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分享
城市精神,中产信仰与跑步—— 马拉松,以天地为炉 记者:李康宁       2017-05-16 标签:体 育


▲2017年5月7日,山东东营,2017黄河口马拉松赛开赛。该赛事历经10年,荣获国际田联“金标赛事”,也是奥运会马拉松项目的资格赛,参赛选手由2008年的3010人增加到现在的34437人,参赛国家和地区由11个扩展到69个。


追求极限的代价

从第二十五公里开始,首次参加全程马拉松的李纪朝突然有些后怕。

此时距离起点,已近三个小时。之前他最远的脚程,只是寥寥几次半程马拉松而已。来到东营,他想借着“黄河口马拉松”这个金标赛事,给自己的跑步生涯留下个漂亮的里程碑。但他终究是缺乏经验,在激情被磨光之后,他不得不面对后半程骤然而来的问题,比如渐渐升高的气温,以及不听使唤的双脚。

作为初学者,他还没有搞清楚全程马拉松的概念。所有的功课,都放在跑鞋之上。这双名牌跑鞋花了他一千多块,即使在资深跑步者眼里,也是一份相当有派的装配。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有关全马的体验。能量胶、盐丸甚或简单的护具,都不明白怎么使用。

他最大的信心,来自于少时求学的体验。大约二十年以前,正上初中的他在每个周末从学校出发,跋涉很远的山道回家。那时候,没有软件和秒表计算这段历程的精确数据。所有的学生都用流转的日光计时。

“那时候,马拉松只是历史课本上的一个名词。”他说。

他努力拖着身体,坚持走向终点。在距离关门时间大约半个小时,一瘸一拐走过终点,很长时间都难以挪动半步。5小时47分钟,接近半天跋涉,让他完成了42.195公里的征程。朋友圈里对他不吝赞美之辞,但究竟有多疲劳只有自己知道。

脚上磨了好几个大泡,左膝盖很难弯曲。他自称,在路上想过很多事。从农村走那么遥远的路,升学、求职、成家。在济南他有了自己的房子,也早早开上了汽车。“我为什么要参加马拉松,再去受年轻时都不想吃的苦?”

最后一个和他一样疲惫的同行者做了简单的解答:“总要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吧。”他深以为然。

探求极限,是人的本能。就在这场马拉松的前一天,在意大利的一个F1赛场,肯尼亚人吉普乔格创造了一个接近于不可能的成绩。他用2小时25秒完成了一个马拉松。 “跑进两小时”这个命题,似乎已经咫尺之遥。当然这个成绩,最终未被认可为官方纪录,但所有人都期待着那一天。

跑步催生的新社交群落

同样是首次参加赛事的李卿,意外地遇到了自己的初中同学。各自升入不同的高中后,他们相别经年,互相之间杳无音信。但在马拉松赛道上,他看到一个来自家乡的跑团,便试着打个招呼。没想到,其中有两位自己的同学。

毋庸置疑,跑步这项大众运动,正在改变着很多人的社交方式。

齐继伟来自泰安市,他的职业是一位刑警。几年前他参与跑步之后,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各个赛场奔跑。渐渐地他发现同行之中有很多人热衷于跑步,于是他费尽周折,策划组织了中国警察马拉松。今年4月23日,1200名警察来到他的家乡泰山脚下,完成了赛事。这是让他感到极其自豪的事情。成为警马领路人之后,他的知名度大大提升了。“帮助警察同志们练好身体,多抓坏人。”每到一处,他都会用带着泰安口音的普通话,为战友们打气。

在马拉松之风日益盛行的背景下,“跑团”成了一种时尚的组织。很多品牌窥得其中的商机,与跑步相关的运动产品,譬如计时软件、运动装备、功能饮料,都有自己冠名的跑团。跟马拉松不太相干的外围商家,也正在急切地加入进来。有的跑团按照行业划分,有的按照地域组织,很多段位比较高的选手,会在数个跑团中周游。跑步是飘扬于当下社会的一面大旗,一条漫长的赛道,被各种各样的诉求所瓜分。

一位资深跑友坦言,在东营马拉松刚刚起步的时候,选手人数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人数较多的跑团,会得到不凡的“礼遇”,甚至有车接送到赛场。而今各种各样的跑团兴起之后,基本不会再有这样的好事儿了。同时,马拉松比赛也在不同名目下变得花样繁多。比如楼盘开业,商业庆典等等,经常会组织一次跑步活动。“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赛事太多,忙不过来。”

这也许是中国马拉松的一种特点。这位跑友表示,哪怕活动的主题跟马拉松主旨毫不相干,但那种一呼百应的人气,是所有人都想看到的。比如张朝阳搞的“名人马拉松”,基本就是一个社交平台。“名人通过跑步打造形象,做点慈善,也有看点。”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通过跑步,成为了真正的朋友。因为很少有一种交流方式,会持续如此长的时间,并在艰苦的赛道上相濡以沫。王程(化名)是山东某省直机关一位公务员。去年他查出一种罕见病,每天要吃70多颗药。后来他加入一个跑团,在队友的鼓励下,身体状况逐渐好转。去年秋天,他与几位朋友携手跑过北京马拉松的终点,仿佛获得了重生。“这些热情的朋友,拯救了我这样一个废物”,他始终这么认为。


体育改革的风向标

在天津,36岁的唐辉第一个冲过终点后,情绪激动痛哭失声。她毕业于聊城大学体育学院,目前在淄博市周村区新建路小学担任体育教师。她已经参加过很多马拉松赛事并多次夺冠,但这一次的确不同。因为,这一次她拿到的冠军,是全运会女子马拉松业余组冠军。

大约23分钟之前,她的老乡,来自菏泽并在北京工作的媒体人运艳桥,获得了全运会男子马拉松业余组冠军。他们两个,成为了全运会历史上第一对业余冠军。

与专业运动员不一样,他们不会有教练团队和保障人员。一切都需要自己高度自律,咬牙坚持。但没想到的是,在逐渐远离最佳运动年龄后,他们又重新站到了全运会的赛场上,并且摘取金牌。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赛前他们自己封闭训练了两三个月,终有所成。

“这么多年的自学成果终于可以得到展示和检验,这绝对跟参加其他赛事的感受大不一样。拿了冠军,我觉得对所有支持我的人都是一个很好的回报,所以我特别激动。”唐辉说。

据山东省体育局群体处副处长宋振波介绍,山东的业余马拉松活动开展得很好,为了选拔出更多的跑友参加全运会,群体处工作人员在80多个“跑吧”群中宣传选拔,省田管中心也积极推荐有实力的选手,既有自荐,也有组织,能取得好成绩绝非偶然。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在于,马拉松已经成为参与面最广的全民健身运动。有数据表明,全国的路跑人口超过了100万。其中北京上海两地最多,英国的《金融时报》曾撰文称:“跑步已经成为中国中产阶级的信仰”。据有关机构统计,路跑市场的潜在商业价值,达到了每年300亿元。

中国田协曾在去年制定了一个目标,到2020年全国马拉松及各类路跑赛事超过800场,参赛人数超过1000万人次。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要选马拉松作为全运会业余比赛的“开场哨”。从广泛影响力和巨大的发展空间来看,马拉松运动,都是不二之选。

身体疲惫渐渐缓解之后,初学者李纪朝又瞄准了一个月以后的另一项马拉松。警察齐继伟,准备借着这场比赛的影响力,多办一些小规模的警马赛事。 获得冠军的唐辉,更坚定了跑下去的信心。他们都将成为几年后的1000万分之一,在马拉松这个熔炉里,冶炼并提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