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观察家 > 正文
改制企业之死 记者:丁爱波       2020-01-20      点击量:8643次 标签:观察家

20191218日澎湃新闻报道,山东临沂市河东区工商局拒为一企业办理营业执照,相关官司诉至最高法院,工商局败诉。

相关信息显示,涉事企业为临沂市河东区福利酒精厂,2002年,该企业由集体企业改制为私营企业,需要办理新的营业执照,2005年,多次办理营业执照未果的企业负责人马春亮将河东区工商局告上法庭,历经河东区法院、临沂市中院、山东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后,2013年,法院最终认定:河东区工商局不予办理营业执照行为违法。

然而,历经8年诉讼,在漫长的等待中,酒精厂宣布破产,各项资产被拍卖。马春亮由此提出7176万元的行政赔偿申请。20176月,马春亮突发脑溢血身亡,5个月后,沂水县法院作出判决,要求河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河东区工商局经机构改革撤销)赔偿损失1165万元。

双方均不服上诉,案件被发回重审。沂水县重审一审将河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赔偿数额改认定为259万元。由于对于赔偿数额的看法不一,双方均再次提起上诉。

8年的诉讼、等待,足以让一家健康运行的企业倒闭。法院的判决即便公正,但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为时已晚。然而,即便是这个迟来的判决,河东区工商局依然不予执行。相关信息显示,河东区安监部门在“扯”不过工商局,两次为企业出具证明,商请工商局“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工商部门还是不为所动,其理由竟然还是“未办理《危险化学品生产许可证》”,这实在是视企业生死于不顾,视国家法律如儿戏。

在赔偿数额上,一审法院裁决赔偿金额仅为马春亮所提7176万元的约1/6-1165万元,重审后,又降为259万元,即便如此,河东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其只应赔偿“现实、直接的损失”,按他们所说,这个“现实、直接的损失” ,“充其量”是“原告申领营业执照过程所发生的交通费、住宿费、资料打印费等”。值得一提的是,与此案相关的河东区工商局原局长刘西冰如今已调往临沂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至今他仍认为,当年工商局不予颁发营业执照的行为是对的,不违法”。

一方面,违法不违法应该谁说了算?是最高法还是区工商局?在法治政府建设不断推进纵深发展的今天,一个区工商局,如此漠视司法权威,其底气究竟是什么?

另一方面,一个合法经营的企业在办理合法合规手续时为何遭遇这么多的磨难? “旋转门”“玻璃门”“卷帘门”等不作为的现象在当地还有多少?优化营商环境,助推新旧动能转换,是否沦为了一句空话?

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这已经成为一个共识。在全国发展大局中,山东的领先优势已经不太明显,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山东的营商环境与发达、先进省市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而这也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大潮中,着力助推的一项改革任务。在这样的形势下,河东区工商局的做法,实际上伤害的不单是一家企业,而是整个临沂、乃至整个山东的营商环境口碑。毕竟,“唱衰山东”的论调仍时有出现,而这起案例,无疑又将成为山东“落后”的一个证据。

所幸的是,相关部门已经高度重视此事,河东区委宣传部发布的情况通报中介绍,河东区对此(报道)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河东区福利酒精厂诉原临沂市工商局河东分局不履行颁发营业执照法定职责及行政赔偿案件进行调查核实。

“针对案件中反映出的行政违法行为,将对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问责,绝不姑息。”通报中这样说。我们也期待此事能有一个公正、透明的结果,以此告慰马春亮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