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零食之变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9-06-11      点击量:381次 标签:首页广告栏


近日,商务部发布的《消费升级背景下零食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目前零食行业年总产值已达到22156.4亿元。“国人一年吃掉2万亿元零食”同步登上微博热搜。每个人仿佛都参与了“过万亿项目”。

这是零食的“狂欢”,同时也是零食的“巨变”。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零食从概念、内容到形式无一不在发生变化。

过去十年,中国的零食产业完成了从生产到渠道的全面升级,渠道变革、饮食习惯改变及近年来的消费升级氛围也提升了整个行业的景气程度,不少新兴品牌、进口品牌借助线上渠道实现高速发展。

竞争激烈的零食行业,顾客去留意味着品牌的浮沉起落,迭代正悄然发生。

糖果、饼干罐、罐装饮料是80后、90后的零食记忆。人们依旧可以细数一连串的零食巨头,做饼干的达能、卡夫,做巧克力和糖果的玛氏(德芙、士力架等),做膨化食品和饮料的百事……这些成熟的外国公司曾乘着改革开放春风进入国门,迅速压倒缺少品牌、种类也有限、市场高度分散的本土零食制造厂家,摆上一间间超市货架,占据了一代人的零食清单。

更早一些,中国的零食市场主要以冰糖葫芦、大白兔奶糖、各类糕点等本土产品为主,品类更为单一。那些矗立在巷口、街边的老作坊、糖果铺,成为更遥远的记忆。如今,要想在琳琅满目的超市或电商平台准确地挑选出自己所爱的零食,已不是一件易事。

选择越多,吃零食的人就越“挑剔”。

透过零食,人们穿越尘封的记忆,回顾生活细节的发展变迁。感情还在,嘴上却吃不下去了。曾经的零食变得“陈旧、缺乏新意”,再难以产生兴趣。面对当下更美味、更有趣、更富时代感的零食,消费者对于零食的质量、服务以及体验上有了更高的需求。

变迁背后有更深层的含义——社会情绪是零食产业的助燃剂。在中国,那些同时被房贷、逼婚、“青年危机”与996压力迎头夹击的年轻人里,“零食效应”正大行其道。当代青年无处安放的孤独感与消费欲,让“进食”变成具有仪式感的情绪出口,同时兼具娱乐与社交的功能,从“吃播”的盛行到脏脏包、半熟芝士、火鸡面等网红食物爆款频出,零食成为了跨越地域和阶级的通用语言。

对现代人而言,零食意味着什么?

是“食欲”,是“经济”,是“安慰”,同时还是更多更多……

零食消费火爆的背后,是当代年轻人所共同展现的“求生欲”,通过食物,这些习惯压抑的年轻人感受到了片刻的安全与自由。用零食带来的满足感填充自己,也许是这个社会成本最低的“幸福”。于是,互联网经济与社会需求培育出了零食这个万亿市场。

“小时候零食是奢侈品,长大之后,吃零食的童心才是奢侈品。”那些隐藏在零食背后的回忆和故事,成为大人们治愈丛林世界苦恼的一剂良药。在城市、商业形态、生活习惯都历经变迁后,焦虑的人们,或许只能通过更持久绵长的味觉记忆,架起与过往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