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是非西王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9-01-02      点击量:2435次 标签:首页广告栏



2018820日,交接手续基本完成,西王集团正式入主山东男篮。两个月后,1021日,20182019赛季CBA联赛正式开打。

首场揭幕战,就是一场硬仗。改换东家的山东男篮客场对阵上赛季总冠军辽宁本钢,结果并没有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山东西王92:113不敌辽宁本钢。

首场告负上届总冠军,大多数球迷报以宽容的态度。毕竟,新东家入主只有两个月,毕竟球队缺少了绝对核心丁彦雨航,但在新任主帅吴庆龙的调理下,球队战术看起来更加流畅,节奏更快,国内球员也拼劲儿十足。

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虽然球队还有诸多问题,不过,新王朝新面貌,总有时间理顺这些症结。

事实证明,这些推测太过乐观。我们低估了一个新东家来到陌生领域后所面临的难度。战罢北控后,山东西王1013负,赛季六连败,距离季后赛越来越远。战绩也直接反映到球市上,再加上缺少了绝对球星丁彦雨航,种种因素导致球市异常冷清。

1225日,圣诞之夜,山东西王主场迎来揭幕战的对手辽宁本钢。那场比赛是本赛季西王上座率最高的一场。总冠军的号召力,劳森和桑普森的到来,也让球迷们觉得迎来了救星。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第一节比赛,辽宁就领先山东队13分之多。去年还是总冠军级别的球队在新科冠军面前毫无一战之力。

七连败,这个尴尬的记录追平了山东男篮史上最长连败记录(2005200620112012赛季,山东男篮分别遭遇七连败)。

从揭幕战到圣诞大战,同样的对手,同样的结果,但球队呈现出来的竞技状态、精神面貌已经判若两队。绝对核心的离去、仓促交接带来的水土不服,这些都是造成目前状态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我们似乎还没有找到西王集团的体育基因。这家跨界进入篮球产业的民营企业,正面临着从传统行业到现代文娱的转型挑战。

更大的挑战远不止此。在一个更长的时间尺度中看,CBA23年,山东男篮一直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俱乐部不断易主,球队风格一变再变,专业化运营无从谈起,长远规划更是纸上谈兵。一个颇有意味的迹象是:山东男篮史上,还没有一位东家表达过打造百年俱乐部的雄心,西王也不例外。

或者出于一时喜好,或者出于无法言明的利益交换,在仅仅三五年的朝代变更中,一代又一代的球员年华不再,逐渐平庸。

需要说明的是,针对西王男篮的现状,本刊记者数次联系俱乐部,希望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但遗憾的是,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收到俱乐部的任何回复。




从乡野到体育

入主山东男篮之前,在百度上搜索西王集团,大多数搜索结果都显示,这是一家实力强劲的民营企业。它的新闻隶属于财经范畴,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它会成为山东男篮的新主人。

实际上,直到813日,当各路小道消息显示西王集团即将接手山东男篮时,高速男篮俱乐部相关负责人还通过媒体进行了辟谣:假消息,从没听说过此事,也从未跟西王集团有任何接触。

这些迹象某种程度上预示着这是一场异常仓促的交易。

网友们的第一反应也是不太相信,有的调侃说:我超意兴准备接手山东男篮,有的比较悲观:难道济南找不到一家可以接手山东男篮的私企了吗?

的确,CBA联赛23年,山东男篮的东家一直都是总部位于济南的企业,绝大多数时间,其主场也一直位于省会济南,城市与俱乐部的关系密切、深厚。

7天之后,靴子落地,总部位于滨州邹平市的西王集团成为了又一位新主人。从那以后,再在百度上搜索山东西王时,更多的搜索结果便成了体育新闻,西王集团由此完成了一场从玉米油到篮球的公共形象转变。

和大多数山东民企类似,西王集团相对低调,最让公众所熟知的是其所生产的西王玉米油,张国立、赵薇等明星都为这家企业做过代言人。

天眼查资料显示,西王集团前身最早可追溯至邹平县西王村于1986年投资设立的邹平西王福利油棉厂。

199211,邹平县西王实业总公司组建成立。19963,以邹平县西王实业总公司为核心,组建成立山东西王集团公司。 2001418,山东西王集团公司改制为山东西王集团有限公司。 20075,山东西王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西王集团有限公司。

其主业为玉米深加工和特钢,投资运动营养、物流、金融、国际贸易等产业,控股西王食品、西王特钢、西王置业三家上市公司和西王集团财务公司,位列2017中国企业500强第416位、中国制造业500强第193位。

创始人王勇的命运转折是改革开放40年中的标志性事件,他从未避讳自己的出身,在多次采访中,均表示自己本是邹平电业局的一个临时工。或许是进入体制无望,或许是时代创业浪潮的吸引,也或许是一个偶然的机遇,1986年,36岁的王勇离开电业局当选西王村支部书记,开始在西王村创办企业。

媒体报道显示,从1986年到2004年的近20年间,西王集团虽有发展,但进展缓慢。最初,他们起步于西王村的村办油棉厂,实际就是榨棉籽油。大约是1996年前后,王勇从无锡轻工学院买了一个专利技术,投资了两三千万开始进行玉米的深加工。

从此,西王集团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05年,西王拥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西王置业,200911月,西王食品上市,20122月,西王特钢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西王村拥有4家上市公司,除去西王集团的3家,另外一家是西王村三星集团旗下的中国玉米油。两家企业,同村发展,彼此争斗20多年,共同塑造了中国上市第一村的传奇。邹平是山东县域经济的代表,西王、三星、魏桥、齐星,这些行业巨头企业根植当地,彼此千丝万缕,朝野政经通达,创造了诸多民间奇迹,也延伸出了诸多系统性风险。某种意义上说,邹平是解读山东的最佳样本。

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已被相关媒体书写完备,相关细节不再陈述。总而言之,王勇的创业史代表了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崛起的路径与模式:筚路蓝缕,起步于乡野之间,腾挪扩张,发展于产业之间,在小县城里成为行业中呼风唤雨的全国大佬。

从西王的创业路径可以看出,这是一家在传统产业色彩颇为浓厚的企业。像大多数的鲁企一样,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行业巨头,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深耕产业链条上,很少轻易涉足陌生行业。他们更愿低调潜行,不像互联网英雄那样拥有极高的曝光度,其产品的知名度要远远大于创始人的知名度。

职业体育,这个高曝光度行业,某种意义上说,与他们“相性”不符。王勇与篮球最密切的关系也很难称得上有多深:“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在我们县的邹平一中是篮球队队长,可惜校队成立20天就停了,所以我的篮球梦也没有了。”

改变源于中国第一代家族企业不得不面临的抉择。第一代创始人而今渐老,新的接班人即将走上前台。

王勇生于1950年,今年已经68岁。尽管仍旧精力充沛,但接班的布局早已展开。

2011年,王勇之子王棣,出任上市公司西王食品董事长,当时,王棣只有28岁,号称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2014年,王勇又辞去西王特钢主席一职,同样由王棣接任。创始人逐渐隐退,知识结构、成长经历完全不同的新生代开始掌舵企业的发展方向。

20169月,西王食品以7.3亿美元收购加拿大保健品巨头IOVATE(奥威特),正式进军运动健康产业。

这是西王集团第一次接触泛体育产业,主导此次收购的王棣,开始为媒体所熟知。



▲在收购山东男篮之前,西王集团因玉米油而为国人熟知。图为西王集团玉米油生产车间。


“创二代”王棣

王棣,生于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现任西王集团总裁、西王食品董事长、西王特钢有限公司主席、山东西王篮球俱乐部董事长。

西王集团总资产约500亿,王棣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同时又是“最不像富二代的富二代”。

父辈的特质深刻影响了王棣的成长历程。作为企业接班人,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进入经济类专业学习。17岁时,王棣被王勇送到了部队中,第二年考入了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因为2005年训练时的意外受伤,他不得已告别校园和军营。

这一年,王棣回到老家,此时西王集团已成为鲁北地区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王勇在当地影响力如日中天,不过,他一开始并没有给王棣安排高级职位,王棣在西王集团仍旧是起步于一线工人。也正是因为这种经历,王棣更愿意称自己为“创二代”。

父辈的强势让其家庭生活颇有些传统色彩:家里吃饭保持着多年的规矩,父亲不动筷子,孩子是不能先吃的。

他的头发有一抹灰色,不明真相者以为是年轻人爱时髦染的头发,而王棣则苦笑:这样的家庭是不可能允许我这么染的,那是头发自己长出的颜色。

媒体报道显示,西王集团下属的淀粉二厂刚刚动工时,王棣与工人们一起,每天清扫建筑垃圾,辅助拆卸、安装机器。在车间里工作,王棣跟其他工人做一样的工,并没有受到什么特殊照顾。数月后,他又被调入集团进出口公司实习,学习进出口贸易相关知识。为了不断充电和提高自己,他在其间曾赴纽约大学进修金融专业。

王勇培养接班人的意图,从王棣的职业印记中可见一斑。他先后就职于海盛国际有限公司、山东西王特钢有限公司、山东西王进出口有限公司、香港西王粮油有限公司、西王糖业(香港)有限公司,涉及西王各大业务板块。

2010,王棣被提升为西王集团副董事长。同年818,西王集团北京运营中心正式启用。在他看来,西王集团在北京建立运营中心,村办企业走向首都,完成向国内大公司,甚至是国际化公司的转型,最大的困难在人上。在北京需要重新建立团队,运营中心第一批员工几乎都是由他亲自招聘,那个阶段可以称得上是西王的“二次创业”。

运营中心成立三年以来,王棣实现了他的第一步战略目标,就是成功把西王玉米胚芽油打造成为了中国玉米油第一品牌。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香港投融资中心由资产运营向资本运营和资产运营相结合,是西王集团转型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转型,某种程度上说,与新生代的知识结构、成长经历、个人喜好高度关联。他们不愿再重复父辈的老路,在产业风口之下,开始新的“玩法”,进入新的市场。

媒体报道显示,王棣热爱运动,喜欢篮球,经常健身,至今仍保持了一副让诸多80后羡慕的身材。

这种运动偏爱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企业家的转型选择,运动健康产业由此进入王棣的视线。2016922日,收购IOVATE(奥威特)的签字仪式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正在加拿大访问的中国总理李克强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出席签字仪式。据介绍,在此次签约的13个项目中,西王食品是唯一的民营企业。

此后,西王布局健康产业的步伐仍未停止。2017618日晚,西王食品公告称,公司同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西王集团通知,西王集团于2017616日下午与阿里健康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会议备忘录。

公告中,西王集团与阿里健康双方将进行全产品、全渠道、全链路的新零售合作,包括但不限于阿里健康所属的阿里健康大药房、天猫旗舰店等。

随后,在王棣的牵头下,西王食品在国内成立奥威特公司,全面拓展中国市场业务。与阿里健康达成战略合作,也是奥威特中国市场战略的重要一步。

2018820日,西王集团入主山东男篮,在发布会上,王棣表示,将把俱乐部所承载的篮球体育运动作为西王集团的重要产业去经营,将篮球体育产业与西王的大健康实体产业结合起来,同时还将建设篮球学校、篮球训练基地,旨在“打造冠军球队,培养天才球员,做强篮球体育产业,为促进篮球职业化,为山东乃至全国的篮球体育运动发展作出贡献”。



▲王棣。 曲永欣/图


CBA的“烧钱”方法论

类似的言论,球迷已经听过多次。

2006919日,山东黄金篮球俱乐部在济南宣告成立。在成立仪式上,时任山东黄金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建华表示,黄金集团将把篮球产业作为一项重要产业长期运营,山东黄金将持续投入,真正把山东黄金篮球俱乐部打造成一支在CBA处于领先地位的黄金俱乐部,并通过几年艰苦运作,真正把山东男篮打造成一支黄金球队,为山东打造一个金牌篮球球市。

20145月,山东高速集团接替山东黄金集团,成为山东男篮的又一任东家。时任高速集团董事长孙亮在签约仪式上表示接手山东男篮是山东高速集团进军文体产业的第一步,高速集团高层也表示,高速集团不会为了打球而打球,会力争将山东男篮做成一个品牌,进军体育产业,通过篮球扩大高速品牌的影响力,用篮球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反哺篮球。

从黄金到高速,两任东家虽然领域不同,但都表示自己将进军体育产业,然而随着国企领导层的更换,那些夺冠的口号、看起来很美的产业规划,没有一家能够将之真正落到实处。

西王集团的目标也延续了同样的表述,不过他们更加务实,从王勇和王棣的相关言论中,我们可以看出,篮球体育产业似乎只是其大健康战略的一个“添头”。

“我们接触俱乐部后发现,队员们也吃类似的营养品,但不是我们的牌子,未来我们的队员一定要吃我们企业生产的优质营养品。”在王勇看来,运动员吃自己的产品,打出好成绩显然是最好的广告。

王勇表示,收购CBA篮球俱乐部,西王集团希望能通过发展文体产业带动市场营销,进而形成符合国家战略的大健康产业生态。“我们每年境内外广告投入超过5亿元,未来要把一部分切出来,投入到篮球俱乐部的运营中,转入体育赛事营销。”

而王棣则介绍,西王集团未来将在运营俱乐部的基础上,建设篮球学校、篮球训练基地,做强篮球体育产业。

这些布局目前仍未看到相关具体实施细节,而反观山东男篮的商业价值,显然也不甚乐观。这或许也是几任东家视之为“鸡肋”的一个原因。

从盈利能力来看,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披露的信息显示,2018上半年,山东高速篮球俱乐部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净利润1.4亿元,1-8月份实现营收3.69亿元,净利润1.33亿元。

不过其负债总额同样高昂。截至831日,公司资产总额为3.23亿元,负债总额为3.29亿元,所有者权益为-560.8万元。山东天健兴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给出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为190.86万元,评估价值为231.61万元,仅占上赛季1.2亿总投入的2%

从已踏入资本市场的CBA 篮球俱乐部来看,龙狮篮球去年挂牌新三板,当年实现营业收入6814万元,净利润只有348万元,广告收入占到营业收入的73.45%,另外联赛经纪费占18.34%

同样在去年挂牌的同曦篮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4154万元,净利润508万元,广告收入和联赛经纪费收入分别占到营业收入的53.36%25.18%

虽然中国足球在亚洲的地位远不及中国篮球,但是中超球队的市值却远超CBA球队。20161月,恒大淘宝向与恒大集团有合作关系的23家公司定向增发了2173.40万股并募集资金8.6936亿元,每股40元,由此恒大市值立刻蹿升至158.6936亿元,而当时尚在纽交所上市的英超曼联俱乐部的市值为25.3亿美元,约合167亿元人民币。所以恒大当时的市值已经堪比曼联。

2017年初,中国足协通过官方网站发布了北京国安俱乐部完成转让的公示,中赫置地公司收购国安俱乐部的64%股权,球队的名称变更为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据人民网报道,中赫集团为了收购国安足球俱乐部,愿意出资35.5亿元认购国安足球俱乐部64%的股权。以此价格,国安估值达到了55.5亿元。

客观而言,体育是一个需要“烧钱”的产业,关注度越高的项目,“烧钱”越凶猛。但时至而今,我们还没有看到西王集团实质性的“烧钱”动作,其应对球迷、媒体的思路也仍旧原始而沉闷。当然,这不是西王男篮一个俱乐部的问题。事实上,历任山东男篮东家,其公共品牌打造,素来乏善可陈,专业性、公开性的短板始终没有补上。

一任任东家如同走马灯,旧调重弹的背后是新人不再年轻,昔年盛誉篮坛的“山东青年军”已然老去,他们在黄金年龄没有匹配上一家有着足够耐心、足够专注的俱乐部,夺冠的梦想渐行渐远,山东男篮的商业品牌价值也在这一轮轮折腾中逐渐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