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盆满钵满易会满? 记者:董忱       2019-02-11      点击量:594次 标签:深度


▲充满传奇色彩的易会满执掌证监会后,股市行情将怎样,值得大家期待。


“草根银行家”的传奇故事

易会满升任证监会主席的消息,证券市场早有传闻。

124日,证券市场上开始流传新主席概念股的名单,易联众、易世达、易华录、易尚展示等“易”字开头的股票赫然在列。其中,124日和25日,易联众连续两天收获涨停,从消息面看,其并无实质性利好,或许只是为了迎接这位易主席吧。

对于投资者而言,“易会满”的名字寓意了新年的好意头,“容易满仓”“会满意”,这给凉气逼人的证券市场带来了些许暖意。

易会满出生于浙江温州苍南县灵溪镇余桥村。温州不仅有著名的温商,在温商的土壤中,又孕育出了易会满这位草根银行家,而且是一位比肩华尔街大佬的银行家,因为易会满执掌下的中国工商银行,2016-2017连续两年,净利润总量保持着全球银行业最好水平,并于2018123日,市值达到26695亿元,超过美国的摩根大通,夺回全球市值最大银行的称号,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宇宙第一大行。

易会满的金融从业经历,一度被称为“传奇”。1984年从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毕业加入央行,担任央行杭州市分行计划处计划员。

同年,央行剥离商业银行职能,成立了工商银行,易会满也伴随着工商银行的成立于1985年初进入工行,并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从事计划工作。计划在当时的银行中是一项核心业务,由于负责编制和组织执行信贷计划、统筹调度资金,经常要面对一些复杂局面和问题,这让易会满很早就历练出了比较强的综合把控和统筹协调能力,颇受时任工行杭州市分行行长的赏识,开始在工行系统内崭露头角。

1994年,时年30岁的易会满升任工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后逐步晋升浙江省分行副行长,2000年,35岁的易会满成为江苏省分行行长,可谓年富力强。

5年后的2005年,他调任北京,担任北京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担任北京分行行长期间,北京分行存款、贷款、中间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主要业务指标均居北京地区银行同业第一位。

凭借这种改革创新、突破发展瓶颈的工作思路,随后,这位充满了“改革”气息的41岁“少壮派”行长开始为人所熟知。3年后的2008年,他升任工商银行总行副行长,分管公司业务部、结算和电子银行。

易会满经历了工行从国家专业银行、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到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不同历史阶段。

熟悉他的人都了解,长期身处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的他,形成了其独特的工作风格,战略视野开阔、市场眼光敏锐、改革创新意识强烈,对于平衡业务发展与风险管理等各方面关系得心应手。

20135月任行长,同时跻身副部。2016年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至今。

2017824日,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暨第五届银行业综合评选颁奖典礼上,易会满荣膺“年度杰出银行家”。2018年再度收获“卓越银行家”。

“他没有背景,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确实不简单。更难得的是,他没有官架子,为人随和。”工商银行同事对他的评价是务实,“思路非常开阔”“经常创造性地开展业务”“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在银行业许多专业领域都有建树”。

在媒体人的印象中,易会满也是随和业务能力强,有记者称参加过多次工行业绩发布会,易会满不仅会在会上详细、务实地回应记者的提问,会后面对记者们的围堵追问,也是毫不回避各类尖锐问题,知无不言、耐心回应。

正是得益于这些品质,尽管易会满出身平凡,却能够得到快速提拔,屡屡逆袭。

例如,他不仅在而立之年就成为省分行行长,还能在担任北京分行行长三月有余就成为总行党委委员(高级管理层成员)。更让外界惊叹的是,2013年,易会满以排行第五的副行长身份,脱颖而出成为工行行长;三年后,易会满又从行长位置上再度一跃成为工行董事长,这种“内部提拔”的任命安排在国有大行中较为罕见,此前国有大行董事长多从监管部门中选拔而来。


易会满的“新征程”

对于即将履新证监会的易会满而言,这个新职位或许并不容易做。

肖钢任证监会主席时,股市从3000点涨到5000点再跌回3000多点;而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的三年时间内,股市则进一步从3000多点跌到了2500点左右,还遭到股民的痛骂,要求证监会主席下课的各种声音接连发声。

“近几年股市熊市多、波动大,股民对股市也怨声载道,加上目前宏观经济形势不稳定,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并不容易坐。”证券界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资本市场对境外投资者逐步开放、注册制、科创板的试点,如何成体系地监管资本市场,推动直接融资市场规范发展、服务实体经济,对于新任证监会主席来说,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任务。”

再看看,易会满接替的是一个怎样的资本市场?

一方面, 2018年上证指数跌幅达到24.59%,总市值减少14.59万亿,假如以1.45亿投资者来计算,那么全年投资人平均亏损10.06万。股民的交投欲望进一步降低,沪深两市交易额跌到2690亿元,是2014年以来的新低;中小板幅度最大,累计跌幅近38%,市场杀估值迹象明显;破净股的数量大幅增加,截至20181227日两市破净股数达428只。

另一方面,A股市场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道路上越走越稳,这点是谁也不能抹杀的。2019A股将推出科创板、注册制,同时监管环境也不断改善。应该说,在严监管和法治下,A股市场生态已经大为改观。

不过,对于从银行跨越到资本市场监管的易会满而言,他对资本市场也有着鲜明的观点。

比如,对于市场关注的债转股问题,易会满曾表示,债转股是阶段性的、市场化的,是财务性的投资,而不是谋求控股或者收购。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对于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易会满则认为,民企融资难,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民企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

“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易会满说,“总的来看,解决这一轮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有鲜明的阶段特征,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

总之,面对这样一个股市交易低迷但生态环境在不断改善的市场,对于易会满来说,确实不容易,上任后的“三把火”值得所有投资者期待。


新主席的“新挑战”

从“老银行人”转战资本市场,易会满不是第一位,国有大行向证监会培养输送了多位主席,如周小川、郭树清在担任证监会主席之前均来自建行、尚福林从农行行长之位升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做证监会主席之前在中行待了10年。

但相比于上述几位在担任证监会主席之前有着“监管+银行”的双重履职经历,易会满的最大不同,在于他长期在市场浸润,对商业银行运行、金融市场运作的理解更深,但监管部门从业经历有限。从市场者转变为监管者,易会满执掌证监会后,所面临的挑战与压力不比掌舵“宇宙行”小。

资本市场各方参与者都知道,证监会主席这活肯定很难干,他们的职位和其他各部部长并无不同,但却更受关注,这大多是因为他们监管面对的是3000多家上市公司、亿万股民的交易市场,和各方利益、投资者的财富多寡休戚相关。

在经济转型和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易会满接任,难度不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这为下一阶段的资本市场发展指明了方向。

上任初始,易会满或许会面临多项挑战:

一是如何确保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在上交所的尽快落地。科创板是资本市场今年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中央要求,要增强资本市场对科技创新企业的包容性,着力支持关键核心技术创新,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稳步试点注册制,统筹推进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基础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股票发行上市制度。

二是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作为资本市场的“掌门人”,既要增强忧患意识,高度警惕和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又要保持战略定力,抢抓机遇,在改革开放上下功夫,努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三是如何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新股发行的常态化、退市制度的落实、上市公司停复牌制度的修正,这一系列基础制度的调整让资本市场更趋完善,要让更多的企业登上资本市场,让上市公司能够更便利融资,必须深化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加快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发展和完善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债券品种创新,更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另外,还要优化再融资制度,深化市场化并购重组改革,鼓励国有控股企业和金融企业实施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不断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四是如何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提高市场活跃度。市场前期的波动,让原本活跃的A股市场活跃度降低,必须想办法,通过取消新股首日涨跌幅限制、进一步松绑股指期货限制、引入境内外中长期资金、改善交易制度、丰富期货及衍生品工具、优化交易监管、放权给市场等方式,激发市场活力。

在推进中长期资金入市方面,鼓励保险资金、全国社保基金等扩大入市规模。完善QFIIRQFII制度,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投资公募基金试点。

五是如何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A股要与国际市场同台竞技,必须修炼“内功”,在完善自身规则的同时,要对标国际标准,加快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性投资银行,优化沪深港通机制,有序扩大期货特定品种开放范围。

六是如何加快资本市场的法治建设。这里的法治,一方面是尽快地推动修订证券法、期货法,让资本市场的秩序建立、规则建设能够有法可依,证券法自2014年修订以来,历时较久,仍未最终落地,市场期待着证券法对科技企业更包容、对违法违规行为打击力度更大、对投资者保护更有力。另一方面,则需要强化监管,在当前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的基础上,继续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