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天下鲁商 > 正文
分享
李登海的玉米江湖 记者:本刊记者 吴永强       2016-01-22 标签:天下鲁商


李登海有着农民、科学家、企业家三重身份。图为李登海(中)在位于南滨农场的登海种业 海南育种基地观察玉米授粉情况。



青年农民最初的梦想

出莱州市区往北,渤海上的风吹过来,大片玉米地逐渐进入收获期。这片广袤的海边平地上,一个人的名字广为流传:李登海。这是一个既普通又神秘的人物,在他的故乡后邓村,你很容易就能在田间地头找到他;而在莱州,更多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9月24日下午6点,李登海走进位于登海种业培训中心的一间会议室,面对数十位作家和记者,开始座谈。此时,他刚从宁夏回来,脚不沾地便直奔会场。第二天一早,他还要飞往辽宁。正值玉米丰收季节,遍布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和实验基地又开始忙碌,李登海也开始了“飞来飞去”的生活。

“看到有好的成果,像得了奥运冠军一样高兴。”曾创造无数奇迹的李登海,依旧保持了对玉米一以贯之的热情。不断的长途奔波,影响了他的腰椎,就在不久前,他刚做了腰部手术,久坐后不容易站起。

他开始回顾自己44年的玉米育种生涯:1949年出生,与共和国同龄(这一年,后来与他并驾齐驱的袁隆平刚刚考入西南农学院)。1968年初中毕业后,他回到故乡后邓村。1972年,他开始担任村里农科队的队长,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他正式与玉米结缘。

烟台市农科所的专家下乡搞科研,带来的一份资料让李登海目瞪口呆:美国农民华莱士创建的先锋种子公司,春玉米亩产最高达到1250公斤!而当时莱州的玉米亩产仅两三百斤!

能够想象23岁的青年农民李登海得知这个消息时的震惊程度。大洋彼岸的消息,激励着渤海之滨的他。他带领8个人,开始进行玉米高产攻关。为了弄肥料,他带人打炕洞、拆破屋、淘粪池;为了抢农时,他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为赶夏天中午最佳授粉时机,他冒着近40℃的高温钻玉米地,全身一层白花花的盐碱。

1979年秋,后邓村的一片农田里,一个轰动全国的纪录诞生,名为“掖单2号”的玉米,创下中国夏玉米单产 776.9公斤的最高纪录。一个玉米新品种,从培育到成功,几率只有12万分之一。年仅31岁、只有初中学历的李登海,一跃站在了中国玉米研究的最高峰。

从此之后,“掖单3号”“掖单6号”“掖单7号”,直到“掖单12号”“掖单13号”突破1000公斤高产实践。“掖单13号”获200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他又育成“登海”系列玉米新品种,成为中国跨世纪的主推品种。登海9号玉米新品种,具有优质、高产、多抗的突出特点,其产量比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掖单13号”还增产11.4%。2005年,“登海超试一号”创造出亩产1402.86公斤的世界夏玉米高产最新纪录。

在北方,玉米育种一年只能一次。为加快实验速度,李登海冬天到海南育种。一年育种三次,使他的科研生命延长了3倍。春节期间,正是玉米育种的关键期,他有27年时间没能在莱州家中与老母亲过春节。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李登海指出,“碗底下可以装米饭、馒头,而高层次的肉类,是由玉米转化而来。”小麦、水稻主要是粮食作物,玉米主要作为饲料,喂养鸡、猪等家畜家禽。

座谈期间,李登海站起身,与山东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李军一起,为《山东文学》设在登海种业的创作基地揭牌。

种子江湖里的李登海、袁隆平、华莱士

哥伦布发现美洲,玉米传入中国,深刻改变了中国农民的种植结构。数百年的玉米栽培史上,两个人的名字分外闪耀。一是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创始人华莱士,他保持了数十年的世界春玉米高产纪录;另一个是李登海,他创造了世界夏玉米高产纪录。据测算,李登海培育的玉米种,使我国每亩土地由养活1个人提升到养活4.5个人;他的玉米种子已累计在全国推广10亿多亩,直接增加经济效益1000多亿元。

美国先锋公司终于发现了李登海,在成立登海种业之前,他们找到他,要和他合作。数十年来,李登海以华莱士为目标,一心要和其分个高下。

现在,李登海与华莱士齐名了。

2015年7月,先锋公司负责亚太地区和中国区的杂交玉米遗传育种高级专家威尔逊在贵州会议上,称赞李登海是当代“中国杂交玉米(紧凑型)育种第一人”。

而在中国,和李登海的名字并列的是袁隆平,人称“南袁北李”。两人皆名列“中国种业十大功勋人物”,2005年,同时荣获亚太种子协会特别贡献奖(中国只有两位)。他们的人生履历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又有不同。

李登海只是个初中毕业生,俗称民间科学家,不像袁隆平是从大学里走出来搞研究。李登海以科学家的身份,创办登海种业,成为著名企业家,而袁隆平并未从事商业活动。

登海种业是第二个以科学家名字命名的上市公司,第一个是隆平高科。隆平高科不属于袁隆平,他只是持有少量股份,而且隆平高科一半以上的利润都是蔬菜种子创造的,杂交水稻种子的利润只占3成。李登海自己创建登海种业,并一步步做大,登海种业利润的90%以上都是玉米种子创造的。

袁李同登亿万富豪榜,但他们异口同声。袁氏说:我只不过是账面上的亿万富翁。多年来,他在国内外多次获奖,奖金全部用于科研项目。李氏说:身家只是纸上的数字,我只对玉米育种和高产攻关感兴趣。他的目标是,后半生还要争取再为国家增产1000亿公斤粮食。

李登海被称为中国“紧凑型玉米之父”。他第一个发现和证实了平展型玉米的高产极限,紧凑型玉米是高产的发展方向。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宋同明认为,紧凑型三个字,代表了玉米育种的一次飞跃。它突破原有平展型玉米的高产极限,推动了我国杂交玉米由平展型向紧凑型玉米育种的历史性转变,开创了中国选育玉米高产品种的方向。

在没有知识产权保护的前30年里,李登海将大量的科研成果无偿奉献给国家,为解决我国温饱问题和促进玉米栽培育种的科技进步做出了积极贡献。截至目前,登海种业所育品种累计在全国增产1200多亿公斤,为国家创造直接经济效益1200多亿元。

李登海指出,最多的时候,中国五棵玉米中有两棵是用的他的种子,“坐火车行驶在中国,走到哪儿,往窗外一看,就能看到我们的玉米正在生长。”


恢复到农民身份的“李院长”

至今,李登海的身份依旧是农民。

登海种业玉米科研所的刘为更回忆说,李登海出差回来,不管晚上几点,一定要到试验田走一圈,然后再回家,“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睡前不看一眼,睡不踏实。”有朋友来访,大都会在玉米地里找到他。

由于长期蹲在玉米地里,他患上了严重的痔疮,动过5次手术,痛得严重的时候,他甚至跪在厕所里大哭。

从2万元起家,登海种业已发展成拥有40多亿元资产的农业高科技创新型上市企业。2015年,胡润研究院《2015胡润全球富豪榜》,李登海以61亿人民币排第1911位。对于他来说,该花的钱一掷千金,每年仅科研投入就达3000多万元;不该花的钱,“半个铜板也心疼”,是有名的“抠”。

他曾经盖了一栋二层小楼,和儿子一家搬进去居住,但只睡了一个晚上,他就到外地的育种实验站忙去了。他的妻子住了3天,实在不习惯每天爬楼梯,老两口短暂“腐败”了一下,又搬回住了20年的老平房。

同事说:“李登海每次出差都要提前买打折票,能坐中转航班的,从来不坐直达。”有一次,他从北京到海南三亚育种基地,退掉了别人帮他预订的4000多元的头等舱机票,改乘晚上打折的730元“红眼航班”。

李登海和团队每年合计套袋自交果穗150万-200万个,最后保留1.5万-2万份的育种材料再进行播种。每一个剥开的果穗,李登海都要亲自观察。他开玩笑地说:“看到一个玉米杂交种,我就知道它的爹和娘是谁。”

在山东乃至全国,有此三重身份的农民绝无仅有:一个农村青年,成长为第八届全国青联副主席;一个农民,连续两届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一个农民,成为享誉世界的农业科学家。政治身份和科研身份,都超越于其企业家身份,给他带来荣誉的同时,也激励着他在农业科研领域继续拓展。

三年前,李登海辞去了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他在辞职声明中说,这是“为了专心致力于公司的杂交玉米新品种研发创新和杂交玉米高产品种选育及高产栽培技术的攻关工作。”他只担任登海种业的名誉董事长,以及莱州市农科院院长。公司员工对他以“李院长”相称。

“创新无止境,高产无尽头。我要争取再干20年,再干出60年至80年的研发创新业绩,等于再活一辈子。”李登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