78%。受过特教专业培训的专任教师比例为75.65%,比上年提高2.32个百分点。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得出结论:我国特殊教育进一步完善,学校数和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数继续增加。

想让特殊人群获得良好的教育,特殊教育教师是关键所在。目前,我国仍有较大的特殊教育教师缺口。相比于普通学校教师,特殊教育教师不仅要承担日常教学工作,还要对学生进行生活照顾和心理辅导,后者的压力则更甚。

与特殊人群打交道,教育者往往面临各种困境。但仍有人不断地投身到特殊教育的事业中来,他们奉献自己的爱与力量,撑起了中国特殊教育的未来和希望。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教育者的挺拔姿态。

教育不是摇旗呐喊,而是,用力处,细无声,渗透在生活的细节中。

未来,特殊教育更加成熟、趋近专业的那一天,特殊人群才会真正从心智上、行为上向成人社会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