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读图 > 正文
最后的装车工 记者:赵守军       2018-12-04      点击量:633次 标签:读图

在城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霓虹闪烁中,在一座座高楼大厦的身后,总有一群像他们这样的人在默默劳作。

淄博水泥厂年生产袋装水泥约30 万吨,每一包水泥都通过装车工的双手和肩膀一袋一袋搬运到货车上,通过卡车、火车等运输工具销至全国各地,广泛用于铁路、大桥等国家重点工程和高层建筑的建设。这是一份繁重、艰苦的工作,但却是他们养活自己和家人的重要手段。搬水泥靠的是力气,无论是年轻人还是饱经沧桑的年长者,指甲都黑乎乎的,因为常年用力抓握水泥袋,他们中大部分人的手都被水泥袋子“割”得伤痕累累,这些伤口一到冬天就会裂开,并且一沾到水泥的灰尘就会刺痛。但即便是冬天手上的伤口会被刺痛,他们也更喜欢冬天,因为常年戴着口罩或面罩,夏天的炎热容易令人中暑,酷暑加上滚烫的水泥——“那热,我们真没办法跟你说清楚,反正如果你戴着皮手套或穿着靴子工作,里面的汗都能倒出两杯子来。”摄影师要与被拍摄者处在同样的位置和姿态,才能真正感知他们的生活,对于这种热,我感同身受。随着工业化的快速崛起、企业的发展,手工重产业逐步被机械化取代,2007年水泥厂终于安装了直装机,通过皮带运输装车,生产效益大大提高了,而他们也因此成了水泥厂里最后的装车工。

 (本栏目由《齐鲁周刊》与图联社共同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