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济南携河发展加速跑 记者:董忱       2019-09-29      点击量:193次 标签:深度


▲随着“黄河号”缓缓转动,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隧”的济南黄河隧道工程正式盾构掘进。


穿黄隧道正式掘进

“小时候都是走浮桥,那个时候还不是水泥路,走起来颠颠簸簸,如果能有一条隧道从黄河底穿过去就好了。”

王超,和所有黄河边长大的孩子一样,从小便有一个穿越黄河的梦想。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以一名土木工程师的身份再次站在黄河边,这一次,梦想触手可及。

和王超一样,看到穿黄隧道正式盾构掘进的消息后,济南的出租车司机王和龙难掩兴奋,特意开车来到现场一睹为快,老家鹊山的王和龙和记者回忆起小时候过黄河的情况,“遇凌讯和洪水时浮桥会被拆掉,我们只得绕行二三十里路走黄河大桥,别提多麻烦了。”

在王和龙看来,穿黄隧道开工对居住在黄河北的市民来说,其意义非常大,“从1850年黄河改道济南北后,黄河就成为济南的天堑,阻碍了南北两岸的来往,穿黄隧道是我们几代人的梦想,如今要变成现实了,想像以后能够坐着轨交穿过黄河,与以前开着小汽车过黄河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记者在现场看到,济南黄河隧道工程近日已经正式盾构掘进施工。建设者们要在这里修建“万里黄河第一隧”——济南黄河隧道。

该工程创造了多项纪录:是国内在建直径最大的公轨合建盾构隧道、盾构隧道首次穿越地上悬河、建设了国内首个大盾构管片自动化生产流水线、使用了山东首台超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等。

记者了解到,济南黄河隧道工程位于济南城市中轴线上,北连鹊山,南接济泺路,隧道全长4760,其中盾构段长2519.2,管片外径15.2,内径13.9米。设计为双管双层,上层为双向6车道公路,下层为城市轨道交通M2线预留。

该隧道为水下超大直径盾构隧道,首次穿越地上“悬河”,河床高出南岸天桥区地面5,最大洪水位高出11.62,隧道最低点位于河床下54,最大水土压力7.5巴。

“隧道面临盾构开挖断面大、掘进距离长、浅覆土、深基坑、高水压、地质情况复杂多变等一系列技术难题。”中铁十四局大盾构专家陈鹏告诉记者,“黄河济南段水下主要是粉土、粉质黏土、黏土、中砂等地层,攻克这样的地质并不是那么容易,这样的地层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糊刀盘,黏土糊在刀盘,刀盘就转不动了,如果加大马力硬往前推,刀盘的温度就会迅速升高,有可能会达到200多度,这时候稍有不慎前面的黏土就‘热’成了砖,这样的话几乎就前功尽弃。”

为攻克难关,中铁十四局项目团队超前谋划,优化盾构机选型,与济南城市建设集团联合打造两台超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针对粉质黏土地层,刀盘设计开口率为46%,对刀盘开挖面加大冲刷力度。配置可伸缩主驱动、常压换刀刀盘,增加了冲刷设施。配置盾构机总长166,总重4000,装机总功率8688千瓦,最大推力199504千牛。刀盘直径相当于5层楼高,刀盘主驱动的核心是14个变频电机,总功率4900千瓦。

值得一提的是,两台盾构机都有超霸气的名字,第一台盾构机,被命名为“黄河号”,第二台盾构机,被命名为“泰山号”。“这是今年3月份经济南黄河隧道盾构机征名评审委员会评审,综合网络投票情况最终确定的。” 济南城市建设集团负责人说,“盾构机相当于一台超级智能机器人, 刀盘切削土体,经冲刷,落入盾构机开挖仓的底部,再经搅拌器以及泥水循环,泵送至地面泥水分离场进行沉淀或筛分处理,推进油缸每前进两米时,停止推进,进入拼装模式,依次循环,环环相扣,最终形成一条完整的隧道。”

济南黄河隧道工程建成后,通过济南黄河隧道“穿黄”只需要3分钟,将大大加强济南北部新城与主城区联系,实现新城城市综合功能提升,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加速济南从“大明湖时代”迈向“黄河时代”,并开启黄河天堑由水上跨越到水下穿越的新时代,在公轨合建和跨海、跨江、跨河立体化交通发展方面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同时,北跨携河发展有利于引导济南城市人口、基础设施和产业向北拓展,扩大辐射带动效应,带动黄河两岸经济高效、一体化发展,加快实现济南建设“大强美富通”现代化大都市的目标。


“三桥一隧”进行时

2017年,济南市启动了“三桥一隧”计划,建设齐鲁黄河大桥、济南黄河公路大桥、凤凰路黄河大桥以及济南黄河隧道。其中,凤凰路黄河大桥项目全长6683米,按照双向8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建设,中间预留城市轨道交通空间,目前也正在施工阶段,通车后将把济南东部的历城区、高新区、济阳区连为一体;齐鲁黄河大桥是世界最大网状吊杆系杆拱桥,目前正在施工,建成后将连通济南槐荫区、天桥区;济南黄河公路大桥复线工程的立项也在加速推进中,将实现主城区与济北次中心的快速交通联络。

“三桥一隧”规划中,齐鲁大桥工期是36个月,穿黄隧道工期45个月,凤凰大桥工期48个月,济南黄河公路大桥改扩建工程正在做可行性研究,合理工期应该是48个月,目前正在做进一步的设计优化。

这样算来,齐鲁大桥、穿黄隧道在2021年竣工,凤凰大桥则在2022年竣工,黄河公路大桥改扩建工程有望在2022年年底前竣工。

届时,通过二环东高架,能够直接实现济南城市主中心、CBD副中心与济北副中心的快速交通联络,对带动黄河两岸经济共同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远期来看,通过二环东高架向南还可对接济泰高速,全面提升城市品质。

济南除了要建三桥一隧以外,2019127日,济南市市长孙述涛在第17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到,济南将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引领发展,在加快“三桥一隧”建设的基础上,再规划建设一批跨河通道。

另外,济南还将强力推进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国际会展中心等一批重点项目建设,推动京东智能电商运营中心、中科院新经济科创园等一批项目签约落地,高标准规划建设齐鲁科学城。

同时,在加快“三桥一隧”建设的基础上,强力推进轨道交通建设,统筹水、电、气、热、通信等增源扩能、布点建站,完善市政道路等基础设施配套。

当然,基础建设的同时,济南也突出抓地标塑造,准备高标准规划建设政务服务中心、文化艺术中心、体育活动中心、核心区中央公园,加快申建黄河国家湿地公园,增强先行区的承载力、集聚力和吸引力。

“桥隧建设一小步,携河北跨一大步。” 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管委会主任李国祥说,一个城市在黄河之上同时启动“三桥一隧”建设,在新中国成立后并不多见,可见当下济南北跨黄河拓展城市发展空间、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时不我待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