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七日体谈 恒大衰落是因为“失去了饥饿感”吗 记者:尹波       2018-05-30      点击量:4666次 标签:体 育


▲恒大赖以完成七冠奇迹的国脚级本土重臣普遍过气,加之外援实力递减,用古德利去填补保利尼奥留下的空缺,球队走下坡路的趋势就无法避免。 曲永欣/图


恒大确实“失去了饥饿感”,只是……

必须承认的是,“失去了饥饿感”的确是恒大走向衰落的一个原因。尽管为应对中国足协的U23新政,上个赛季结束后恒大紧急引进了邓涵文、杨立瑜、唐诗等3U23国脚,外援则补充了后腰古德利,但这支中超七冠王队伍依然是靠老班底支撑的。其主力阵容,从进入恒大后就没有拿过联赛亚军以下的名次,大多数主力还是两次亚冠冠军成员。外援方面,除了古德利,到队时间最短的也超过3个赛季,都是至少3次中超冠军和1次亚冠冠军得主。要求这样一批功臣球员,仍像当初刚从中甲升到中超时那样充满争冠欲望,是不现实的。

从本赛季至今的表现看,恒大战绩的差强人意,阵容和实力下降是主因,球员精神状态的萎靡不振也难辞其咎。尤其是第一阶段最后两场比赛,恒大连续输给大连一方和北京人和两支升班马,丢5球未进1球,显然不只是技战术层面的因素所致。队员们明显精力不集中,攻守两端都没有踢出应有的水准,在比分落后情况下缺乏以往那种“一定要拿回来”、“下半时惹不起”的气势和韧性,士气低迷,一败涂地。这种输球更输斗志的情形,自恒大升入中超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客观上,恒大阵容严重老化,在赛季之初多线作战压力下,体能和伤病导致排兵布阵捉襟见肘,关键时刻力不从心,也给球队的斗志下降和求生欲望减退找到注脚。拿满中超七冠和亚冠双冠荣誉的郑智,今年已经38岁,依旧是恒大中场不可或缺的定海神针。前11轮联赛他因伤近半场次缺阵,成为恒大中场运转不灵的重要因素。其他正选阵容本土骨干,门将曾诚30岁,后场核心冯潇霆33岁,左后卫李学鹏30岁,中场大将黄博文31岁,前场箭头郜林32岁,边翼快马于汉超31岁、郑龙30岁,唯一不满30岁的右后卫张琳芃也已29岁。恒大的七年霸业,建立在拥有全中超最强大外援组合,以及最强本土球员配置的基础之上。如今恒大赖以完成七冠奇迹的这批国脚级本土重臣普遍过气,加之外援实力递减,球队走下坡路的趋势就无法避免。

不过,中超第一阶段状态起伏巨大的强队,绝非一个恒大。赛季打响前,鲁能新帅李霄鹏曾经表示,赛季准备期没有做任何补强的鲁能不在“五支超级强队”之列。这“五支超级强队”是按球队球员身价排列的,他们是大连一方、上海上港、北京国安、广州恒大和天津权健。前11轮联赛,这五支强队,只有国安保持了稳定的上升势头,首轮03意外惨败鲁能后连续10轮不败跻身三甲,其余4队,恒大不用说了,上港前期连胜之势不可抵挡,后期则陷于不胜泥潭,亚冠被鹿岛鹿角淘汰,中超输球+平局,从一骑绝尘到被鲁能追上;权健亚冠不断挺进,中超却一再折戟,沦落中游;大连以中超身价之首遭遇八连败,后来在恒大身上取得首胜,才勉强摆脱垫底尴尬……而“第六支超级强队”华夏幸福,战绩同样糟糕,名帅佩莱格里尼在第一阶段联赛踢完后下课。要知道,其中多数强队并没有遇到恒大那种阵容老化和伤病减员的瓶颈!

作为相反范例的鲁能,能够以“五支超级强队”以外的实力,打到积分榜并列第一的位置,是否与他们已然七年远离中超桂冠,从而焕发出强烈的“夺冠饥饿感”有关?不能说毫无关系,只是历来中庸、低调的鲁能,似乎从来不是对冠军如饥似渴的那种类型。他们出人意料的高光表演,更像是因为“为运气的到来做好了准备”的产物。

显然,在有无“饥饿感”这一命题的背后,还有着左右中超全新走势的更重要的因素。

比“失去了饥饿感”更可怕的,是对未来预期的迷失

其实,中超本赛季所失去的,是比所谓“饥饿感”更具决定意义的元素——对未来的预期。

中超在经历了很长一个时期的低谷之后,以恒大夺取首个亚冠冠军为起点,掀起了新一轮高潮。大量资金涌入足坛,天价外援外教登陆中超,国内球市重新井喷,成为亚洲第一球市。这轮高潮,建立在对足球发展前景普遍看好的前提之下。也就是说,从资本到舆论,都对球市向好抱有极大的期待,预期极为明朗。

但是,一度看来势不可挡的明朗预期,在上个赛季突如其来地迎来拐点。中国足协出台U23新政,特别是限制外援外教高价引进的“调节金”政策,赛季尚未结束,又推出更加严厉的2018赛季加强版U23新规,把外援出场人数与U23出场人次挂钩。被当头泼下冷水的各俱乐部投资人,顿时陷入进退两难境地。最先嗅到不同气息的许家印振臂一呼“2020赛季实现全华班”,重磅国企俱乐部鲁能则率先辞掉外籍教头,换上本土新帅,且没在补强外援内援上花一分钱。本来争先恐后涌入足球市场的巨额资金,瞬间冻结。

仍以恒大为例。如果说冠军拿多了便会“失去饥饿感”,那么,恒大夺得中超五连冠、六连冠和两个亚冠冠军时,为什么不曾“失去饥饿感”?2017赛季收官后,许家印高调喊出“2018赛季恒大要夺中超亚冠足协杯三冠王”口号,按惯例,口号喊过,理应跟上一波阵容更新补强、升级换代。恒大前五个、六个赛季的长盛不衰,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可这一回不一样了。许家印喊归喊,实际动作基本没有。仅仅用古德利去填补保利尼奥留下的空缺——怎么可能填补得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支阵容严重老化、实力有减无增的恒大。

其他几支并未老化的劲旅,则被与外援挂钩的U23新政捆住了手脚。上港、恒大、权健和申花,都是应该为双线作战增强板凳厚度的,但预期不明朗使他们不敢轻易花出这笔钱。中超每场须有3U23球员登场的规定,把教练对比赛过程的掌控调整空间缩到了最小,恒大的下滑和上港、权健的波动皆与此深度相关。而鲁能和另一个“不在五支超级强队之列”的江苏,由于后备力量雄厚,成为U23新政的最大受益者,得以逆势而上。

遏制对足球的过度投资和盲目攀比是正确的,鼓励后备力量建设更是题中应有之义,然而既然是职业足球,这种遏制和鼓励,最好还是用职业的方式来实现。行政手段最大的弊端,就是容易误导市场信号,打击投资者信心。预期一旦模糊,前进的方向便难免迷失。许家印震怒之余说出的气话,也不太可能变成现实:当初买一个保利尼奥的替代者都嫌贵,现在要把四个外援和一批老将都换了?鬼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