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融媒热点 > 正文
华夏人寿“有钱”还裁员? 记者:董忱       2019-02-11      点击量:205次 标签:融媒热点


“意外”裁员并不意外

近年来,受经营状况不佳影响,银行业和证券业都陆续有减员降薪的传闻,但在保险公司中并不罕见。不过,相比同行业,华夏人寿保险近几年取得的业绩较为不错,保费年年增长,此番裁员控薪也是让人感到有些意外。

此前,华夏保险的员工还曾在网上晒过带薪休假的照片,还被不少同业保险公司人员羡慕地称为“别人家的公司”。

加之,华夏人寿近年来经历了规模高速发展和强转型后,业绩同样有目共睹。从财务数据上看,公司整体的生存状况并不是太差。

华夏人寿近几年来交出的靓丽成绩单,显然与其宣布裁员的文件,显得格格不入。

或许这也是让大家对华夏人寿裁员感到莫名的原因所在。

最新发布的2018年业绩年报显示,2018年华夏保险总保费规模为2306亿元,同比增长32%;原保险保费收入1583亿元,寿险市场排名第四位;总资产5131亿元,晋级特大型险企;内涵价值552亿元,同比增长9%;新业务价值62亿元,同比增长15%;赔付金额22.08亿元,理赔客户21.43万人。

但是业内人士却称,其实,华夏人寿虽然经营业绩有明显增长,但实际净利润却出现了下滑。数据显示,华夏人寿2018年实现净利润31亿,2017年的43亿同比下降27.9%;公司规模人力由2017年的28万提升至50万人。

业界专家分析,华夏人寿裁员控薪的决定,可能并非基于目前的业绩作出,而是“未雨绸缪”。或许是对2019年等未来几年经营状况前景并不看好吧。

据悉,华夏人寿这次减员是在后线人员中进行,意味着前线人员并不会受任何影响,整个公司策略不改变,前线业务规模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而对于此次裁员华夏人寿总裁赵子良公开对媒体表示,“受华为总裁任正非‘放弃平庸员工’影响,华夏人寿实行的末位淘汰制,减员增效方法已有几年,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践行‘客户利益至上’的核心价值观,才能不断改变,扬弃向前。”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提升市场竞争力。”华夏人寿山东公司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减编减员控制薪酬是一种非常正常的公司行为,并表示理解。“为了保持内部员工活力,控制成本,提升竞争力,公司一直都有践行绩效文化。”

根据华夏人寿相关负责人回复媒体时的说法,目前,内勤突破1万人,此次调整主要是以内勤岗位为主,一线业务人员调整非常少。

偿付能力藏“隐患”

华夏人寿存在最大风险还在于其偿付能力较高。从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角度看,近两年来,华夏保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大多在120%至125%,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一直低于100%,均高于监管最低要求。

“从偿付能力来看,华夏人寿近3年来的综合能力充足率一直维持在125%左右。如果考虑该公司近年保费规模不断扩张,并未增资,也未发行债券的事实,由此分析华夏人寿近年来或许主要依靠大比例分出保费维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的稳定。”相关券商分析师这样认为,华夏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一旦跌破120%,或许会导致其负债端成本与投资端收益的不匹配。

不过,根据银保监会去年底在偿付能力监管委员会工作会议上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纳入本次会议审议的178家保险公司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5%,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4%。其中,财产险公司、人身险公司、再保险公司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65%、241%和254%。

同时,记者对比其他头部寿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发现,华夏人寿的表现明显偏弱。

2018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数据为例,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和太保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62%、221%和255%,而华夏人寿仅为99.5%。

此外,华夏人寿保费增速远超同行,但与之相对应的却是高比例的手续费及佣金。

华夏人寿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支出手续费及佣金的现金约为154.56亿元,同比激增近80%。此外,2017年支付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44.3亿元,同比增长29%。上述两项费用支出相加为199亿元,占当年保险业务收入(894亿元)的约22%。

从华夏人寿2018年的成绩单中也能得到佐证。

数据显示,华夏人寿规模人力(外勤在职人力)在2016年为24万人,2017年为28万人,到2018年激增到了50万人,可以预计,2018年支出手续费及佣金的现金还会更高。

另外,华夏人寿2018年直属营销标准保费为114.4亿元,同比只增长了1%;中介营销渠道的标准保费为27.8亿元,同比下降了29%。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经对华夏人寿进行过相关分析,“费用推高保费的现象,长期下去或将会伤害到华夏保险的核心竞争力。”

行业降薪传闻不断

记者随机询问了山东几家规模稍大一些的保险公司人员发现,几乎所有这几家公司都有年底减员降薪的动作。

某大型保险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公司虽然不裁员,但降薪是肯定的,年终奖从去年开始就不存在了,这主要还是与保险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有明显关系。

事实上,从116日西南证券要裁撤投行部门的传言在业内发酵开始,到这次华夏人寿发文裁员控薪都表明,在如今经济大环境下,无论是保险业,还是基金证券行业,金融业面临的压力不容小觑。

日前,虽然有接近西南证券的人士回应裁撤部门传言不实。实际上,券商毋需减员,因为证券业员工的出走离职已是不争的事实。

“前几年保险业红火的时候,人人艳羡我们的福利待遇高。”在某保险公司中层工作的王先生说,“之前奖金高,每年也可以正常带薪休假,但从去年平均到手的月薪仅有数千元,还不及普通白领,并无法谈什么奖金和年终奖,这是整个行业不景气的问题。”

每到年终岁末,行业降薪传闻就会不断,其实这并不准确。尤其是金融业,奖金绩效从来都是与业绩完成情况紧密挂钩的,降的并非职级工资,而是奖金。

以保险公司为例,在业务越来越难推进的当下,前线保险业务员做业务的佣金不仅不会下调,反而有可能增加几个百分点。只不过,由于保费增速放缓,保险机构一般会视完成任务量的程度对管理层奖惩,同时压缩内勤人员薪资待遇。

“往年年末,公司为冲量,常常会要求内勤员工统一购买自己的保险产品。”一家大型上市险企山东分公司内勤王勇海对记者透露,他入司5年内,为响应公司要求,已经为自己和家人购置了超过5份保险。

在他看来,今年公司效益比往年还要差一点,开门红首月没有再让员工买保险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整个分公司的奖金总指标已经确定了,平均到全省16市分支所有内勤人员,人均只有千元。”他表示心已“凉凉”,“其实从下半年每月递减的奖金也能看出来,年终奖别太指望了”。

记者了解到,去年下半年重新下文强调任务考核的险企不在少数。一家寿险公司山东区域业务负责人说,“从总公司到二级机构,下半年一再强调任务完成进度,最终底线就是‘不允许出现负增长’。”

“虽然公司定的‘底线’并不低,但在这个大环境下,做业务确实越来越难了。”这位寿险公司负责人直言,“往年个险业务还能出现亿元大单,照现在的光景,不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