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生活特别报道 > 正文
马德纯:半个世纪的书法情缘 记者:贾文佳       2018-11-14      点击量:532次 标签:特别报道


▲在马德纯笔下,一幅幅作品,行文流畅、气势磅礴、变化多端,不仅满足了观者的审美需求,更引起了人们对往昔岁月的回忆。


文人雅室,翰墨飘香

走进济南永庆里社区“星光老年之家”,书香气息迎面而来,墙上挂满了社区老人的书画作品。马德纯和其他几位书画爱好者热情地招呼记者落座。

“我们这里83岁的秦老师擅长画牡丹,我给她起了个外号‘秦牡丹’,还有一位91岁的退休教师擅长画鱼,吴老师擅写关于章丘名胜的书法,年龄最小的‘一枝梅’也已经六七十岁啦!”八十岁的马德纯精神矍铄,说话风趣幽默,一一向记者介绍了社区几位老师的代表作品。

在翰墨飘香的房间里,“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几个字飘逸、流畅、遒劲,尤为醒目。据马德纯介绍,这是他亲自撰写、设计的,他一生酷爱“毛体书法”,已经把自己的艺术灵魂融入“毛体”之中。



▲马德纯书法作品。


马德纯,1938年生于济南章丘。爷爷是私塾老师,他自幼深受祖辈的艺术熏陶而研习书法,同时热爱音乐、戏曲,尤其擅唱吕剧,对诗词歌赋也有一定的研究。“我小时候学过《三字经》《百家姓》《论语》《中庸》等,7岁开始练习楷书。”马德纯告诉记者,遗憾的是,在大办钢铁的岁月,“虽然考入了山东大学,却没上几天。”

求学之路上诸多艰难,马德纯并没有放弃。他先后考入山东大学的工人夜大和中国政法大学的社会函授班,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我们这代人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比较大,对毛主席诗词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1963年,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书法发表。“当时一看到我就被震撼了,后来就开始临摹来表达对‘毛体’的喜爱。那时候也是热血青年一个,参加各种工人运动,为工会活动写标语、画板报。我就是在这些活动中学习了文化,练习了书法。”


▲马德纯书法作品。


“你们看这几个字,‘雷锋’两个字大些,其余字稍小,行笔流畅,参差错落,布局美观。这就使我们不由得想到主席在题词时,感情激荡,一气呵成,更显得有力!”在马德纯的指导下,记者仔细欣赏毛主席的七字题词书法,这幅作品每个字的右半部都高于左半部,造成一种磅礴气势,布局巧妙、饶有韵致和感染力。

在中国,“毛体”是人们最为熟悉、阅读人数和次数最多、出版印刷和发行次数最多的一种书法。关于“毛体”的特点,马德纯侃侃而谈。在他看来,“毛体”用笔恣肆、刚劲挺拔、书卷气不重,是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形成的一种风格。书法最能让人产生共鸣的,第一是要有书卷气,第二要有金石气,第三要有霸气……“毛体”属第三种——“霸气”。其风格与毛泽东本人的性格、气质相吻合,和他的政治思想、理想抱负、情操相吻合。“在‘毛体’书法里,有很率真的笔意,又有怀素书法的飘逸柔情。苏轼在其书论里道:‘天真烂漫是吾师’。毛体笔意大概出自这里。”


▲马德纯书法作品。


“毛体”的风骨与力量

《庄子·梦蝶》中有这么一段话:“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矢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而马德纯浸润于书艺之中的境界,便也是矢志不渝,物我两忘了吧。

在马德纯笔下,一幅幅作品,行文流畅,气势磅礴,变化多端,不仅满足了观者的审美需求,更引起了人们对往昔岁月的回忆。他认为笔下的每个字都有生命,都会讲故事。

“你们看这幅毛主席的《清平乐·蒋桂战争》,‘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分田分地’四个字格外大,是因为毛泽东根据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国情,利用白色政权军阀混战互相残害的分裂局面,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建立和巩固扩大红色政权。通过军阀开战与革命力量空前壮大之间的内在联系,生动地表现了中国革命迅速发展的趋势,用工农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光辉思想。”听完马德纯讲解再看书卷,果然每幅作品就像排兵布阵一样,有着决胜千里的雄心。难怪康有为说:“古之论书,犹古兵法也。”



▲马德纯书法作品。


不论何时何地何种条件,马德纯都坚持阅读史书,刻苦练习。“有时开着会,我也会翻出一个烂纸盒子,在上面写写画画,揣摩字体。” 临遍毛体书法之后,他深悟笔意,不求外貌的模拟,而去抓住精神实质;不囿于结构的平稳,而是真正掌握毛体的精髓;进而深入堂奥,融会贯通,守成法而不拘于成法,创作出具有自己独特风采的毛体字。

马德纯表示,毛泽东书法艺术是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迈情怀和波澜壮阔的人生的一种折射,是他学识、智慧、阅历、胸怀、气质等方面最高修养的综合反映。“坦率地讲,任何一个学习毛泽东书法艺术的人,都不可能达到他那种修养程度,但我们必须要朝这些方面努力。从某种意义上讲,学习研究毛泽东书法艺术的过程,也是个人境界逐步升华、个人修养不断提高的过程。”

“雄浑豪放,字字精神”。这是毛主席书法整体气氛的主线。于马德纯而言,毛泽东那原汁原味的书法作品给人一种精神、一种力量。“现在谁还能写得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么气势如虹、豪放有力的诗词?”



▲马德纯书法作品。


访谈热烈之时,年过八旬的马德纯现场演唱起《我是一个兵》,声音洪亮,刚劲有力,俨然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人活着就要有精气神儿,我虽然八十多岁了,但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不给子女添麻烦。”

这么多年来,马德纯每周都会走进“老年之家”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画画,定期组织笔会。每逢年节,更有各大银行、学校、街道办找上门来邀请他去写对联。无论生活在何处,都始终贯穿着马德纯对书法艺术的探索与领悟。他说,与书法结缘半个多世纪,无形之中收获了很多,在书写及欣赏书法作品时,也给身心带来了愉悦的享受。

“要有所成就,既要坚持,还要用心。”这是马德纯在书法这条路上跋涉了半个多世纪的感悟,“字是敲门砖,写一手漂亮的字是一个人最大的体面。现在很多年轻人都难以静下心来,整天抱着手机玩。”他建议年轻人掌握正确的方法,注意培养兴趣,兴趣浓了,自然就不会觉得枯燥。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多练习书法,写好中国字,写好自己的名字。“这是马德纯在书法这条路上跋涉了半个多世纪的感悟,也是对年轻人最诚恳的寄语。


▲马德纯绘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