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上市公司 > 正文
山东地矿与“老东家”分道扬镳 记者:董忱       2019-01-23      点击量:2917次 标签:上市公司



“老东家”曾11亿助保壳

*ST地矿已于114日开市起临时停牌,原因是“公司发生对股价可能产生较大影响、没有公开披露的重大事项”。

公开公告显示,该事项涉及股份范围为地矿集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6.71%),可能构成公司控股权变更;该事项相关交易对手方为一家山东省属国有企业。

对于接盘方,2018年底时有传言称是一家山东省属投资平台公司。记者电话联系*ST地矿证券部负责人,对方称,现在还无法透露消息,相关各方正在对划转方案进行论证,因涉及审批等程序较为复杂,该事项所涉及相关方案尚未最终确定,一切消息以正式发布的公开公告信息为准。

事实上,自从2013年初借壳泰复实业以来,地矿集团为*ST地矿的保壳可谓费尽了心思、操碎了心。去年三季度,地矿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山东地矿集团投资有限公司花11.09亿元,以279.68%溢价率巨资收购了*ST地矿旗下的三家亏损铁矿资产,上市公司因此确认巨额投资收益,三季度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专业人士向记者分析,或许也正是因为付出了如此高额的保壳代价后,地矿集团不愿意再承担或有的各种风险,此次全部出清所有股份可谓是无奈之举。

据了解,2013年,*ST地矿借壳泰复实业成功登陆主板,控股股东为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ST地矿23.92%的股权。

随后,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更名为地矿集团。

此后,*ST地矿登陆A股的6年,地矿集团始终是其控股股东,只不过地矿集团所持有的股份比例由23.92%被稀释到16.71%

此次交易,地矿集团欲将其持有的全部*ST地矿的股权转让给一家山东省属国有企业,这意味着,双方将会完全分道扬镳。

对此,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地矿集团一直以来都是*ST地矿的控股股东,但其毕竟是一家企业,企业在每个阶段的战略目标和需要都不同,而对于地矿集团来说,这个时候将其持有*ST地矿的全部股权转让给山东省属国有企业的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山东省属国有企业给出的价格可能比较高。

记者查询发现,*ST地矿在2018年前9个月主营业务较差的情况下,净利润还能同比上升206.77%主要是因为控股股东地矿集团“出手相助”。

2018年第三季度,*ST地矿公告称,控股股东地矿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山东地矿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拟以增值率246.71%收购徐楼矿业100%的股权、以增值率438.39%收购娄烦矿业100%的股权以及以增值率244.57%收购盛鑫矿业70%的股权,合计交易对价11.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徐楼矿业2016-2017年和20181-4月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896.87万元、-3484.7万元、-1516.65万元;娄烦矿业2016-2017年和20181-4月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427.04万元、-1392.24万元、-1082.95万元;盛鑫矿业2016-2017年和20181-4月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67.95万元、-387.25万元、-586.77万元。不难看出,三家标的企业的业绩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对此,专家表示,*ST地矿将上述3家经营亏损的子公司股权卖掉,上述3家子公司的股权不再需要全部并表,对于其2018年合并报表有着较大的帮助,且*ST地矿以高增值率出售标的公司,必然会带来巨大的投资收益。

对此,*ST地矿表示,由于确认了上述巨额投资收益才使公司2018年三季报扭亏为盈。可对于*ST地矿来说,扭亏靠的并不是经营上的起色,而是控股股东地矿集团的“持续输血”。


扭亏为盈的“行家”

*ST地矿的前身为泰复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自1996年上市以来,泰复实业曾因业绩不佳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处理,2004年公司股票还曾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

2012年,泰复实业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以18.05亿元的价格向8家机构和自然人购买了其持有的鲁地投资100%股权、徐楼矿业49%股权及娄烦矿业40%的股权。同年1219日,*ST地矿拿到借壳ST泰复的批文,于20131月正式完成借壳。

2013年业绩勉强完成,但2014业绩却出现亏损。

2015年,*ST地矿第4季度勉强扭亏,但到2016年一季度,亏损便又开始了。

2016年,*ST地矿为了以20.48亿元收购莱州鸿昇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莱州金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费尽周折。但这一重组却在20177月被证监会以“标的资产仅有采矿权证,没有生产经营审批许可,建设过程会亏损,怕你们‘驾驭’不了”为由被否。

2017年,*ST地矿毫无悬念地出现亏损。

需要指出的是,20186月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已是山东地矿于 1996 年登陆 A 股以来的第4次“*ST”。另外,山东地矿还曾有4度更名的历史,伴随着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意味着山东地矿的每次更名也都遭遇了 *ST”。

根据山东地矿披露的 2017 年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公司业务多元化,以矿业开发、医药制造、油品加工为核心业务,同时从事特种轮胎制造和房地产业务。为了尽快消除退市风险,山东地矿采取了各种措施。诸如,积极改造现有贵金属矿山,做大做强贵金属产业;拓展医药大健康产业规模,推进中医药相关上下游产业链建设;充分利用现有贸易平台,扩大贸易份额等。

而在2018622日山东地矿还披露了关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山东地矿与山东省药学科学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双方将就医药产业领域开展合作。据悉,山东省药学科学院是省属科研事业单位,主要承担化学药物、生物药物、天然药物、医疗器械、化妆品、保健食品等研究开发及新药评价、成果转化等工作,并以福瑞达医药集团科技企业为依托,形成了集科工贸、产学研一体化的新型研发机构。

4次“ 披星戴帽 4次都能顺利过关,实属不易,也被业界认定为扭亏为盈的“行家”。2018年继剥离铁矿资产后,又以不低于500万的价格转让医药板块业务公司——滨州市力之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之源)40%股权。

回顾公司这几年的发展,对于*ST地矿来说,从单一铁矿主业到涉及轮胎制造、房地产业、医药制造业和加工贸易业,公司业务越来越多,但与此同时,公司盈利能力却每况愈下。徐楼矿业、娄烦矿业被剥离上市公司后,力之源也将剥离不再并表。这些标的从并入上市公司到被剥离,整个过程是*ST地矿这几年发展中的一个缩影:先收购某公司,标的短暂盈利后开始亏损,公司设法剥离止损。

不管怎样,经过一系列的折腾后,*ST地矿的管理层终于可以稍微松口气,壳是大概率可以保住了。不过,在剥离亏损资产的同时,对于公司管理层来说,是时候思考公司未来怎样专注主业了。去年1212日,在2018央视财经论坛暨中国上市公司峰会上,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称,上市公司发展要专注主业,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最大的教训,包括国企在内,跨业太大了难以控制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