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分享
三十而立 记者:本刊编辑部       2017-07-27 标签:首页广告栏


▲大时代背景之下,三十而立的一代人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开始影响这个时代。图为一家创业梦工厂的年轻人。


大时代中面目相似的“一代人”

18岁到28岁之间的10年,经常被称为“人生最好的年华”——从生理上来看,此时男人的肌肉和女人的皮肤都处在最佳状态,生殖能力也处在高峰。然而事实是,这个阶段也是充满困惑的年龄,这些刚刚成年的年轻人,严格来说还是“未成年的成年人”。

如今,刚刚度过这个阶段的85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阶段。

评论家柯平说:“在媒体制造的80后和90后,确实存在着85后这个灰色地带的晚熟的80后。生于1985年,他们的‘人间世’恰逢全面市场化和‘中国崛起’的起动。以1985年作为元年,他们应该在1992年前后开始小学教育,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高中和大学教育都是在新世纪完成的。在一个共同性的大时代,他们成为了面目相似的‘一代人’。”

他们是改革开放后,新的社会环境下成长的一代,没有体会过饥饿、寒冷等基本的生存困惑。1992年市场化全面推广,他们模糊的记忆开始清晰,童年和少年成长期中能记住的大事有香港澳门回归、1998年南方大洪水、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9·11恐怖袭击、非典……在汶川地震、北京奥运会的余波里走出大学校门,迎头撞上金融危机和房价飙升。

他们的代际层次并不明晰,当整个社会已没有能利用人格、品类、特征来划分人群,只能以笼统的70后、80后、90后来区分对待,被笼统归入80后大群体里的他们,在面对社会资源的时候,往往更加茫然。被社会娇惯或批判的80后,年长者占据了绝大部分资源,留给这些小弟小妹的本来就不多,更年轻的一代人却已经长大,站在他们身后奋勇向前。

不过,他们终归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近几年的年轻人创业潮,严格来说是由85后开启的。2009年,随着金融危机的蔓延,大学生就业成为时代话题,被动的无奈之下,中国出现了一股应届毕业生创业热潮,这一届学生普遍出生于19861987年。之后,创业在年轻人中扎根,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更加迅猛。

一个创业者说:“准确地说,互联网创业的核心人群在向85后、90后推移,我个人认为这将是中国企业创新的真正开始。如今,凭原始积累发家或带有“原罪”的创业者已经步入暮年,以copy和山寨为契机的创业,已经不再能满足和适应中国消费者的真切需求,中国创新市场的机遇已经到来。而最能够引领这种市场潮流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了85后、90后身上。”

 

希望永不终止,直到死去

2004年,张含韵参加超级女声比赛,获得季军。也是在这一年,被称为神童的蒋方舟开设了自己的个人官方网站。两个出生于1989年、15岁的小女孩,成为这一年度不同领域的引领者。

作为最小的两个85后,她们的人生经历似乎有着一定的隐喻。许多年过去了,她们的名字被更多人熟知,却依旧面目模糊——唱了多年歌的张含韵,后来进入影视领域,被更多同龄人超越;不断制造话题的蒋方舟,成为文化节的一个符号,却离文学越来越远。

三十而立,按孔子的原意,“立”是一个很高的标准。“立”,谓身能立道也,是道德人格层面的意思。己欲立而立人,卓然自立。立是很难的,即使按平均寿命做一下粗略的换算,那时候的30岁大概相当于现在的50岁吧。

今天,当我们讨论“三十而立”这个问题的时候,清楚地意识到时代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比起古人面对的那个小而稳固的世界,我们的世界更大,更快,更浮躁,更容易让人恐惧和迷失,在这样的世界里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并不容易。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立”已经从一种儒家的人格理想变成了日常意义上的“成家立业”。西方人对于“成年”的评判建立在五个里程碑上:毕业、离家、经济独立、结婚、生子。与我们的“成家立业”差不多。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上世纪60年代有77%的女性和65%的男性在30岁之前已经实现了这五项标准;到了2000年,30岁的人中只有少于1/2的女性和1/3的男性实现了这些目标。这是否意味着,我们也应该放开“三十而立”这个魔咒?

托尼·莫里森说:“真正的成年,是艰难的美,是得之不易的荣耀,是商业力量和乏味文化不应剥夺的理想。”如此说来,在美、荣耀和理想的左右下,我们这些三十而立的年轻人都在经历什么?时间有没有磨平理想?命运有没有把你推到你所讨厌的敌人的位置?春天留下的美好夙愿,有没有在冬天经历风雪的击打?你有没有成为多少年前梦想中所呈现的样子?

惠特曼在诗歌《自我之歌》中写道:“我现在37岁,一开始身体就十分健康,希望永不终止,直到死去。”青春一去不复返,对自身和未来的乐观期许伴随始终。到了一定年龄,你或许会总结不同的个体命运,扔掉小了的衣服,反复尝试放弃油腻的食物……

所有的时代聚焦在一个时代,新的一批年轻人的成长,并非只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所有人都在和他们一起成长,共同塑造了这个时代。放在更大的时间维度来看,时间对每一代人都是公平的,人总是要超越他所在的代际,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85后的框架,框住的是年龄本身,框不住的是最终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