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生活行走 > 正文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 羌民族的超级连接 记者:陆洋/文 由卫娟 曲永欣/图       2018-05-22      点击量:9307次 标签:行走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总体由中规院设计,外形设计主要突出“起山”“搭寨”“造田”,从外观上融入许多羌族文化元素。


新的北川,新的博物馆

在新北川的观景碉楼上,可以看到这座县城的格局。禹王桥、巴拿恰商业街、抗震纪念园、新生广场连成一线,在中轴线的尽头,有一座最为恢宏的独立建筑,这就是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

“羌”最早记载于殷商时代的甲骨卜辞,其起源可追溯到传说中的炎黄时代。生活在西部的羌族在不断迁徙的过程中,绝大多数融入汉族,各分支分别演化为藏缅语族中的各民族。而在岷江、涪江上游落地生根的其中一支便延绵出了“北川羌族”。

在四川盆地西北部,约三千平方公里的北川羌族自治县是中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羌族人口约占全国羌族人口的四分之一。史载“大禹出西羌,生于西川之石纽”,石纽就在今日北川的境内。

悠久历史和古老传说赋予这片土地富饶的文化资源。不幸的是,这片土地在十年前的“5·12大地震”中是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这里的羌族文化也一同备受创伤。在“5.12”特大地震中,原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全部倒塌,馆内2000余件收藏文物毁于一旦,损失巨大。

20099月,澳门基金会与四川省人民政府在北川签订了合作协议,援助一亿澳门元(折合人民币8588万元)重建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博物馆按照国家二级博物馆标准设计,于20101月动工建设,集收藏、保护、展示和研究为一体,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羌民俗博物馆,成为继承和弘扬古羌民俗文化的重要窗口。

近年来,全国人民所瞩目的新北川文化事业繁荣发展,其中,民族文化成为了构建新北川的核心部分。新北川定期举办大禹祭祀、羌历年、春节民俗文化活动,申报麻龙马灯、锁啦锣鼓、十二花灯、羊皮端公舞等15个国家级、省级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挖掘培养羌族锅庄、咂酒等羌民族文化特色,“羌年”被列为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万人跳沙朗庆羌年创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7年末,新北川建成公共图书馆1个,文化室343个,文化站23个,博物馆1个,文物保护管理机构1个。广播综合覆盖率100%、电视综合覆盖率100%,均比2007年提高40个百分点。2017年,全县文化产业实现总产值2.1亿元,是2007年的5.67倍,年均增长30%以上。聚力精品文化创作,歌舞剧《风从羌山来》世界巡演。电影《兰辉》和文学作品《让兰辉告诉世界》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获评第五届全国农村精神文明示范县创建单位,擂鼓镇盖头村、安昌镇被命名为全国文明村镇,曲山镇石椅村、永昌镇通过第五届全国文明村镇验收。

在这些文化成果的背后,静处一隅的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也在探索着通俗之变,连接过去与现在,国家与民族。作为一个城市的公共文化设施、文化地标、精神家园,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正以生态化的环境、智能化的设施、多元化的展陈、科学化的管理和人性化的服务吸引着众多海内外公众纷至沓来。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在中国羌族宏大的历史背景下,描绘了古代羌人开启中国农耕文明,成为华夏民族重要组成部分的过程。


▲参观的游客在欣赏博物馆中有关古代羌人的传说。


▲图为羌族的“释比”在祭祀活动中所戴的“猴头帽”。


▲图为博物馆展出的羌绣作品。


“羌民族的精神家园”

博物馆对一座城市的功能性不言而喻。据统计,全国博物馆总数超过4000家,仅2016年一年,我国博物馆接待观众数量就达8.5亿人次,增长8.9%。公众对博物馆的热情超乎想象,博物馆正在以各种方式走入人们的生活。

20131月,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正式开馆,并成为中国民族博物馆北川分馆。博物馆总建筑面积8002平方米,坐落于城市景观轴线,与北川文化馆、图书馆呈“品”字型分布,是北川新县城标志性建筑之一。其大面积坡屋顶、黄灰色外墙、高高的羌族碉楼造型设计,让人仿佛置身羌寨部落之中。

来到新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便是一个必去之地。

北川是巴蜀文明、华夏文明的起源地之一,是大禹的降生之地。北川现有羌族九万多人,占全国羌族人口的三分之一。20037月经国务院批准,北川成为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

展现羌族民俗文化成为了新北川的职责。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在中国羌族宏大的历史背景下,表现北川羌族的历史、社会、文化。云朵上的民族,凝练地描绘出羌族的生存环境。蕴藏在大山深处的厚重历史向人们展现,古代羌人开启了中国农耕文明,羌人是华夏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源远流长,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不断充盈着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智慧宝库;其团结互助,坚忍不拔的精神维系了整个羌族社会。

作为一个窗口,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从羌族起源开始解读整个羌民族的文化特征,着重突出羌族民俗和文化的主题,落足于北川、放眼整个羌族;展览内容分为三大部分,历史篇向观众讲述了羌族的宏大历史背景,是一个不断为中国大家庭输送血液的伟大民族,社会篇系统地阐述了羌族的社会生产、社会关系、衣食住行、婚丧嫁娶和宗教信仰,向观众全景再现了羌族的社会形态;文化篇生动地演绎了羌族丰富的人文文化,用声音告诉我们羌族的语言和音乐、用色彩告诉我们羌族的传统民间工艺、用形状告诉我们羌族的民间舞蹈和民间体育。

羌族从远古走来,由一个强大族群演变成了坚韧民族,其波澜壮阔的历史浓缩了民族纷争与融合的过程。所幸聚居在岷江、涪江上游的现代羌族还完整地保存了他们的古老文化,让我们还能藉此回望这个古老民族所经历过的辉煌与沧桑,感受其文化的博大精深。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目前馆藏文物1500多件,其中123件是地震前老北川民俗博物馆的藏品(2007年因被馆长高泽友转移到绵阳文物局中心库房保管而逃过“5·12”大地震之劫,目前已全部运回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其余的都是地震后在羌区征集的。

目前,博物馆展出了100余件文物,300余件民俗实物,涵盖了战国时期、汉、明朝、清朝等各朝代的陶器、羌绣,也有近现代的羊皮鼓和猴头帽,还包含了红军长征在北川战斗时使用的刀枪。

博物馆3楼的文化篇羌绣展区里,展出着一幅曾经在上海世博会引人注目的帐帷。帐帷以白色土布打底,配上多幅蓝线手绣的图案,既有骑马戴帽的知县,也有正在博弈中的麻将牌局,还有花鸟与清代建筑。这幅帐帷,是2008年底高泽友在北川青片乡一位70岁高龄的老太太手中觅得。帷帐,是老太太祖母的嫁妆,代代相传到如今。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将羌族过去和现在的生活方式定格并加以展示,不仅是为了典藏文物,更是期盼羌族人民沿着前人的脚步,在城镇化现代化的背景下传承并且发展其优秀文化,实现社会进步与文化保护双赢。

行走于展厅中随处可见羌民族的各种文化沿袭,这让外来人充分了解了这个民族,同时也寄托了羌民族的民族情感,已经成为羌民族的精神家园。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复原羌族生产生活的历史场景和自然场景,通过静态展示与动态演示相配合来展现羌族民俗文化活动。从上至下依次为:喝咂酒、议话坪制(羌族原始民主制的遗俗)、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神位。


“愿所有安息者在我羽翼下得享安宁”

从外形看,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给人以古朴厚重同时极具时代感的观感。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总体由中规院设计,外形设计主要突出“起山”“搭寨”“造田”,从外观上已融入许多羌族文化元素。整个博物馆总共分三层,一楼为临时展区,主要用于与其它博物馆间的交流。二楼为历史展区。三楼是社会展区和文化展区。主要展出羌族民俗生产生活实际用品,也展示了羌族从青海甘肃南迁徙到北川的历史过程,还有部分红军长征过北川的历史细节。

在入馆前,游客只需要扫一扫入口处的二维码,便可免费听到专业的讲解。通过定位手机位置,博物馆的公众号会全程给参观者提供游览指南和讲解。馆内陈列展览主要分为历史篇、社会篇、文化篇三大部分,以实物形态和大型场景复原,充分展示不同时代、地域、民俗特色,重点突出羌族民俗文化特点。

除了文物、民俗实物的支撑,博物馆的特点是以声、光、电等现代科技手段复原羌族生产生活的历史场景和自然场景,以活态的展示手段与参加者进行互动,体验羌族的一些民俗文化活动。试图通过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相结合、静态展示与动态演示相配合、馆内馆外互动,打造促进经济、社会、科技发展和民族团结奋进的示范点。

以展出的传统羌族乐器羌笛和口弦为例,参观者可在智能的触摸屏前了解乐器的专业知识、欣赏乐器演奏。在“文化篇”里,除了展示羌绣、羌笛、口弦、羌族歌舞、民俗活动、民间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外,还有一个特别吸引人的环节——声控羌语学习区。羌族虽然自古以来没有文字,但羌语、羌歌、羌舞流传至今。三楼文化展区中有专用区域,每一块地砖都对应着天花板上的每一个方格,方格上写着“爸爸”“妈妈”“太阳”“吉祥如意”等不同的汉语词汇。如果你想知道“吉祥如意”在羌语中如何发音,只需要踏上对应着“吉祥如意”的地砖,耳边立即会响起“纳吉纳鲁”。羌族音乐区域,除了文字与图片介绍,还设计了专门的“羌歌KTV”,供游客尽情聆听各种羌歌。博物馆甚至为游客设计了一个小广场,便于游客在解说员的带动下共舞羌族萨朗。

羌族实际上是一个不断为中华大家庭输送血液的伟大民族。在“文化篇”里,以雕塑、壁画、多媒体沙盘、图片、文字等多种形式展现“炎帝始祖”“大禹治水”“羌人南迁”“羌戈大战”“红军过北川”等等内容……

无疑,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通过先进的现代技术,三维立体画面,简要的文字说明,将这些民族元素发挥到了极致。而它也多了很多其他博物馆所不曾被赋予的色彩,这点在馆中“钦西安原住民祷文”的一句原文中得以体现:“愿所有安息者在我羽翼下得享安宁,愿所有逝者伴我羽翼为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