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分享
减税时代 记者:       2017-05-09 标签:首页广告栏


▲2016年5月1日起,全国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如今,这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财税改革的“重头戏”实施已经一年,既“改”出了惠及大众、惠及各行各业的政策“红利”,更“改”出了推动产业转型、结构优化、消费升级、创新创业和深化供给侧改革的新“动能”。


税感时代的靴子们

自5月1日起,房地产证下岗,不动产权证书正式登场。

尽管2017房产税立法再次被搁置,但不动产统一登记的实施,意味着房地产税征收脚步日益临近,中国人的税感时代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税改进行到了深水区。

去年年底,在“财政与国家治理暨财政智库60年”研讨会上,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发表书面讲话表示,“我国现代财政制度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环境保护税、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等改革正在积极推进”。

在财税体制改革下一步推进路线图上,包括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积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推进房地产税改革,继续推进资源税改革等任务都已经跃然纸上。与会专家特别指出,本轮财税体制改革中,以间接税为代表的税收制度改革取得积极进展,而直接税改革是当前改革中的一项“短板”,包括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直接税改革将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财政部部长肖捷和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关于个人所得税改革的表态非常积极。而3月20日公布的《国务院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中,个人所得税法(修订)并未被列入年内全面深化改革急需的项目和力争年内完成的项目。对于财税体制改革,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要“继续推进”,其中主要涉及简化增值税税率结构、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等内容,个税问题也未触及。有消息说,个税改革方案或将2020年实施。

房地产税实施与个税改革的长路漫漫,让我们看到了税改深水区的艰难与慎重。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对于税收有这样的论述:“间接税是每个个人都不知道他向国家究竟缴纳了多少钱,而直接税则什么也隐瞒不了,它是公开征收的,甚至最无知的人也能一目了然。所以,直接税促使每个个人监督政府,而间接税则压制人们对自治的任何企求”。



▲特朗普政府4月26日公布税收改革方案。根据该方案,美国将大幅削减企业税和个人税。


现代税收的双重意义

税感时代,在公民“纳税人意识”增强的背景下,更加关注税收是否合理。从去年底企业的“死亡税率”到“富人税”,从个税改革方案到网络流行的智商税,税收一直是国民热议的话题。这是公民社会的一种风向标。

孟德斯鸠说:国家的收入是每个公民所付出的自己的财产的一部分,以确保他所余的财产的安全或快乐地享用这些财产。马克思也说过:从一个处于私人地位的生产者身上扣除的一些,又会直接或间接地用来为处于私人地位的生产者谋利。

与传统税收只是政府强制性获取财政收入的工具相比,现代税收则意味着着双重意义:从政府角度而言,是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所必须支付的成本;从纳税人角度而言,是购买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所必须支付的费用。这些年来,博物馆和公园渐次免费开放等等民生利好,便是朝野双方在纳税人意识、权利、义务上重新考量的结果。在这一点上,每一个纳税人,不应再是沉默的大多数,也不可能是局外人。

更多纳税人不再容忍“拔鹅毛不许鹅叫”的征税艺术,更有意愿参与公共生活、强化政府监督,呼唤一个更加负责、更加高效、更加透明的政府。那么政府如何花钱、该不该花钱就会顺理成章地进入公共视野。有了预算公开、责任政府、财政审计等规章制度,才有了现代国家以及关于国家治理的理念与框架,才有了现代意义上政府与公民关系。个税正是从“钱”这一最原始、最本质的角度出发,毫无掩饰地彰显出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进而成为国家治理意义上的良税,成为公民参与、政府负责、政治昌明的原动力之一。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关于服务型政府的表述则彰显了这个民族的决心和勇气。


全球减税时代到来?

在所有国家权力中,支配财政资源的权力是核心和实质的权力。我们对这一个权力实行有效监督,才能真正把老虎关到笼子里。

对于中国人而言,历次起义的导火索无一不是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导致民不聊生揭竿而起。而历史上历次盛世都与减税有关,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概莫能外。山东淄博的“今日无税”碑成就了其旱码头地位,更是具体而微地示范了一个地区的减税带来的洼地效应。

供给学派认为:政府取得更多税收的最佳途径并不是提高税收,而是减税。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资本的跨国流动逐渐自由,为了吸引人才和资本,各国纷纷降低税率、改良税制,全球税收战争在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背景下徐徐展开。

1981年,法国密特朗政府开始征收“富人税”,导致影星阿兰·德龙等法国富人迁移到瑞士和比利时。2012年奥朗德表示准备向年收入13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75%的所得税时,知名影星热拉尔·德帕尔迪厄放弃法国籍。2007年,新加坡将公司税降低到18%,与香港持平。香港则马上跟降到16.5%,以保证自己作为企业和投资天堂的优势。轻税会带来更多就业和收入,重负会让资本和人才逃离,在全球化背景下,哪个国家或政府都懂得如何选择。

美国是为数不多的对公民海外收入进行征税的国家,奥巴马政府加强了对公民海外收入的监管,跨国公司总部纷纷迁出美国,富人也开始离开。所以,特朗普以减税撬动了民心。4月26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了税收改革方案,美国企业税税率从35%降至15%;个人所得税税率将从7档减少至3档,分别是10%、25%和35%。新税改方案还将废除遗产税、“奥巴马医保”税、替代性最低税等税种。

特朗普的减税内容和力度,已经拉开了全球减税竞争,必将对国际资本的流向产生重大影响。上世纪80年代里根的减税足可为其背书。

在特朗普推出减税竞选政策后,英国、法国、荷兰都有了相应表态或动作。中国也不可能例外。中国企业所得税标准税率是25%,美国降低至15%,冲击之烈可想而知。

4月19日,李克强公布了简并增值税税率等6项减税举措。这是在一季度已出台降费2000亿元举措的基础上,再推出3800多亿元的减税大礼包。李克强表示,许多国家都在酝酿出台减税措施,在新一轮全球竞争中要有“抢跑”意识,用实际举措提高企业的竞争力。

在中国22年来最重要的税制改革实施一周年之际,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几年,中国的税制改革必将迎来20年内的一个高峰,个人所得税和税收征管的制度改革很可能对经济重构产生重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