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观察家 > 正文
分享
教育制造贵族? 记者:丁爱波       2017-05-16 标签:观察家


▲2015年4月18日,浙江杭州,杭州民办小学招生启动,热门学校报名场面火爆。


近日,上海民办阳浦小学和青浦世界外国语学校招生让家长做考题,甚至用问卷调查的形式调查爷爷奶奶职务、毕业院校等信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后,问卷被取消。7日,据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上海市教委要求在全市教育系统通报批评、追责并要求两校公开致歉,核减明年招生计划。

上海私立小学招生考家长的新闻,又一次引发了关于“阶层固化”的问题,挑逗了很多人对教育认知的底线:教育开始明目张胆地向着“出身论”的方向发展。

一部分人认为,中国阶层的分化与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出现了极大的供需矛盾,既然存在这样的现实,就有必要通过市场行为提供其专属的教育机构,打造阶层标识,这种机构应当设置一些门槛,避免不符合条件的家庭入围,以免影响自己孩子的教育环境。这一部分人中,还有的认为,应当纯市场化,不要用家长的出身来设置门槛,价高者得之。

一部分人认为,教育应当平权,私立贵族教育的出现,违背了中国传统的以及社会主义的教育原则,最好要取消所有的贵族学校,完全抛弃教育的市场化行为,形成教育机会的相对均等。他们认为素质教育是个阴谋陷阱,全国一张卷的考试规则起码不是最坏的选择。不过,这一部分人中,有的不支持贵族学校,但支持公立好学区,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支持公办贵族学校。

更多的人则出于自身直接的利益就进行了简单的站队,挤进贵族学校的,认为当然有必要设置门槛,挤不进去的,认为这种门槛当然不合理。

观点的争论也引发了一个基本问题:在中国,或者世界上,是否存在一种完全兼顾公平与效率的教育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所有人的利益诉求都将被满足。

实际上,默许的贵族学校、精英教育在中国已出现多年,大众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存在。但当考家长、看家世这样的噱头堂而皇之地出现时,这的确是在挑战一种政治正确。在中国,读书是改变出身的路径,当这条路径被出身反过来限制时,大众的情绪自然会被引爆,自然会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反对这一观点。

教育一直被视为减小社会差距的利器。寒门也能出状元,给了无数家庭以希望。如果家长的身份、地位过多地影响孩子的就学,有可能放大社会上的公平焦虑。所以我国的义务教育总是强调均衡发展,努力补齐短板。

教育公平是一切公平的基石。家长把改变命运的希望寄托到孩子身上,就是相信孩子可以挣脱出身的限制,在更大的世界里实现自我。

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只有给每个孩子公平的教育机会,方能人尽其才,实现人力资源效用的最大化。所以教育是最不能搞“出身论”的领域。

现实比理念更复杂。教育公平不等于绝对平等。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差距永远没办法彻底消除,民办教育如何兼顾效率与公平也是一个难题。

教育资源的分配或许永远无法让每个人满意,但我们要知道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