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分享
企业家新时代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7-11-13 标签:首页广告栏


▲中国企业家正迎来一个追逐梦想、成就辉煌的全新时代,无论对拼搏不息的创业者,还是满怀激情的奋斗者,这都是一个黄金时代。图为柳传志、雷军、李彦宏和马化腾出席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焦虑”与“春意”

“企业家”是舶来词汇,企业家却一直在中国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

自“商”以来,历代都有工商繁荣的记载。汉代就有记载,从事工商业者十倍于农民。清代则“五家之堡必有肆,十家之邨必有贾,三十家之城必有商”。及至现代,茅盾曾经描述过1930年代的《子夜》,阅读者在上海滩银行家们的勇敢与狡诈中看到他们人性的纠结。

改革开放后,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企业家用自己的生命和经历体现商业资本:1980年代,他们将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转化成生产动能;精英分子们希望通过经济建设的方式改变国家命运,涌现出柳传志、任正非,以及后来的陈东升、冯仑等一大批企业家。及至互联网时代,6070后企业家诸如“二马”、李彦宏等成为中国重要的经济力量。

然而,当西方企业家被当做“破坏性创造者”而得到尊敬时,中国企业家却成为最焦虑的群体之一。他们头顶财富和社会地位的光环,转过身却要面对:复杂的官商关系、根深蒂固的社会仇富心理、探索无人区的焦灼,还有并不乐观的健康状况和传承现实。

更大的焦虑感来自于不确定性。比如当去年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这种焦虑;当民营企业家初次面对PPP时,掂量与权衡地方政府会不会守信用时,这种焦虑隐隐约约;当混改刚刚启动,面对“谁来混谁”又或者“国资流失”争论时,焦虑就在言谈之中。

去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全文公布,2015年和2016年,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已经先后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从那时起,政策指向就清晰可见。在《意见》发布和被写进十九大报告之后,围绕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整个顶层设计已经相当完整和丰实。

“我感受到了春意。”拉卡拉支付股份公司董事长孙陶然这样形容看到《意见》后的第一感觉。而王健林则感觉“高兴”和“安心”。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感到“喜出望外”,认为这是当代企业家的“精神红利”。

新时代的成长想象力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企业家精神”,虽然各位企业家对其理解和表述略有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创新”永远位列首位。

实际上,当经济学界最初使用“企业家”这个术语时,并没有专指某一类企业家而言,而是泛指有创新精神、创业精神的从事企业活动的能人。按美国经济学家熊彼得的说法,企业家就是开拓者、创新者,企业家就是把科学技术发明引入经济生活之中,把经济推向前进的人。那么,企业家精神就是勇于创新、努力拼搏的开拓精神。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菲尔普斯在著作《大繁荣》中提出,一个民族的繁荣取决于创新活动的广度和深度,而态度和信仰是现代经济活力的源泉。他提出,当一个国家经济基本进入现代化之后,就不只是生产现有的某些产品和服务,而应更多转向构思和实践创新创意。

如今,我们正处于一个新时代。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于企业和企业家来说,这将是又一次充满想象力的历险,也将是一个追逐梦想、成就新辉煌的全新时代。

这个时代充满机遇。十九大报告列出一份详细的“改革清单”,包括深化商事制度改革、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等。这些改革将为企业“松绑”,助其加快转型升级。在国内,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城市群发展战略、乡村振兴等一系列重大战略都会为企业发展带来重大机遇。而依托“一带一路”建设,企业又能充分利用两种资源、开拓两个市场,实现共赢发展。

培育和弘扬企业家精神是一个艰巨的系统工程。实施政府职能系统再造,深化“放管服”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厚植企业家成长和发展的基础,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同时,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文化和社会氛围正在形成,企业家合法经营中出现的失误失败也将得到更多理解、宽容、帮助。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与民族工业振兴实施主体的企业家们,在面对全球产业变革的“四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经济时代,需要有经济学家的眼光、哲学家的思维去不断创新、赢得未来;有军事家的谋略和胆识去谋求企业市场竞争的主动权;有科学家的恒心去匠心锤炼卓越的品质;还需要具有爱国、履行社会责任和勇于担当的企业家精神。

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呵护与见证企业家群体的生长。我们知道,只有借助于他们之手,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才有可能竞相迸发,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才会尽情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