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府前街 > 正文
■扫黑除恶的“山东战役” 向“村霸”开战 记者:高歌       2018-10-18      点击量:2482次 标签:府前街


撕下“黑恶村官”的两张面孔

从一个好勇斗狠混社会的劳教人员,一步步违规当选村干部、违规入党、违规当选区人大代表,进而把持村级政权十多年,烟台市高新区马山街道西泊子村原党支部书记朱永君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仅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更以金钱、人情腐蚀了一批党员干部,成为包庇其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近日,这个长期盘踞在烟台市莱山区、高新区、牟平区一带的涉黑犯罪组织被成功打掉,其背后的“保护伞”被连根拔除,35名党员干部依纪依规被严肃处理。

朱永君,1970年出生于烟台市莱山区解甲庄镇西泊子村(20091月划归高新区马山街道管辖),小学毕业后就开始混社会。上世纪90年代初,他笼络10余名社会前科劣迹人员,通过逞强斗狠,逐渐控制牟平区姜格庄镇、大窑镇一带的海产品购销市场。渔民收了海鲜都要给他,由他加价卖给市场,从中渔利。

200110月,为了控制更大的海鲜收购“地盘”,朱永君和另一黑社会分子孙某某“约架”,将其打伤后一战成名,被当地人称为“朱老大”,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也正式形成。

朱永君一方面通过黑社会性质组织肆意掘金,逐渐完成财富积累,一方面却希望以“政治身份”掩盖自己的“社会人”标签,企图“去黑、洗白”。

西泊子村一直是个不好管的乱村,派系林立,争斗严重,上访不断。2004年村“两委”换届后,时任村党支部书记让有“能力”的朱永君回村干治安主任。20067月朱永君因寻衅滋事被判一年半劳动教养,谁承想当年底,时任村党支部书记就辞职了,无人愿意接手西泊子村,镇上派来的挂职书记也无法开展工作。时任解甲庄镇党委书记的李金涛,在明知朱永君正被劳教的情况下,安排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宋文轲协调有关机关,让朱永君在劳动教养期间4次请假40余天、8次减刑5个多月,提前回村帮助处理信访维稳工作,逐步主持村里工作。

自此,朱永君踏上“仕途”,一步步把持住了西泊子村的村级政权和资源。

20073月,还在劳教期间,朱永君主动提出想入党,并递交了入党申请。同年9月,解甲庄镇党委将朱永君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备案管理。200812月,西泊子村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接收朱永君为预备党员;一年后转正。

200711月,西泊子村村委会换届选举,朱永君当选村委会主任。20107月,马山街道党委任命朱永君为西泊子村党支部书记。2011年、2014年两次村“两委”换届时,朱永君均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

至案发时,该组织共有7人担任过村党支部书记(6人兼任村委会主任),1人担任过村党支部副书记,1人担任过村委会委员;201411月至201710月,有6人同期担任村党支部书记(5人兼任村委会主任),把持6个村级政权。

更有甚者,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为帮朱永君获取政治荣誉,将不符合条件的朱永君推荐为区人大代表候选人初步建议人选,致使201112月、201612月,朱永君当选莱山区人大代表。

在接到群众陆续实名举报后,2017810日,烟台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该案立案侦查。20171011日凌晨4时,烟台市公安局组织400多名警力,组成18个工作小组,对涉案分子统一收网,将包括朱永君在内的3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之后根据案件进展又陆续抓获了23名犯罪嫌疑人。该案共缴获各类枪支6支,扣押各类机动车40辆、船只14艘,冻结该组织银行存款1000余万元,查封组织名下房产60套。目前共查明该组织作案49起,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聚众哄抢罪等12个罪名,共造成2人重伤、11人轻伤、20余人轻微伤,致财产损失600余万元。

朱永君之所以能以涉黑身份把持西泊子村十多年,视告状信、上访信如无物,离不开背后“保护伞”的撑腰。

烟台市高新区马山街道原党委书记赵津就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双方的接触仅限于工作领域,其后,双方有了私下交情,吃喝宴请、年节送礼渐成常态,朱永君私下送给过赵津11万余元,并帮助赵津解决个人和家庭遇到的麻烦。赵津利用职权为朱永君公司提供协调帮助,助其获取经济利益,并牵线搭桥介绍其他党员干部结识朱永君,以金钱和权力为媒介,织就一张“互帮互助”的基层腐败“关系网”。

扫除“村霸”,为乡村振兴清障

在山东,用扫黑“重拳”点开治理“穴道”的成功案例正在不断涌现。

今年7月,一向独断专行、作风霸道的山东省平邑县地方镇石井社区原党支部副书记、官庄自然村负责人韩某,被平邑县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职务侵占罪依法提起公诉。

2012年以来,济南市平阴县安城镇东毛铺村张学文为首的村霸恶势力犯罪团伙,打着村民自治、为村民维权的幌子,多次教唆不明真相群众阻挠县镇工作人员到村开展工作,多次干扰、破坏镇党委、政府组织的村两委换届,多次组织群众上访围堵县镇办公机关,严重干扰公共秩序,社会影响恶劣。平阴县委县政府和职能部门,放任村霸恶势力成长壮大,对该涉黑组织违法违规行为没有及时打击,既可以说是失职不作为,也可以说是纵容,是一种软的“保护伞”。根据省委主要领导安排,省纪委监委、省委组织部和济南市纪委监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查处,对包括前后3任县委书记在内的14人追究责任,其中两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各级党委要下大力气抓好基层党组织建设、政权建设,持续整顿软弱涣散党组织,对镇、村党组织书记政治素质差、领导能力弱、面对歪风邪气不讲正气的,坚决调整撤换、及时选优配强。严把‘入口关’,坚决防止‘村霸’、涉黑涉恶人员等不符合条件的人进入村‘两委’班子,严防黑恶势力染指侵蚀基层政权。”925日,山东省纪委发出通报,要求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以朱永君案为反面教材,汲取深刻教训,以更扎实的措施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筑牢党的执政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