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生活齐鲁车闻 > 正文
分享
“性感政治”上位记 记者:何杨       2016-11-04 标签:齐鲁车闻

“权力衣着”的时尚回归:在“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之间划出了一道细细的分割带

好莱坞明星、社会名流、富商巨贾……美国社会上层人士近日积极为希拉里“站台”。希拉里非常有望在11月的大选中胜出,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此外,今年夏天,自撒切尔夫人后的英国第二位女首相——特蕾莎·梅(江湖人称梅姨)上任,还有小池百合子、昂山素季……2016年,各国政府重要岗位上,出现了许多女性身影。
据美国《政治杂志》网站统计,到2017年1月,全世界可能将有20个国家由女性领导。一切在告诉我们,女性的“权力衣着”又要回归了。
“权力衣着”,顾名思义,是一种围绕“权力”的穿衣方式。它彰显权力,同时也期望以此获得权力。“权力衣着”的重点,在于控制“性感”,获得“权威”、尊敬和权力。其结果,是在“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之间划出了一道细细的分割带。
作为一种明确指导女性怎样在工作中表现自我的女性话语,“权力衣着”最初产生于1970年代后期的美国。这种着装方法,针对的是此时崛起的“职业妇女”阶层。她们希望,展示与众不同的“女性气质”。到了八十年代,女权运动如火如荼。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权力衣着”自然而然的被职场女性继承和沿用,成为这个时代的时装标志。
在关于“权力衣着”的经典书籍,《女人:为成功而着衣》中,作者莫洛伊就指出了一系列可行性意见,教导在职场上与男性拼个你死我活的女人们如何穿衣打扮。女强人要在职场上出人头地,需要树立权威。有两类穿着会消解这种权威。一类是,太像“女秘书”,这会限制其职业性;另一类,则是太性感。
具体该怎么穿呢?这位男性作者是这么建议的:在维持“女性气质”的同时,必须抵制潜在的色情和“客体化”问题。因此,有些着装是要避免的,比如那些“容易将注意力转移到胸部”的服装。
女强人也认识到穿衣的重要性。丹麦前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有个响亮的绰号,叫作“古驰赫勒(Gucci Helle)”。这是因为,赫勒·托宁·施密特不仅作风干练,而且容貌出众,喜好名牌高跟鞋和名牌皮包——尤其是红色的古驰包。
在这个方向,南美人显得比较坦率。巴西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尽管政治上遭人苛责,其干净利索的穿衣风格,却令人印象深刻。而阿根廷的首位女总统克里斯蒂娜,出访时总是携带美容师,一天要更换4套衣服。
纽约时装周上,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穿上了马可·雅克布(Marc Jacobs)设计的白色T恤,印花为希拉里的头像,颜色为美国国旗经典三色。此举带动了时尚圈的“希拉里热”。发布会后,设计师马可·雅克布穿着另一个版本的T恤亮相。而当红超模肯道尔·詹娜(Kendall Jenner),则在Instagram上,当着4930万粉丝,秀出了自己的“希拉里战衣”。
不论哪个舞台,人们对于女性穿衣永远比对男性穿衣关心。相比男政要清一色的西装,女政要多姿多彩的穿衣风格帮助她们脱颖而出,吸引到媒体的关注。与各种政治传闻不同,这些不痛不痒的饭后谈资,通常是令人愉悦的。




从撒切尔夫人到特蕾莎·梅:政治从来没有如此性感过
在撒切尔夫人所处的时代,能够到达权力巅峰的女性零零星星,“该怎么穿?”尚未被列入政界女强人的议事日程。但即便以今日的眼光来看,撒切尔夫人那刚柔并济,既具权威性和端庄感,又不失优雅女人味的着装风格依旧可圈可点。
一丝不苟的发型,剪裁精良的西装套裙和永不离手的手提包,是撒切尔的标志。在撒切尔眼中,她的手提包是她在唐宁街上惟一感到安全的地方,正如权力让她感觉无比安全一样。手提包是她风格的象征。有人说,手袋之于玛格丽特·撒切尔,正如雪茄之于温斯顿·丘吉尔一样重要。
2007年,82岁高龄的撒切尔曾接受《Vogue》杂志英国版的专访,并向人们展示了她“不含一件休闲服”的庄重衣橱。在英国媒体看来,撒切尔剪裁精致的“权力套装”是优雅与品位的象征,更是继戴安娜王妃之后最有影响力的装束。
撒切尔夫人以后,女性政治家的“朋友圈”开始渗入时装专家的身影,而时装与政治也逐渐产生了越发紧密的联系,必须要说,政治从来没有如此性感过。
同样在政界有“铁娘子”称号的梅姨,在穿着搭配上显现出来却又是不一样的态度。
梅姨除了其施政纲领,人们关注最多的还是她的另一个标签——“政坛超模”,她会穿、敢穿,她的好品位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就连作为时尚icon的凯特王妃,也曾被告诫要学学梅姨的穿衣之道。梅姨不太搭理媒体拿她穿着作文章,她说:“你可以很聪明,也很喜欢各种服饰。政坛女性的挑战之一就是:做自己。”
身为保守党的梅姨,穿衣却“不保守”,豹纹、铆钉这些流行元素总能在她身上轻易找到。她是个时尚达人,是《Vogue》杂志的终生订户,她还在BBC的节目《荒岛》中说,愿意把一生订阅的时尚杂志作为奢侈品带到荒岛上。
梅姨还是著名的高跟鞋控,尤其钟爱豹纹。这些年无论是出席内阁会议还是其他场合,梅姨就这么一次次踏着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豹纹鞋亮相。梅姨还有“内政部最美小腿”的称号,年过半百的年纪却依然有少女般纤细修长的小腿,穿起美鞋来更是锦上添花。
据说梅姨已经带动了英国时尚产业的销售,现在豹纹高跟鞋比百搭的黑色高跟鞋畅销三倍。在服装的选择上,梅姨敢于驾驭各种不同的色彩,什么颜色都敢穿,可以说,她把政坛穿成了自己的秀场。

女政要们的“穿衣经”:它是一种角色扮演,也是一种妥协
与权力擦肩的女性着装,比男性更为复杂。她们要在穿着上兼顾“权力着装”和“女性魅力”;另一方面,还得精心挑选品牌。有一些规则是必须遵守的,比如,支持本国设计和品牌。在穿出好品位的同时,还不能给人铺张浪费、大手大脚的印象。
凯特王妃对英国本土时尚品牌Topshop的衣服可谓情有独钟。以2014年3月份凯特的一次亮相为例,她穿着一件价值46英镑(约合人民币362元)的白领黑色连衣裙,跟随丈夫威廉王子参加一项慈善活动,这款小连衣裙随后一小时之内售罄。
朴槿惠一直以爱用韩国平价国货而闻名,她常穿的褐色皮鞋是百货商店里很久以前就下架的“Elegance”,甚至有人说她这双皮鞋修补后穿了10多年;大选拉票时穿的羽绒服是价值13万至19万韩元的国内品牌“FILA”。
韩国第一女总理使用的皮包也并非韩国高档品牌产品,而是韩国一家小企业生产的低廉产品。发言人表示:“此前,朴槿惠一直使用两个旧皮包。因用了10多年时间,边缘部分都已裂开,而且皮革也闪闪发亮,因此买了个新包。朴槿惠认为,去挖掘那些具有能力的小企业,帮助他们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很重要。”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曾被爆出一件短上衣穿了18年。默克尔喜欢低调,每次出镜她几乎都穿着剪裁合身的V领西装套装,唯一的区别可能只是颜色不同。有一位荷兰艺术家曾经用默克尔的西装拼出一张色卡,颜色多达90种!或许在一个历史上都是男人在执掌权力的圈子里,她不得不穿的像个男人,进而传递出可靠与自信的讯息。
注重单品的选择之外,还要有微妙的平衡,通常的做法是混搭。因此,我们在凯特王妃身上看到了亚历山大·麦克奎恩和ASOS ;在米歇尔·奥巴马那里发现了JASON WU和J CREW ;在西班牙王妃莱蒂齐亚那里认出了OSCAR DE LA RENDA 和MASSIMO DUTTI 。
电影《摩洛哥王妃》里面有一段话,是凯莉王妃的好友兼顾问对她说的,大意是: 先想好成为什么样的角色,将不足之处补全,这样你就可以获得人民的爱戴。
衣着是“自我展示技术”的一部分。自我展示并非毫无限制。怎样展示身份,与我们所属的人群、阶层和社会地位相关。我们精心选择并穿上身的那些衣服,是我们从属的环境与自我意愿之间相互拉扯的结果。它是一种角色扮演,也是一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