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产业 > 正文
“社区养老”成老龄产业新潮流 记者:李凤 董忱       2019-01-03      点击量:204次 标签:产业


▲在名辉豪庭社区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的舞蹈室里,老年人正在排练节目。


社区养老成“重头戏”

75岁的张奶奶是济南市历城区小辛庄社区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的“长驻客”。每天早饭后,张奶奶便像小孩上学一样,来到养老服务中心,看看电视、打打麻将、跟一帮老姐妹唠唠嗑,中午花3块钱吃一顿三菜一汤的午餐,睡个午觉,下午四五点钟准时回家。张奶奶高兴地告诉记者:“中午三菜一汤的餐标是10元钱,营养搭配均衡,每天不重样。但是我只需要支付3元钱就可以,剩余的费用由居委会和养老服务中心分担。”

记者经过楼上活动室时,看到有两位老人正在打乒乓球,看上去身体很硬朗,济南恒协基爱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主任、山东恒协基爱老年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张振美告诉记者,孙叔和赵叔是老人中身体最好的两位,最爱锻炼,乒乓球室和健身房常被他们俩“霸占”着。

“我在这里既能得到养老服务还能天天回家,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养老方式。”孙叔开心地说。

像张奶奶、孙叔、赵叔这样的老人在恒协基爱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还有很多,他们能够生活自理,在这里可以下棋、聊天,唱歌、跳舞,生活很快乐。

养老服务中心里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也有。85岁的关阿姨刚完成了一场手术,无法下地行走,只能依靠轮椅。她的老伴早年已经去世,女儿又在美国工作,身边仅仅只有护工陪伴。一次,女儿回国看到社区里新开设了一家养老中心,考查后不久后便将关阿姨送来与其他老人一同生活。关阿姨告诉记者,“我住在这里很开心,女儿在国外也很放心,每天都有陪护人员帮助我锻炼身体。”

记者看养老服务中心条件这么好,收费一定不低吧,张振美表示,企事业单位退休下来的老人完全能够负担得起,能自理老人收费标准在2000元左右,半自理老人收费在3000元左右,完全不能自理老人收费在4000元以上。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多次提到养老问题。报告中更提到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而山东恒协基爱老年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正在积极探索社会养老服务新模式,在济南小辛庄、名辉豪庭、七里堡、洪家楼等多个社区办起养老服务中心,运营多年来,深受小区老年人的支持。

“我们这个养老服务中心是在村里托老站基础上建设起来的,三层楼建筑面积2100余平方米,门口是社区大广场,连体楼还办了社区幼儿园。”张振美介绍,养老服务中心内设有标准间、集体间,配备专业护理床位 80张,不仅配备餐厅、洗浴间、医务室、更有舞蹈室、健身房、书法室、乒乓球室、图书阅览室、康复理疗室等,甚至还有一个可容纳百人的多功能大会议室,用于举办老年健康课堂之类的讲座和娱乐活动。

谈及创建社区养老的初衷时张振美有无限感慨:“最初决定做养老服务行业,缘于一次出差外地期间父亲的突然离世”。整日奔波在外的张振美愧疚于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更牵挂独留家中的母亲无法妥善照顾。于是,便毅然决然辞职投身于养老服务行业,立志要创建一个在社区内的养老服务机构,能够让母亲以及境况相似的家中老人,足不出社区便可以解决安置、托管的问题,使老人可以得到最基本的照护。

2014年,社区养老在济南还没有成型模式和可借鉴的经验时,张振美凭借自己多年的社区物业服务管理经验和对老人的一片孝心,以社区为依托开办了这家社区养老服务机构——“济南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



▲七里堡社区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举办“情暖冬至  感恩有你”包饺子主题活动。


社区养老也有“难题”

“‘活力老人’是目前日间托管机构的主要群体,但对家庭、社会来说,更需要解决的可能是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照护,但在这些业务的开展上,社区养老中心每走一步,都像摸着石头过河,困难很多。”张振美说。

接收失能、半失能老人必然要面临着医养结合的难题,张振美说,“照护失能、半失能老人需要专业护理人员,比如给老人翻身这样的事,子女干起来可能很吃力,也很难做到2小时一翻身的要求,但对于我们专业护理人员来讲这是最基础的基本功。另外还有医疗康复、求医问药等等,如果家门口就有机构能解决这些问题,居民肯定欢迎啊。”

“创业这么多年,其实也遇到过很多难题。”张振美解释,社区养老在全国各地纷纷试点,获得居民的广泛认可。然而,现阶段也存在一些困难:从管理服务的角度来说,对于养老服务中心的医养结合门槛能否放低一些?办理养老服务中心的相关手续能否再简捷一些?能否加大对养老服务运营机构的政策补贴力度?对有一些有入住需求的老人而言,个人及家庭收入微薄,就算是现在我们定价如此低的情况下,也有很多家庭认为存在费用高、难以负担的问题,政府对于这部分人群是否能给予更多的资金补助?……希望这些问题能够随着运营模式的升级,和政府不断出台相应的政策能够逐一得到解决;也期待政府与社会各界共同努力,进一步开发更为先进、更为广大居民所接受的养老模式。

当谈到医养结合的现实问题,才40岁出头的张振美捋了捋头上的白头发,“就是为了办个社区医疗机构的手续,我都不知道咨询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了。”开始时,张振美想在养老服务中心开设个医务室或诊所,这样可以解决入住老人的基本医护问题。普通人会认为,我只需聘请持证的专业医护人员就可以了,但实际没这么简单:“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必须由专人担任,比如我想从某家知名大医院聘请一位退休医疗专家来担任医疗机构负责人,按审批相关规定,所聘请的这位专家必须先解除与大医院的身份关系,再把关系转至我们这家内设医疗机构才符合要求,如此这样一来,我们想聘请有经验的老专家显然是比较困难的。”

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作为民间养老服务机构,其业务模式基本迎合了我省当下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规划,除了日常养老服务中心的托管运营服务工作,承担社区老年人福利性服务外,还承接政府在老龄化事业服务中“兜底一批”的业务内容,例如:80岁以上老人、行动不便的老人上门送餐服务等;开展了老年人日间托管、长期入住照护、居家服务、送餐服务、家政、陪聊看护、助浴等为老服务项目。

社区养老这种养老方式回应了中国老龄化日益严重的问题,解决机构养老床位不足的问题,弥补家庭养老只靠子女、支援单一的缺陷,又满足了老年人留在熟悉家中的愿望,已经成为新兴的一种养老服务方式。张振美表示,下一步仍以养老服务为核心业务,成立包含专业社工、医生、康复师、营养师、护理员等经验丰富的跨专业团队。 “我们希望恒协基爱养老服务中心,能为社区养老的老年人保驾护航,提高生活生命质量,让老年人晚年生活得开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