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分享
大维度里的中韩足球 记者:印朋       2018-03-13 标签:体 育


▲3月6日,广东省广州市,2018亚冠小组赛G组,广州恒大5:3战胜济州联队。


难得一回“萧规曹随”

在足球领域,“萧规曹随”是一种奢侈。

山东鲁能泰山队有多长时间没有保持战术稳定性了?这个问题真的需要好好捋一捋。

2004年至20119月,鲁能泰山队在图巴科维奇、伊万科维奇两位教练员的执教下,保持了多年的前南足球风格,虽然前者执教长达6个赛季,后者只有不到2个赛季,但是战术继承性和稳定性相当强。

这是鲁能泰山队的黄金时代,也是中国足球在金元化之前的最后一个古典时代。所谓古典,在于思维方式的前现代、管理方法的前现代、人员流动的前现代、媒体报道的前现代。

潘多拉的盒子,是被滕卡特打开的。时隔多年回顾,我个人认为,鲁能泰山队进入连续动荡期,就是从滕卡特在2012赛季“折腾”球队开始的。

在滕卡特之后,鲁能泰山队再也谈不上战术稳定性。

2013赛季的安蒂奇,仿佛是鲁能泰山队的前南足球“回光返照”,也可以称为暴风雨前的“中兴之治”。那个赛季,鲁能泰山队位列联赛亚军。这是近几年来,鲁能泰山队拿到的最好名次。

我一点都不怀念安蒂奇和亚军,但是我非常怀念2013赛季的那支山东鲁能泰山队——那是最后一支传统意义上的鲁能泰山队。从那以后,中超联赛队无东西之分、人无南北之分、心无内外之别,浩浩荡荡、熙熙攘攘、踉踉跄跄……

我个人认为,山东鲁能泰山队对中国足球是有功的,除了发展青训之外,鲁能泰山队用血的教训证明了一个真理——巴西教练员不适合中国足球。在山东鲁能泰山队之后,任何中国球队都不应该,而且永远都不应该,再去考虑聘用巴西教练的可能性。

从鲁能身上隐约看到全北现代

李霄鹏是从一片质疑声中接手球队的。从新赛季中超联赛首轮30战胜北京国安的表现来看,鲁能一线队延续了马加特执教时期的良好体能储备和逼抢硬朗程度。时隔多年,鲁能泰山队难得在两个半赛季中保持了战术稳定性。

如果说变化,这支球队的最大惊艳来自于进攻——高位逼抢、两翼齐飞、边路内切、反复穿插、一脚出球、下底倒三角……

且慢,通过以上特点,笔者分明在鲁能泰山队身上看到了若隐若现的K联赛冠军——全北现代队。没错,如果读者观看了全北现代队63战胜天津权健队的亚冠比赛,那么一定会感觉到这种战术上的相似性。

冬季准备期,鲁能泰山队没有引入新援,却从全北现代队挖来了助理教练法比奥。据悉,法比奥目前是鲁能的首席助教。如此来看,这个人事调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翻看全北现代队史可以发现,法比奥从2011年即加盟全北现代教练组,还曾在2013赛季担任过主教练,此后由崔康熙接任至今。有一种说法,鲁能曾经欣赏过崔康熙,把崔康熙的“军师”挖来,也算得到真传了。

全北现代队的技战术非常有特色,即便置其于K联赛之中,也能一眼认出来。拥有众多国脚的全北现代,又把这种特色移植到了韩国男足身上。必须指出,全北现代和韩国男足的技战术特点,需要很高的体能储备作为支撑,否则无法实现90分钟内的高位逼抢、反复冲刺和多点包抄。

如此来看,鲁能邀请马加特执教,的确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足球领域并非换一任教练就必须推倒重建,“萧规曹随”体现着俱乐部决策层的战略眼光和布局深度。

中韩足球将在德国足球中找到共鸣

除了山东鲁能泰山队可以发现亮点之外,天津泰达队在中超联赛首轮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而且,天津泰达队的战术风格,同样追求全场逼抢、快速反击、多点包抄。

天津泰达队的主帅,正是去年从韩国男足国家队主帅位置下课的德国人乌尔·施蒂利克。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中,韩国男足在客场01不敌中国男足,这成为施蒂利克下课的直接导火索。

犹记施蒂利克抵达天津时,一些舆论质疑,败军之将也可来华执教?

千万不要小瞧施蒂利克——这位德国人是执教韩国男足时间最长的主教练,时间长达912天,打破了此前韩国教练许丁茂保持的纪录。从上任到离职,施蒂利克总共率领韩国队出战37场比赛,2557负,胜率为67.57%,带队拿到了2015年亚洲杯亚军。

足球领域都是教学相长——施蒂利克在912天时间里向韩国足球灌输了德国足球的理念,相信他也在东方吸收了韩国足球的理念。从天津泰达队身上可以发现,这支球队一改往日作风,体现出非常鲜明的韩式风格。

1982届西德队主帅朱普·德瓦尔曾在世界杯小组赛阶段饱受争议,他随后说了一句足球名言流传至今,“我们的目标是为了晋级,没有展示球技的义务。”

那届西德队都有谁呢?除了队长是赫赫有名的卡尔·海因茨·鲁梅尼格,还有一位中场球员叫菲利克斯·沃尔夫冈·马加特,还有一位自由人叫乌尔里希·施蒂利克。

后来,马加特成为山东鲁能泰山队主教练,而施蒂利克来到东亚在韩国辗转之后成为天津泰达队主帅。不止如此,那届西德队有一位替补球员叫沃尔夫冈·罗尔夫,后来成为马加特教练组的助教之一,但是马加特在鲁能的第二个赛季,沃尔夫冈没有再来。

中国足球将注定超越韩国足球

亚洲足球格局,尤其东亚中日韩三国的足球力量对比,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一个全北现代是无法挽回韩国足球整体停滞的现实的,而一个广州恒大的背后是整个中超球队势不可挡的崛起,中国足球的真正对手不是韩国而是日本。

韩国足球的致命伤,不是人,而是势、市、世。

——势,即运,2002年日韩世界杯之后,韩国足球一飞冲天,踏上了运动发展快车道,但是韩国足球依然没有突破瓶颈期,国家队教练更换频繁的重要原因就是在于寻找新出路新体系,球员人才虽然不断出现,但仍处于独角兽阶段,优秀个体不断登陆欧洲联赛,但缺少德国队、比利时队那种黄金一代的涌现;

——市,即市场,韩国足球受限于面积、人口、财阀等条件,国内市场狭小,K联赛只有12支球队,而且赞助方集中于国内几大经济财阀,其财务水平与世界经济波动高度相关,投资意愿趋于保守,加之韩国足球俱乐部自负盈亏,所以国内球员流动、外籍球员引进都在一个非常“合理”的范围内,这就决定了韩国球队以本土球员打天下的特点;

——世,即世界,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更是中国的世纪,韩国历来处于中日两个大国之间,地缘天生不具有优势,随着中国足球的崛起、日本足球的复苏,韩国足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处于被中日挤压状态。

我们既要对韩国足球足够尊重,也要把眼光投向更广阔的世界,东亚足球不是中国足球振翅高飞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