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山东海洋经济新发展 记者:董忱       2019-05-06      点击量:388次 标签:深度



“全球第一”这样炼成

在青岛鳌山湾畔,近年来加速崛起一座海洋新城——蓝谷。

据悉,截至目前,蓝谷已签约落地“国字号”科研平台和高等院校40余家,汇集高端人才5000余名,各类科研创新平台超50家,中国首个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蛟龙号”母港国家深海基地等20余个重点项目投入使用,可燃冰钻采船基地、华录青岛海洋大数据产业基地等30余个项目正加快建设。

漫步位于蓝谷的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富有设计感的12座建筑颇为引人关注。比建筑更引人关注的是实验室与日俱增的感召力与影响力。

作为我国首个获批试点运行的国家实验室,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自201510月正式成立以来,已经在深远海研究、极地极端环境与战略性资源调查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夺取了多个世界“第一”:每秒2000万亿次的超算中心,创造了海洋科研领域计算速度全球第一;在深远海研究、极地极端环境与战略性资源调查等领域取得了多项重大科研成果,并取得多个世界第一。

“青岛海洋国家实验室已步入世界同领域先进行列。”这句话,在山东省政府报告中被提及。

这所由科技部、农业部、教育部、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山东省政府和青岛市政府等9个单位和5家科研院所联合投资建设的实验室,已成为国内第一、世界第七的海洋科研机构。

在青岛海洋国家实验室,国内首款缆控水下爬行机器人正在进行潜水试验,经过湖试、海试不久后,它就能替代潜水员扛起搜救打捞、溢油探测的活儿;另一片水域,第三代海燕水下滑翔机也在下水测试,它能在水下1500米的环境下远航1500公里。

青岛海洋实验室战略规划部部长尹希刚表示,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 “定位于建设世界一流海洋科技中心和开放式协同创新平台,运行以来,开展了万米深海行动计划、国际首个马里亚纳海沟综合科学观测网资料回收等多项科研任务,取得突破性进展”。

目前,海洋国家实验室依托本土优势资源、面向基础前沿研究建设8个功能实验室。同时,面向海洋高端装备、海洋大数据、深蓝渔业等领域共建10个联合实验室。按照规划,到2020年,这里将集聚起包括国内外著名学者在内的研创能力一流的研究队伍,跻身全球前五大海洋科技创新中心。

“蛟龙号”母船从这里出海并在此停靠,“海龙二号”无人有缆潜水器和“潜龙一号”无人无缆潜水器在这里聚首……距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只有几公里远的海边,另外一个国家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国家深海基地建设也早于2015年开始启动。

国家深海基地是我国大型深海装备业务化运行支撑基地,也是世界上第五个深海技术支撑基地。我国深海科考最核心的载体“蛟龙”号,即“安家”于此。随着 20181月上旬“‘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研发与应用”项目被授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这里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国家深海基地是继俄罗斯、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上第5个深海技术支撑基地,码头可同时停泊两艘6000吨级的海洋科考船,并具有超强的抗风浪性能,是我国目前唯一的国家级深海科学技术综合性研究机构和支撑保障平台。



▲我国首艘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创造“中国深度”新纪录。


“深蓝1号”开启养殖新征程

201854日,一个被命名为“深蓝一号”的全潜式智能网箱在青岛下水,驶向130海里外的黄海冷水团。借助这个大网箱,原产北欧的三文鱼,在山东近海水域安家了。

这是一项开创性的探索,带来的综合养殖收益远期有望超过千亿元,有可能让山东在未来改变三文鱼的亚洲市场供给。而支撑这一改变的,是中国海洋大学的多项发明专利。

中国海洋大学原副校长董双林教授告诉记者,“深蓝一号”作为中国深远海养殖重器,具有完全独立的知识产权。“夏天的时候,它就潜在海底,冬天的时候它就浮出水面。”董双林说,“深蓝一号”最大的特点是“全潜式”,既能全部下潜到水下,也能根据水温需要上浮到海面。目前位置海面距离海底大约56米,待装满三文鱼之后,“深蓝一号”将下潜到海底。

据董双林介绍,“深蓝一号”上面还有很多高科技,网箱的设计采用了中国海洋大学发明的浮箱捕捞、网箱附着生物清除、鱼鳔补气等最新专利技术,并将由该校首创的波浪能发电半潜平台提供绿色能源。

“深蓝一号”的这项探索,背后汇集了水产养殖、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多学科的跨界融合。

这一案例,代表了山东构建现代海洋经济新体系的发展方向。山东提出,要大力培育“智慧海洋”、海洋高端装备、海洋生物医药、海水综合利用等新兴产业,未来5年增加值年均增长20%以上。

“深蓝1号”是我国第一个深远海渔业养殖装备,也是全球第一座全潜式深海渔业养殖装备。“深蓝1号”成功建成交付,是我国水产养殖业现代化进程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一件大事。从此也开启了我国深远海渔业养殖新征程。

“深蓝1号”的启用,将养殖战线向外推进了130海里,打破了传统养殖业“望洋兴叹”的局面。

业内人士指出,“深蓝1号”的推广应用,将推动中国养殖术与装备升级换代,极大拓展蓝色经济发展新空间。有效推动渔业养殖从近海养殖向深海养殖转变,从网箱式养殖向大型装备式养殖转变,从传统人工式养殖向自动化智能化养殖转变。

“我们去年已经确定了‘深蓝二号’的最终的建设方案,大概今年年底即可投入运营。”董双林告诉记者,“深蓝二号”更智能,将利用光伏发电。董双林说,与“深蓝一号”配套的鲁岚渔养61699是我国第一艘养殖工船,它可以看护10-20个网箱,“深蓝3号”等十几个网箱都在规划中,但近五六年会以三文鱼养殖为主。

记者了解到,山东省将建设日照黄海冷水团现代海洋牧场产业集群,到2020年将完成三文鱼养殖示范工作,产值达到3亿元;2025年,日照、威海、烟台、大连黄海冷水团现代海洋牧场建设全面开花,产值达到100亿元,成为中国现代海洋产业的示范工程;到2030年,全产业链产值达到千亿元。


海洋科技创新在行动

在青岛,已拥有“蛟龙”“海龙”“潜龙”“大洋一号”等一系列中国海洋科技名片。青岛港还建成了亚洲首个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实现了吊装、运输等作业全过程的无人化。

在烟台,海工装备等产业取得突破式发展。目前,已经累计有几十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和自升式钻井平台从中集来福士船厂驶出,奔赴挪威北海、墨西哥湾、巴伦支海等海上油田作业。其中,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蓝鲸1号”钻井深度超过15000米,2017年完成了中国第一次海底可燃冰的开采。

山东滨海旅游、海洋渔业、海洋食品、船舶制造、海洋化工等传统产业,也在借助新技术、新管理、新模式实现提质增效。

在山东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鳕鱼加工后的鱼皮,从过去廉价的肥料,摇身一变,成为面膜等化妆品、保健品的原料;在山东洁晶集团,一根海藻,可以用来生产活性型岩藻黄素、褐藻多酚、多糖,身价上涨万倍。

山东出台的相关方案明确,把“海洋科技创新行动”作为深入实施海洋强省建设“十大行动”之首。方案提出,要充分发挥和利用好海洋科技、人才等优势,找准海洋优势转化的科学路径,推动海洋经济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跃升。

分析认为,山东发展海洋经济的优势之一,是较强的海洋科技实力。青岛一地就聚集了全国30%的涉海院士、40%的涉海高端研发平台、50%的海洋领域国际领跑技术。



▲2018年5月4日,“深蓝一号”的全潜式智能网箱在青岛下水。


产业向绿色可持续转型

在海洋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海洋生态也面临着压力和挑战。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印萍代表,经常在海边搞地质调查,高度关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她认为,海岸地区的生态非常重要,尤其是海湾的整治和海边湿地的保护。

印萍注意到,山东很多海湾在搞养殖、工业和城市建设,有的地方污染比较严重。她认为,不仅应控制陆源污染,还要对已污染的海湾进行治理、改造。对黄河三角洲等湿地,要加强规划、谨慎开发,小型湿地也要保护好。“蓝海净滩也是金滩银滩。”印萍说。

近海养殖,很容易造成海水污染。因为大量养殖能净化水质的海带,海水水质就保持得比较好。“将藻类、贝类养殖合理搭配,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能保持养殖产业和环境的和谐。” 海洋业界专家这样说。

中科院海洋所研究员侯一筠长期致力于海洋研究,他深有感触地说,“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现在,海洋在国家战略布局和山东半岛经济格局中的作用越来越凸显。加快发展海洋经济,必须加强海洋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

记者注意到,仅在“十二五”期间,我国在修复海洋生态方面的总投入就超过1100亿元,建设绿色可持续的海洋生态环境,迫在眉睫。

在侯一筠看来,加强海洋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有大量工作需要做。“比如,环山东半岛海域生态红线划定、近海地质环境-生态系统演变及灾害防控、黄河三角洲盐碱地改良和湿地保护、山东特色近海矿产资源高效安全开采等。另外,治理和保护工作还需要各执法管理部门间加强协调,实现‘海洋局上岸、环保局下海’的无缝对接。”

“近海是路上的纳污海域。理论上,陆上的污染物最终都要进入近海。”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王修林在海洋经济大会上说,陆域的承载力决定于海洋的纳污能力,而海洋的纳污能力有显著的时空特征。不同地方的浪流条件不一样,纳污能力不一样,不同季节也不一样。要根据纳污能力倒算陆地上的环境容量,实施陆上“精准减排”,该限制的要严格限制。要根据海洋纳污能力划定主体功能区,科学确定陆域的产业规划布局。


海陆一体 融合发展

作为东部沿海大省,山东海域面积与陆域面积相当,海洋资源丰度指数全国第一。海洋是山东发展的最大动能、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

“陆域经济要实现科学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必须与海洋经济紧密结合;同样,海洋经济的发展,也离不开陆域经济的提高和优化。”山东省海洋经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孙吉亭说,推动山东经济的转型和提升,关键就在于陆海统筹。

“强化海洋意识,牢固树立海陆一体的全新海洋观”,山东提出的陆海统筹新思维让人耳目一新。

山东各地市也纷纷为之努力。

日照因港而设、依海而兴,海域面积等同于陆地面积,这是大自然赐予的宝贵财富,也为发展海洋经济、拓展发展空间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近年来,日照通过实施依法管海、科学护海、立体净海、退港还海四大工程,并先后制定实施《日照市海洋功能区划》《日照市生态环保规划》等多个海洋规划,在全省率先建立了市政府海域使用专题会议制度,率先实施渔业资源修复行动,在全国地级市中率先建立了全海域海洋生态红线制度,完善绿潮、赤潮、油污处置等长效机制。

在陆上,日照市开展渔业环境整治行动,在海上,日照市规划了“三大片区、一百万亩”海洋牧场,推广海面、海体、海底多层次生态立体养殖模式,有效修复海底生态系统。

从海洋资源大市走向海洋经济强市,从耕海牧渔走向陆海统筹,日照经略海洋的新帷幕开启。

“中国牡蛎之乡”威海乳山市,去年经过“地毯式”的海洋本底调查,划定确权了48万亩海洋牧场,同时清退近岸养殖、腾出海岸带。他们接着“以海定陆”,在陆上规划了中国牡蛎产业研究院、牡蛎三倍体育苗中心、交易市场等设施。在这些工作基础上,乳山正在进行海域使用、土地利用、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旅游发展规划等多规合一,实现一张规划管海陆。

这仅是几个典型例子。20185月,省委省政府印发了《山东海洋强省建设行动方案》,其中就重点提出了树立陆海一体的国土空间思想,打造“龙头引领、湾区带动、海岛协同、半岛崛起、全球拓展”的海洋强省建设总体格局。

同时,海洋领域的产业融合,催生出分享经济、跨境电商、海洋金融等新业态,带动形成生产效率更高、交易成本更低的经济体系和生产模式。这些蓬勃发展的海洋新产业、新业态,成为山东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作为海洋强省建设十大行动之一,山东在全国率先实施“智慧海洋突破行动”。在这方面,山东率先打掉涉海管理部门数据烟囱,20185月初由海洋国家实验室牵头,启动建设智慧海洋大数据共享支撑平台,争取2022年建成特色鲜明、国际一流的海洋大数据中心和海洋大数据产业集群,而这个行动也会直接带动尖端装备制造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