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仕 鉴 > 正文
分享
贪官反思录 记者:苏杨       2016-11-04 标签:仕 鉴

苏荣:变质的家风
10月20日,《永远在路上》播出了第四集——《利剑出鞘》。这一集中,苏荣出现在屏幕上。
苏荣,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历任吉林省委副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2013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在江西省巡视时,在和当地干部的个别谈话当中,捕捉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信息。
时任中央第八巡视组副组长宁延令回忆道:“当时有同志给我们反映,说江西前不久开省人大主任选举的一个会议,苏荣丢了将近50票,得票是倒数第一,然后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时候他又丢了将近70票,他得票数在当选代表当中是倒数第二。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他丢这么多的票,那显然就是说一些干部也好,包括一些代表也好,已经对他的意见很大了。”
陆续有更多人向巡视组反映苏荣在江西主政时各种问题,尤其是反映苏荣的家人、亲戚在江西插手工程建设,插手干部人事,收受钱财的问题非常突出。经中央纪委调查,很多反映的问题被查证属实。
苏荣的妻子、儿子、女儿、弟弟乃至各种远房亲戚,很多人都曾经利用他的权力为人办事,收受好处。
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在当地被称为“于姐”,很多人反映她在当地擅权干政,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江西景德镇是有名的瓷都,于丽芳非常喜欢瓷器,为了托她办事,不少人投其所好,买来各种名贵瓷器上门送礼,于丽芳来者不拒,甚至主动索要。
苏荣说:“我用四句话把我这个犯罪过程反思了一下,叫作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瓶,被碰得头破血流;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碗,被砸得遍体鳞伤;收受别人的书画字画,将政治生命化为灰烬;收受别人的钱财和贵重物品,使自己跌入了经济犯罪的万丈深渊。”
就在苏荣落马前夕的那个春节,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档特别节目《家风是什么》。苏荣回忆起当时看到这个节目,直觉反应竟然是不敢看。
苏荣说:“我说我的家风是什么,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我本人出问题,老婆变得贪婪无度,收敛钱财不择手段,儿子利用我的职权影响受贿数额巨大,显然是你苏荣本身的问题,把家庭带坏的。”
在苏荣主政期间,江西省成为腐败高发的省份之一。2013年以来,被查处的陈安众、姚木根、赵智勇等副省级干部及多名厅级干部,严重违纪乃至违法犯罪行为多发生在苏荣主政期间,普遍存在给苏荣送钱送物的问题。如今,他们都付出了代价。

落马官员在镜头前的忏悔
《永远在路上》共分八集:第一集《人心向背》,第二集《以上率下》,第三集《踏石留印》,第四集《利剑出鞘》,第五集《把纪律挺在前面》,第六集《拍蝇惩贪》,第七集《天网追逃》,第八集《标本兼治》。
专题片的一大亮点是落马官员在镜头前的忏悔。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吉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当时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他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
“人生就是现场直播,没有办法重来。”李春城的忏悔如此富于哲理。诚如他自己所说,在这场“直播”中,忏悔也不能改变他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的事实。
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分析自己“变质”的过程:“一开始的想法就是不能沾,到后面就好像小的东西收下以后,等于大家之间也建立个关系,人与人之间这关系,无论干部还是和企业之间的一个关系,不要把人家拒之于门外,到最后就成了不收白不收的状况,所以最后变成了不可收拾。”
“慢慢随着职务的提升,再加上环境的影响,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尤其是2005年以后,自己也60岁了,又生了一场大病,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白恩培说,“鬼迷心窍,昏了头。我自己一年也有十来万块钱,我爱人她是央企的领导,一年收入也有几十万,完全够了。但是理想信念丢失了,精神追求没有了,突破了做人的底线,连法律的红线也触摸了。我悔恨,共产党多年培养的省委书记,怎么变成这样子,我给党组织带来的损失太大了。”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落到这种结局。从小我们吃过很多苦,所以是从贫寒之家出来的,从小就痛恨贪官,到最后自己成了贪官,我感觉这是一个莫大的悲哀。”周本顺经常出面为企业家站台,“我出个面帮他站个台,一起吃饭,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别人就知道这个人上面有人,这个事都会办得通。”
他还说:“哪个领导干部有问题,数额不大的话是不是就稍微放一放,这些都是我跟省纪委做的一些指示,一个市委书记本来应该早抓的,但是一直拖着不抓,中纪委催问了才抓,还有几个市级领导、厅级领导本来都应该抓的,最后都在我所谓的把握之下没有抓,没有贯彻中央‘有腐必反’的决策。”
专题片中还采访了一些外国人,俄罗斯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表示:“你们对腐败分子处理得很严厉。但这些打击腐败的方法又能得到人们的好感,其中也包括我。”美国财政部原部长亨利·鲍尔森也在采访中表示他十分赞赏习近平主席的举措,因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腐败更为严重的损失和隐患。
从十八大至今,和李春城一样已经接受审判并获刑的落马“大老虎”,已经有31位,这其中不包括落马的军队官员。31人中,获刑最重的是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被判死缓。同时,他也是涉案金额最多的一个,高达2.46亿元。涉案金额方面,一半的人在1000万元至3000万元之间,超过一亿元的有4人,不足1000万元的有3人。
这些已经获刑的落马省部级官员,有三分之二刑期在11至20年之间,有8人获无期,一人获死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