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府前街 > 正文
分享
90后干部的成长之路 记者:苏杨       2017-03-01 标签:府前街


▲安徽淮南九龙岗镇女副镇长王雪拍写真为家乡代言。


拍写真为家乡代言的女镇长

2016年9月26日,安徽淮南许多网民在转发一条“90后美女副镇长拍复古写真为家乡特色小镇代言”的消息。消息中的“女副镇长”王雪坦言,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家乡“特色小镇”。

王雪,土生土长的九龙岗镇人,九龙岗镇党委委员,负责镇里的组织、人事工作。2011年,她成为九龙岗村的村官,后成为镇长助理。

“九龙岗镇具有丰富的历史、地理、人文、环境等资源,淮南依托这些资源,将打造重点旅游项目‘九龙岗1949’城市记忆。”王雪说,为了把该镇推向社会,从而更好的开发和保护,她自费五六百元,拍摄了一组具有“民国风”的写真。这种做法也得到了镇领导的支持。

王雪还说,由于每天忙工作,至今还没有谈男朋友,如果借这次为家乡代言,让自己交上男朋友,这将是意外惊喜与收获。

2011年,王雪毕业后就在九龙岗镇当了村官,后来经过选拔考试成为第一书记,镇长助理,在去年的党委换届中被选为党委委员。大学是在学校担任团委副书记,就一直有颗为大家服务的心,毕业的时候,就想着可以继续回家乡为更多的人服务。

在问及镇上的人怎么看待自己时,王雪说:“他们还会亲切的称为小王,我觉得做好工作的前提首先是要能跟乡亲们打成一片。”

九龙岗,“淮南三镇”之一,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是淮南最早建设煤矿和铁路的地方,也曾是清末至建国前淮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是淮南城市发展的根源所在。该地区现存数量较多民国时期的历史建筑,还存有清末从德国进口的克虏伯井架以及煤矿遗存,特色鲜明,其中不少保存较好、尚在使用。


最年轻的“副县长”

2016年10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尉犁县政府官网上显示,该县9名县政府领导中,排位最后的副县长方祎铭,年仅26岁。

方祎铭,生于1990年4月,北京人,2011年7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90后的身份,副处级的职位,使方祎铭一度备受争议。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其回应称,自己并非“官二代”,也无公务员编制,在尉犁县系“挂职”而非“任职”,工资仍由原工作单位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发放,不占用当地财政资源。

方祎铭表示,自己2011年从北京交通大学人力资源专业毕业后,即进入中国纺织工业企业管理协会工作,系事业单位编制。他介绍,自己是经中纺联挑选,赴新疆挂职的3名工作人员之一,主要工作为收集、摸清纺织产业情况,并整理向上级部门汇报。

“除了调研就是协助当地招商引资,挂职期一年。”方祎铭称,自己正在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专业在职研究生,但还未获取毕业证。

方祎铭说:“我来尉犁县的主要工作,是沟通行业协会和地方,把县里的需求,基层纺织行业的信息汇总反馈,交由上级部门决策。另外,也协助县领导做一些招商引资的工作,但没有具体的分管事务。”

他还称:“实际上,同一批由中纺联派出的,共有3名工作人员,另外两个都在区委办等单位挂职,我是唯一在基层的。尉犁县是产棉大县,有一百多万亩棉田,年产棉花超过15万吨,所以中纺联将这里作为挂职点。”



▲年轻人提拔,不应靠父母,而应靠实力。


向“违规用人”说不

如同多年前一些80后干部受到质疑,有些90后干部也遭受质疑。

较早被媒体曝光的是2012年的一个案例。这一年4月18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委组织部发布“岳塘区委管理干部任前公示”,将准备提拔任用的李静等八人资料在湘潭在线网上公布。眼尖的网友们很快发现,这批年纪以60、70后为主的提拔名单中,出生于1991年的王茜显得有些异类。这个刚参加工作1年零7个月的女孩子将被任命为岳塘区发改局副局长。

经调查,王茜系时任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王达武之女,1991年10月出生,2008年高中毕业后到英国赫特福德大学(新加坡)学习,2010年9月从该校获“英国国家教育文凭五级”证书(经与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联系,该证书不属于其学历认证受理范围)。2010年10月,王茜被违规聘用为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发改局重点项目办工作人员;2011年10月被违规登记为参照公务员法管理机关工作人员;2011年11月调到湘潭市岳塘区发改局工作。2012年4月,湘潭市岳塘区委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研究决定其为区发改局副局长拟任人选并公示。

后来,王茜的副局长任命被取消,连同其父亲在内的八名干部受到相应处分。

2013年5月,年仅22岁的常骏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即从池州学院学生升任共青团安徽省望江县委副书记。此后,望江县撤销了常骏生的任职决定,免去其父常德的县编办主任职务,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这位已经被任职的准团县委副书记,在面对媒体的质疑声中,他的回答是: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如果他能真的沉下来,安心工作几年,多积累一些工作经验,拿出实绩和真本事来,或许就不会出现后来的尴尬局面,或许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年轻干部。父亲对于孩子的爱不容置疑,甚至在孩子才进入社会半年,就想为他打开“领导干部”大门。但这爱来得太急躁,也太浮躁。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三条中明确规定:应当注重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注重使用后备干部,用好各年龄段干部。由此可见,优秀的年轻干部被选拔并任用到合理的岗位上,是有政策支持和理论依据的。

说白了,公众的质疑不是要故意针对某个人,而是从侧面反映出公众对干部选拔任用工作“公平公正公开”的重视,折射出英才贤才的珍视和期待。拍写真为家乡代言的90后副镇长引起一片叫好声,而依靠父亲身份获得重要职位的几位90后,则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