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首页广告栏 > 正文
分享
人伦中国 记者:       2017-04-06 标签:首页广告栏


每个人都处于人际关系的链条中,从家庭到社会,可以看做是“人伦”的内涵和外延。其中,道德和法律是维系人际关系的两大准绳。陈建伟/图


国人普遍崇尚的伦理道德

又是一年清明节。几千年来,在这一“气清景明”的节气中,进行“祭之以礼”的追远活动,为已逝亲人、祖先庄重地呈递思念与敬意。一系列慎终追远的仪式,让“家”作为个体与历史连结、传统文化认同的精神纽带作用再一次凸显。

人伦,指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及各种尊卑长幼关系。《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舜)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生活在一个群体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际关系,而且这种关系非常复杂。简单表述,每个人一生中的人际关系大致分为三类:第一是亲人之间;第二是熟人之间;第三是生人之间。

古代没有发达的新闻舆论载体和传播手段,史书成为社会公论的载体和传播媒体。孟子说:“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史官成为社会公论的主持人、公义的维护者。人伦大义隐藏于历史典故中,为后世楷模。

人伦关系,是建立在伦理的基础上通过人们的情感信念来处理的关系。重视伦理道德和人伦情感,是中华文化对人类文明最突出的贡献之一。连美国前总统布什都承认这点,一次中国新年时,他对华人讲话说:“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很大,其中一个贡献就是家庭伦理。”

传统中国,无“国教”,而有“国德”:没有国人普遍信仰的宗教,而有国人普遍崇尚的伦理道德。

在文化系统中,伦理道德是对社会生活秩序和个体生命秩序的深层设计,也是悬得更高的上层建筑。中国哲学是伦理型的,伦理道德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和优长。伦理道德是做人的根基,我们以伦理道德作精神家园,精神家园不在彼岸的天堂,而在此岸的天伦。


家风是家族精神的体现

习近平总书记说:“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梁启超在《新大陆游记》中也说过:“吾国社会之组织,以家庭为单位,不以个人为单位,所谓家齐而后国治也。”冯友兰有“家族制度就是中国的社会制度”的说法。

西周初,周公对即将去鲁国继位担任国君的长子伯禽的谆谆教诲,展现了以“谦德”自守是周朝长治久安的基础,也是周王室的家风。

儒家文化讲究“诗礼传家”,其意思是以儒家的经典文化及其道德规范来治家和守家,并世代相传。那么,一个严格做到以“诗礼传家”的人,其“家规”当然就是所谓“诗”(《诗经》以及孔孟之言)和“礼”(孔孟之道所确立的道德规范),而以“诗礼”来“传家”的这种行为习惯以及所达成的效果,可谓一个家庭的“家风”。

《曾国藩家书》中,这种“诗礼传家”的味道再清楚不过。他曾写下十六字箴言家风: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则俭,永不贫贱。曾国藩的八字家规是:早、扫、考、宝、书、蔬、鱼、猪。孝敬祖先,与四邻八舍搞好关系,吃自家种的蔬菜,吃池塘里面养的鱼,吃圈里养的猪,过普通人的生活。

在每一个具体家族中,家风不仅仅是道德教化的口号,还是家族精神的体现,通过代代家族成员具体的行为而践行和传承。有的历史人物,可能和这个家族并无直接血缘关系,但因为相同姓氏往往也被说成是本族祖先。用祖先的荣耀和事迹,增强自身荣誉感和尊严感,凝聚家族成员,使他们对于姓氏家族本身产生认同。家风是一种经过历史积累而形成的精神尺度。


法律是最底线的道德,道德是高标准的法律

人伦的突出表现是父(母)子(女)关系。《论语》里,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意思是这样的:叶公告诉孔子说,“我们家乡有一个正直的人,他父亲偷了羊,他告发了父亲。”孔子说,“我们家乡的正直人不是这样: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

这里的“隐”字,并不是对父亲过错的纵容,而是出于亲情,认为举报、指证的行为不应出自父子之间。事实证明,法制与人情之间的确存在着冲突。如何协调二者的关系,兼顾法和情两个方面,在现代社会,依然是司法实践中值得深入探讨,并认真加以解决的重要问题。

古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说:“法律之内,应有天理人情。”法律是最底线的道德,道德是高标准的法律。法律治理视野中的“人”,既不是雷锋一样的“好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而是“中人”:这个人可以不做好事,但不能做坏事;可以在法律范围内随心所欲,但不能超出法律的边界为所欲为;这个人并不需要具有多么高尚的道德品质,只要行为符合法律的规范。

一个全部由“中人”组成的社会,可能会是一个超级稳定状态的社会,但注定不会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具有前途的社会。一个社会也不能没有好人,极端化的“恶人谷”只会在小说中出现。因此,这个社会同样需要道德建设来教化人心,引导善行,让民众在不为非的基础上还能行善。正是从这个角度说,法律追求的是最底线的公平正义和社会稳定,而道德倡导的则是终极的天下大同和社会和谐。

这时候的人伦关系,就有了新的发展形态。学者李汉秋指出:“我们要建设的人伦关系,是在人格平等的基础上,双向互惠互动的伦理关系。现代应优先建设三大人伦关系:亲子关系(血缘伦理)、夫妻关系(婚姻伦理)、师生关系(层级伦理代表之一)。构建和睦共荣的血缘关系、和美共生的婚姻关系、和谐共进的层级关系。具体而言可落实到:亲子爱、夫妻情、师生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