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政坛70后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9-01-07      点击量:423次 标签:首页广告栏


在当下的中国政治生态中,“60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决策者,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最基层拾级而上的典范。但在更长的时间尺度中,以“678(60后”“70后”“80后”)为梯队结构的后辈官员代表着未来的力量。

尤其是那些政坛新星,他们或已主政一方,或在基层默然行事,或蓄势待发,在不同的岗位上磨练着自己。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起步早,搭上了晋升的“快车道”,在不同的仕途节点上都经历了非常规的跨级前行。

2014114日,中共中央印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其中,总共有三处提到了领导干部年轻化。第一是在首章《总则》中提到,“推进干部队伍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其中将“年轻化”放到了四化的第二位。

第二是在首章《总则》第三条中出现,“应当注重选拔任用优秀年轻干部”,鼓励选拔年轻干部,但前提是优秀;最后一次出现在第二章《选拔任用条件》中,“特别优秀的年轻干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这可以视作在文件中明确了破格提拔的依据,但是有两个附加条件,分别是“特别优秀”和“工作特殊需要”。

随着干部年轻化的进程,“70后”必然要挑起越来越重的担子,这也符合中央优化干部年龄梯次结构部署。

70后”出生于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他们没有经历大苦大悲,但也并非是衔着金钥匙出生的一代。他们成长阶段完成了系统的教育,他们的知识结构亦中亦洋,最年长的现在也不过49岁,这是仕途的黄金年龄段,更加出类拔萃者已官至省部级。

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有7070后晋升副部,其中,2018921日,山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根据山东省省长龚正的提请,决定任命刘强为山东省副省长。生于19713月的刘强成为山东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

在中国古人的观念中,对事物的认知有着“欲速则不达”的固有思维,只有夯实了基础,循序渐进才能有始有终,否则可能就会变成拔苗助长。

在这种观念的作用下,年轻官员就陷入了一个被长期质疑的循环中:质疑家庭背景掩盖下的个人身份,质疑官员本身的素质能力。

2009年,生于1980年,时年29岁的清华大学硕士周森锋出任湖北宜城市市长的消息引爆了网络,因为年轻,有人猜想周森锋可能有背景;因为年轻,有人质疑选拔程序是否违规;因为年轻,有人担心周森锋究竟能否胜任市长这一职位。

相关质疑逐渐澄清,周森锋也在2013年成为了正厅级的神农架林区党委书记。回顾当初的舆论风潮,我们可以发现,这在根本上是一个制度的问题,领导干部选拔不公开不透明,公众就形成了惯性的质疑,只要是被媒体挖掘出来了,不管是基于公正的还是黑幕升迁,都会遭遇质疑。身份的问题可以用制度来解决,所有的升迁路径都昭示于广庭之下,是对公众质疑的最好回应。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公众的质疑在一定意义上是一种民主监督的现代政治,惟有自身正才能百姓从,自身才是解决问题的秘钥,“政坛花瓶”的形象需要自己去打破。

吐故纳新,代际更替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人事的法则,新老续接是每一个政治系统的内核保障,惟有后续者动力足、其身正才能基业长青,惟有前者高风亮节,后者朝气清明才能国强民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