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分享
国足队徽试勘——兼论中日足球徽标与图腾崇拜 记者:印朋       2017-12-20 标签:体 育


▲12月12日,东亚杯国足1:2负于日本队。


国足队徽设计或有误

目前中国之队(男足、女足)使用的球队队徽,是2011年设计的。该队徽采用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龙凤呈祥”图案,令很多球迷喜爱。此前,男女足队徽为祥云图案,中心为中国足协会徽——天安门与足球。

“龙凤呈祥”图案正是本文撰写的缘起所在。这个图案值得商榷,主要问题在于凤头的方向。

从现有出土文物、现存丝织品文物、现存古代绘画中可以发现,凡是“龙凤呈祥”图案,必定是龙头与凤头相对。这些图案中,要么是龙身与凤身呈相反方向、龙头与凤头扭头回望相对,要么是龙、凤正面相对。

笔者从未看到过类似中国男女足国家队徽这种“龙凤呈祥”的图案——龙身与凤身为相反方向,但龙头扭头回望凤凰时,凤头居然顺着凤身没有回望飞龙!也就是说,龙头与凤头没有对望。

无论是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蜷体龙纹,还是商代晚期的青铜礼器,还是唐朝人身上戴的龙凤玉佩,还是明清以来青花瓷瓶的龙凤呈祥纹,还是晚晴近代以来的“龙凤合一”样式,龙凤如果同时出现在一个图案中,基本上都是对称布局,尤其是龙头与凤头要相对而不是同向。

中国之队作为国家级别球队,球衣队徽图案涉及民族文化与民族感情,可谓“大体”,不可不细察。

本文班门弄斧,尝试与中国足协及诸君探讨。

龙凤呈祥与四灵崇拜

龙凤呈祥,是中国人喜爱的吉祥图案。

中华文化历经数千年,归结起来主要有四大祥瑞神兽,也被称为“四灵”,分别是龙、凤、麒麟、神龟。其实,按照这四大神兽在史籍和壁画雕刻中出现的时间顺序,反而不是这样排序。

根据《礼记》,“四灵”是被当作家畜来看待的。在鱼类里面,龙是最高首领;在鸟类里面,凤是最高首领;在野兽里面,麒麟是最高首领;在占卜时,龟作家畜可以帮助人们处事合理。

学者陈久金在《华夏族群的图腾崇拜与四象概念的形成》中提出:四象的概念源于上古华夏族群的图腾崇拜,东方苍龙源于东夷族的龙崇拜,西方白虎源于西羌族的虎崇拜,南方朱雀源于少昊族河南蛮族的鸟图腾崇拜,北方玄武源于夏民族的蛇图腾崇拜。

由此可见,包括龙凤呈祥在内的四灵崇拜,既是可以追溯至上古时期的部落图腾崇拜,也是中华民族融合的体现。

中国之队在设计队徽时使用“龙凤呈祥”的图案,显然既考虑到中华民族的图腾崇拜传统,也看到了大国崛起的趋势。所以,这个图案更要使用正确。

日本队队徽中的鸟并非是凤凰

201711月,日本足协发布新版国家队队徽。其中一个变化是,原本的红色足球变为了红色太阳。

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对更新国家队队徽做出解释:“鉴于人类生存的意义以及社会的责任感,我们从而创作了这个全新的队徽。同时,我们也致力于组建一支拥有强大魅力的国家队,争取早日跻身世界顶级强队的行列。”

日本男女足国家队球衣的左胸处,历来嵌有日本足协会徽——一只黑色的三足鸟,其中一只脚踩着太阳。此前,这只三足鸟踩的是足球。

这只黑色的三足鸟既不是乌鸦、燕子,也不是凤凰,而是八咫鸟。“咫”为长度单位,“八”为虚指,同日本神话中“八百万神”的“八”一样,都是比喻数量多的意思。因此,“八咫鸟”是巨大的鸟。

根据《日本书纪》记载,神武天皇东征时迷路被困于熊野,贺茂建角身神奉天照大神之命,化身为八咫鸟降落人间,为神武天皇引路。

因此,八咫鸟被视为保佑旅途安全和指引胜利的吉祥鸟。日本足协在会徽中以八咫鸟为吉祥物,意求自不必多说。这个会徽是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筑波大学)内野台岭教授等人提议,雕刻家日名子実三设计而成的,体现了日本文化、艺术与足球的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足协会徽中的八咫鸟,并没有画错,它的确自古以来就是三只足。而且,这个形象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与《淮南子·精神训》中“日中有踆鸟”“踆,犹蹲也,谓三足乌”的记载一致。

至于,日本国家队队徽中八咫鸟踩的足球换作太阳,这个改变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与“人类生存的意义以及社会的责任感”有关,以及为何太阳要比足球更有社会责任感,田岛幸三的解释暧昧不清。

暧昧不清,这是典型的日本风格。

鸟崇拜背后是太阳崇拜

为什么神话中的八咫鸟是三只脚呢?这不是日本人算错了数,也不是吸收中国文化时记错了数。中国传统文化中认为奇数为阳、偶数为阴。既然八咫鸟与太阳有关,被看做是太阳的象征,那么自然应为“阳”,也就是奇数。

西汉末年的谶纬之书《春秋·元命苞》写道:“元开阳为天精,静为日,散而分布于大辰天一。阳成于三,故日中有三足鸟”。

为什么鸟被看做是太阳的象征呢?学者谌中和指出,“当时(商代)社会生产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确定一个农业生产周期的开始。商文明的先祖对这一问题的创造性贡献在于以玄鸟即燕子的到来作为一个农业生产周期开始的标志。”

太阳运行规律事关古代农业兴衰,而上古中国人巧妙地把鸟类活动规律创造性地与太阳运行规律挂钩,成为古人观察农时的重要表征。

谌中和甚至猜想,“商”这个字,都与鸟有关。“商字上面像三角形的部分最初是一只鸟即燕子的形象,下面的框子及线条则象征土丘,整个字的意思是玄鸟降落的地方,意即商人的国是玄鸟庇护之国。”

崇拜东传与后羿射日

不管八咫鸟踩的是足球还是太阳,三条腿的鸟在中国历来不是好东西,更不会带来胜利和吉祥。

中国上古“太昊伏羲氏文化时代”的审美,经过移民漂洋过海带到了东瀛列岛,对日本绳文时代有着深远影响,具体表现在太阳崇拜、火崇拜、凤鸟崇拜、鸡崇拜等深层次文化观念。

中华文化中的“三足乌”被日本人演变成了神话中的“八咫鸟”,象征着太阳、吉祥、胜利。“三足乌”在中华神话中的确也与太阳有关,不过在后羿射日的故事中,“三足乌”是祸害人间和被战胜的角色。

正是由于“三足乌”不听从安排争抢上天,导致人间大旱生灵涂炭。

 《山海经·海内经》记载:“尧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乌,皆死,堕羽翼。”

身穿“龙凤呈祥”队服的国足球员,试问谁是后羿之裔?!

(参考文献:孔智光《中国上古审美文化对日本绳文时代的影响》、许继莹《中国汉前四灵文化研究》、谌中和《释“商”》、蔡芸芸《古代日本与中国吴越地区鸟信仰比较研究》、于素秋《家徽——日本民族文化的奇葩》、杨世卫《龙凤图形的历史演变与创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