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分享
东北情绪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8-01-18 标签:首页广告栏


▲黑龙江齐齐哈尔钢厂,始建于1952年,是我国“一五”期间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中唯一的特殊钢企业。


从辉煌到衰落

新中国成立后,东北老工业基地被称为“新中国工业的摇篮”,是我国重化工业的重要基地,能源原材料工业基地,也是重要的农副产品生产基地。“一五”期间我国集中力量建设的156个重点项目中,有三分之一的项目在东北建设。

过去的东北创造了众多的“第一”:中国第一架喷气式飞机、第一艘万吨巨轮、第一台组合机床、第一辆内燃机等等。

曾几何时,东北的石油、煤炭、木材、粮食、机械设备以调拨方式或低价走向全国,东北产的大解放跑遍中国各地,人们看长影拍的电影,东北伴随国家走过了那段难忘岁月。

曾几何时,这片肥得流油的黑土地,用它宽大的怀抱温暖了几代饥寒交迫闯关东的游子。

“闯关东”为东北提供了人力资源保障,黑土地为东北经济发展提供了物质保障,这些都造就了东北经济的辉煌。

由于东北地区得天独厚的各种优势,民间有“得东北者得天下”之说。当年毛泽东也曾说过,“要想得天下,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争夺东北”。“如果关内拿不下来,先定都长春”……

然而,正所谓花无百日红。计划经济时代强大的计划优势,在市场经济时代却变成了解不开的疙瘩。作为计划经济的产物,东北地区长久的国营企业体制和经济运行模式,极大的凸显出诸多弊端。当时东北的产品和资源长期被平价调运和无偿捐助,不仅使东北的经济缺乏足够的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而且也使得东北不适应改革开发的转轨,落差愈来愈大。

90年代末下岗潮影响最大的就是东北。有句话这样形容沈阳铁西,“全国看东北,东北看沈阳,沈阳看铁西。” 可是90年代后,这里却成为东北工业最悲情的地方——国内媒体曾以《下岗之城愁满容》为题,整版报道了沈阳铁西千余家国企95%亏损,30万产业工人13万人下岗待业的故事……

2003年起,国务院及时作出了振兴东北的战略,但成效并不明显。2014年以来,受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影响,东北地区发展遇到了更多困难和挑战,经济增速回落,部分行业和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引起社会各方面的广泛关注。

近三年各省GDP增速排名中,最后垫底的总少不了东北三省。东北经济出现萧条,工厂破产、矿山倒闭、下岗如潮,即使是共和国脊梁企业——大庆油田、鞍山钢铁、沈阳机床等,也在苦苦挣扎……

这位“共和国的长子”,过去好像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干劲十足。时过境迁,度过几十年的蹉跎岁月,现在的东北看起来皱纹满面、步履蹒跚。

“你们的经济数据的确让我揪心,”李克强总理曾经这样说。这时人们不禁要问东北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东北老工业基地再吹“振兴”号角。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到了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要增强内生发展活力和动力,精准发力,扎实工作,加快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

从出关到入关

如今的东北,正面临着一个残酷事实,就是东北地区人口的净流出现象。原本从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80年代,东北多数时候都是人口净流入的,正是人力资源优势造就了当年的经济辉煌。然而,今天的东北地区,人口却出现罕见的“净流出”。

2000年到2017年十多年间300万的人口流出让人唏嘘。从北京到青岛到三亚,每座城市都能有东北口音传入耳中。

“这些年整个中国经济动力发生改变,主要是人才经济。东北,一直以来主要靠资源、靠投资,现在土地红利时代结束,投资投不动了,加上基础设施投资收益下降,这种情况下很难再往前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部研究员易鹏说。

东北地区的经济每况愈下,发展空间还受限制,特别是整体的创业环境不佳,于是东北人四处闯荡。许多人喜欢回山东,因为他们的祖籍在山东。东北人在山东省定居的城市一般是烟台和青岛,因为青岛沿海经济发展快,而烟台靠大连比较近,因为地缘的原因,东北人比较多。

随着市场化经济的发展,关外优势不再,而关内发展迅速,“现在山东发展快,爷爷当年‘闯关东’,我们回来‘闯山东’。”有人说。

山东社科院人口研究所一位学者认为,“1979年是山东人口迁移的一个拐点。1979年以前,山东的迁出人口大于迁入人口。但1979年之后,山东的迁入人口开始逐渐增多。每年少则数万,多则十几万。”

一个“出关”,一个“入关”,一去一回,见证了东北和山东的变迁,也绕不开来来回回的山东人,更是山东经济飞跃发展引发的必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