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民宿蝶变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9-04-17      点击量:905次 标签:首页广告栏


诗与远方的天然搭配

不久前,一则消息在民宿圈子里“炸开了锅”:国内首个民宿主自发的民宿聚落,在桐庐长丘田开业。过云山居、大乐之野、云溪上,这些民宿界响当当的标杆之作共同包下了一个村,用三种截然不同的个性,重新演绎山居度假。

民宿作为一种追寻本质生活、杂糅乡愁情怀的载体悄然兴起,成为人们放空心灵、追寻宁静致远田园生活的憩息之地,被称为有温度的夜宿,有灵魂的房子。

那些奔赴远方回归生活的民宿主人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从2017年开始,湖南、江苏、浙江、东方四大卫视都推出了以民宿为主题的明星经营类综艺节目。在朋友圈里,一些人已经将心动变成行动,在云南、海南等地与人合伙开民宿。

更常见的,过去两年的节假日,朋友们在五湖四海,世界各地游玩,很少会有人晒居住的酒店,但民宿不一样,它和有品位、有格调、爱自由、会生活的人设紧密相连,是诗与远方的天然搭配。

早在“民宿”流行之前,客栈、庄园、山庄已遍布全国旅游胜地。而“民宿”二字在中国的使用肇始于2006年之后的莫干山。

2012年,《纽约时报》旅游版评选全球最值得去的45个地方,位于浙江的莫干山高居第18位,引发国内媒体竞相报道。莫干山的上榜不在于风景有多美,而在于2006年以后,一些媒体人、外国人和设计师相继到此建立了许多风格迥异但都温馨舒适的个人居所,并用以招待客人,我国“民宿”一词的使用即发源于此。

2017年国家旅游局发布的文件《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将民宿正式定义为“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根据所处地域的不同可分为城镇民宿和乡村民宿”。同时,这份文件称,它所适用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客栈、庄园、宅院、驿站、山庄等”。

莫干山民宿发展成为民宿行业的旗帜,掀起全国民宿热潮。但与此同时,尚处于发展初期的国内民宿业,也存在着许多问题。“服务质量缺乏保障、竞争同质化、盈利困难,从平台到经营者再到具体的服务供应方,整个产业链条的发展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途家网CEO罗军表示。


体验经济与新奢侈主义

近年来,北京、上海、宁波等地纷纷推出备受行业瞩目的国际民宿产业博览会,展会涵盖品牌资源展示、民宿服务机构、产业供应链以及文旅地产开发等民宿产业链各个环节。2019中国(上海)国际民宿及乡村旅居产业博览会、2019北京国际民宿产业展览会等也将于近日开展。

透过民宿展,近年来民宿行业的火爆可见一斑。中国旅游协会发布的《2017年民宿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民宿数量从2016年末的5万多家发展到2017年末的20万家,呈现井喷式增长。根据咨询服务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民宿预订的交易规模突破100亿元,2018年会突破200亿元。

市场需求持续爆发让资本看到了诱人的前景。有着文艺情怀的创业者们期待通过开发民宿找到理想的工作和生活;投资机构希望在这个快速崛起的新兴领域拓土掘金;一些地方政府则把鼓励民宿产业发展当作扶贫、增加就业机会的重要手段。正如乡伴文旅创始人、“民宿教父”朱胜萱所说,振兴乡村需要把从城市回到乡村的这条道路打通,以城市的力量滋养乡村的产业。“培育了扎根本村的支柱产业,乡村才能实现良性的商业运作,村子的文化也能继续有机生长。”——可以说,多方力量推动之下,民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热潮。

1999年,美国学者派恩和吉尔摩最先提出“体验经济”这个概念。他们认为,互联网时代以后,被动地接受服务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他们迫不及待地要求自己参与到产品、商品以及服务生产过程中,从这个过程中获得难忘的体验和记忆。

法国政治和经济学学者雅克·阿塔利也在《21世纪词典》中说:“奢侈不再是积累各种物品,而是表现在能够自由支配时间,回避他人、塞车和拥挤上。独处、断绝联系、拔掉插头、回归现实、体验生活、重返自我、返璞归真、自我设计将成为一种奢侈。”

民宿提供的正是这样一种“奢侈”体验。我们期待它让我们放松愉悦,有不同寻常的审美体验,也期待它的在地性能成为我们进入远方生活场景的钥匙,最终,我们得以在这里逃避日常生活的庸常。创造这一切的是民宿的主人,他们赋予空间以独一无二的生活理想和志趣,于是,寻找到一个合心意的民宿,等同于寻找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于此的不只是诗与远方,还有人与人,这是民宿真正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