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体 育 > 正文
分享
是时候“脱亚入欧”了! 记者:印朋       2018-03-27 标签:体 育


▲2018年3月22日,广西南宁,2018中国杯,中国0:6威尔士。


如果当打之年的球员不如主帅热爱足球

据媒体报道,国足在主场06输给威尔士队之后,里皮回到国足更衣室一言未发。

这并不是意大利语和汉语之间的距离,而是90分钟折磨之后,心灵在现实冲击之下产生的距离。

里皮曾说,足球本身就是一种语言。可惜,他无法通过足球与某些国脚进行“交流”。如果个别国脚还不如里皮一样热爱足球。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里皮如此表露心情,“我不想太多点评进攻和防守,我更看重球员的思想准备、态度和拼劲。一个月后,我就70岁了,如此高龄还活跃在教练席上,这是因为我对足球的热爱。如果我征召的球员没有表现出对这份工作的热爱,那么我的工作将会很困难。”

这个星球上鲜有主教练可以在职业生涯中囊括世界杯、欧冠奖杯、亚冠奖杯。里皮的名声太大,以至于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广州恒大队是里皮职业生涯中执教的第一支外国俱乐部,而中国男足是里皮生涯中执教的第一支外国国家队。

从中国男足04不敌哥伦比亚队之后,这帮小伙子已经开始刷新里皮的职业生涯输球纪录。323日晚上,中国男足再次超越自我,超越里皮,把这个纪录扩大到06

在那个夜晚,里皮把自己淹没在雪茄的烟雾之中,突然有了一种悲剧色彩。他曾像诸葛亮一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多智而近妖”,无奈身边都有一位扶不起的阿斗。

从球员到媒体再到球迷,所有人都习惯了里皮的点石成金,但是当里皮自己开始怀疑他所召集的球员资质时,这种心理上的动摇,其结果非常不好评估。

在战争中,精神因素是不可忽视的

足球与战争具有很多共通之处,这个论断被广为接受。

里皮也一定这样认为——在他的个人自传中,他花了很大篇幅去论述运动竞技与战争之间的深层关系。尤其,里皮提到了一本经典军事学著作,即普鲁士军事学家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艺术》(Art of War)。

这位意大利名帅在军事学中学到了多少战术不得而知,但是他在《战争艺术》中学到了精神的力量,并且把克劳塞维茨的话引用到自己的自传——“在战争中,军事行为从来不直接与物质对抗,而会暂时地与物质活跃的精神力量对抗:区分精神力量是不可能的。本质上的精神因素只能源于对精神层面的解读,每个人在这方面都是不同的;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刻,精神状况也经常是变化的。战争的环境充满了危险,而勇气和自己的精神力量会影响判断和状态,它们就像是帮助头脑感知智慧的放大镜。”

在某种程度上说,在涉及人本身的范围内观察,足球的竞争形式要比战争的竞争形式更加直接,因为足球比赛中人的较量是身体、技术、意志的结合,而战争中的较量更多是综合国力、国民动员、武器装备、后勤保障等综合因素的结合。

不过,此次“中国杯”比赛,威尔士队展现出来的打击能力,犹如热兵器时代毁灭性打击冷兵器时代,后者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在身体、技术、战术、意志方面完败。在压力面前的意志力崩溃,这尤其让主教练里皮感到愤怒。

谁也解释不了——为什么意大利在近代战争史上乏善可陈而在足球场上硬如磐石?为什么中国在近代战争史上愈挫愈勇而在足球场上战战兢兢?

亚洲足球都在脱亚入欧,只有中国还在对标日韩

“冲出亚洲”这四个字好像是施在中国足球身上的咒语。长期冲不出亚洲的最大恶果,不是经常输球或者被人鄙视,更不是参加不了世界杯,而是“限制了想象力”。

直到今日,中国球迷津津乐道的仍然只是亚冠联赛战胜K联赛球队和J联赛球队。即便置身于世界杯预选赛,日韩足球仍然是中国足球的苦主。

换位思考,日韩足球在发展初期曾经把中国足球作为参照系和潜在对手吗?没有的!

以日本足球为例,他们从J联赛创立之日起,就把目光锁定在世界前列,1980年代至1990年代,千余家庭把孩子输送到巴西接受培训。至于韩国足球,上世纪80年代,27岁的车范根就来到德甲联赛闯荡,凭借出色的进球能力给德国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仍被看作亚洲球员典范。

近年来,卡塔尔足球进步迅速,建立足球学院广纳人才,尤其注重其国家化程度;乌兹别克斯坦足球崛起为中亚足球不可忽视的力量,前几个赛季,他们是中超联赛亚洲外援的重要来源地之一;伊朗足球自不必多言,他们一直保持着亚洲顶级水平,球员多分布在德甲联赛等欧洲赛场。

唯有中国,唯有中超联赛,我们耗费着世界顶级投入、吸引着世界顶级球员,眼光却只局限于东亚三国之内,甚至因为在亚冠联赛战胜K联赛和J联赛球队而沾沾自喜。

更为愚蠢的是,中国足协取消“亚洲外援”名额之后,居然还有舆论认为这是倒行逆施。可见,一叶障目的现象已经在中国足球圈多么广泛。除了亚足联的奇葩政策之外,没有第二个大洲的足联会设定一个本洲外援规定。而且,中国是“亚洲外援”的净进口国而不是出口国,这明明是一个不对等的贸易关系,为何个别中国人会支持这种畸形政策呢?

早在19世纪末,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就写下了《文明概略伦》和《脱亚论》。抛开其他右翼思想,以福泽谕吉为代表的很多日本人已经发现,若要成为强者,就必须与强者为伍。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依然体现在日本足球圈。

开眼看世界,目光要看到世界潮流,行动要紧随世界一流。从去年至今,中国足球沉浸在世界杯预选赛战胜韩国男足、亚冠联赛不断攻克日韩俱乐部的兴奋之中。这足以证明,一些中国足球人的志向,也仅限于在东亚玩玩而已了。

这些年中超联赛搞得热热闹闹,似乎大家也不提去欧洲五大联赛闯荡的事儿了。买几个顶级外援来华耍耍,在某些人心里貌似也就那么回事嘛。不曾想,威尔士队组团来华,把某些国足球员吓个踉跄!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中国足球人不发上等愿,却享上等福;不在宽处行,怎可高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