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财经人物 > 正文
专访省人大代表胡近东——韩都衣舍的动能之旗 记者:董忱       2018-02-07      点击量:298次 标签:财经人物


▲胡近东建议,快速建设出口电商基础设施。


跨境电商的基础之憾

“对于跨境出口电商来说,2018将是爆发年!政府报告里面提到,山东在青岛有布局出境电商项目,感觉山东已经高度认识到这个发展趋势,这是好事。但调研发现,距离企业需求和竞争趋势,山东距离还远,必须增强紧迫感。”面对记者,胡近东直言不讳。

“新商业时代的重要革新力量逐渐演变为数据智能。互联网打破了区域与空间的限制,基于大数据和云孵化,韩都衣舍的互联网品牌孵化器,构建出开放型经济新机制。”胡近东发表着自己的观点——这位曾经在新闻一线战斗了18年的“老记者”,总能在第一时间“猜中”记者的心思。

2018年,外贸即将迎来出口电商的爆发期!”国外消费也在升级,未来5年,对中国产品的购买将有1/3通过跨境电商完成。胡近东再次强调这句话,他说这是身处电商一线的亲身感受,“现在电商界都在讲互联网上的‘一带一路’,这也是新动能的关键组成。”

“前一段时间,济南市李自军副市长去韩都衣舍的智汇蓝海调研出境电商的发展状况。我们那里孵化了一个不木科技,是跨境出口电商的专业运营商。但不木科技虽然发展很快,但发货和结算几乎都不在济南,都在浙江和深圳,外贸收入也不好计算到山东、济南。

谈起不木科技,胡近东兴奋的表情中流露出遗憾。

究其原因,他认为是这个方向的基础设施太差,不利于出境电商这些树苗的成长,并很大程度上阻滞了山东产品通过互联网打入全球市场。

“像物流方面,很多平台官方物流没有在济南设立揽收点。”他解释,比如速卖通旗下的无忧物流,wish旗下的wish邮,因为没有揽收点,就极端缺乏针对美国、欧洲、俄罗斯甚至南美洲的物流专线,导致效率低下。

再比如邮政的小包以及EUB,在价格方面跟浙江比没有优势,由于出货数量少,所以整体实效较差。此外,物流的难度导致仓储的发货便利性低、仓储成本高等。

“目前看,无论是内陆港还是海港,都还缺乏针对跨境出口电商在物流的设计。”胡近东说。

资金方面,同样存在诸多制约。跨境电商由于物流时效慢,导致平台押款严重。另外,出口企业资金需求量大,而美金取现基本没有便捷途径,且山东缺少从事外币兑换的公司,也会制约跨境电商发展。

“我们山东在产品方面、政策方面也存在制约。”他说,由此形成的格局是,在南方诸省跨境出口电商正在爆发的时刻,山东还比较冷清,企业的成长速度慢、困难多。面对这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期,山东即使不能引领,但也绝不能落后。

胡近东表示,如果这个方向的基础设施不能迅速建立起来,将会直接影响山东产品通过互联网“一带一路”走向世界。因此,我们山东必须抢先一步打造基础设施、汇聚资源,通过电子商务、互联网的一带一路,把山东优质、丰富的产品销售到全球。这一过程,基础设施建设无疑是核心突破点。

他建议,快速建设“出口电商基础设施”,迎接互联网的一带一路新时代,把山东丰富、优质的产品卖向全球,抢占“新外贸”战略机会。

抢占算法人才

新动能,是用新能源和新模式来驱动经济,其中新模式就是利用大数据和算法,重新建构行业生态,通过需求侧改革,让产业链各环节为终端客户的需求服务。

谈起新动能,胡近东也是滔滔不绝,“我理解的新旧动能转换分三部分内容,一是旧动能转换成新动能;二是转换不了的就直接淘汰;三最主要的是引爆新动能。韩都衣舍就属于正在引爆的新动能。”

新旧动能转换,政府谋划全局,企业要打头阵,韩都衣舍则要成为山东改革的“勇先锋”。这是胡近东在两会上的表态。

一家民营企业,韩都衣舍为什么能够扛起新旧动能转换的大旗呢?他的回答是源于韩都衣舍智汇蓝海互联网品牌孵化基地。

“智汇蓝海,是韩都衣舍的二级生态系统不断发展延伸的成果之一,是中国唯一一家赋能型、生态化互联网品牌孵化基地,将韩都衣舍的柔性供应链系统、仓储物流系统、客服中心、韩都大学等九大运营系统全线链入并对外开放,为近百个中小微电商品牌提供了全程孵化服务。”他说,智汇蓝海的赋能型生态孵化,是将韩都衣舍在供给侧改革上的成果集中起来,实现的一种创新型孵化模式,能够让场内与场外的孵化品牌实现快速成长。

为加快电商产业新旧动能转换,胡近东在两会提出建议:政府应大力引进数据分析和算法人才,出台具有全国竞争力的政策,为数字经济发展创造最佳环境。

在与记者的交谈过程中,他多次提到数字时代遭遇人才瓶颈问题,看得出他对人才的渴望,对人才的重视程度。

“在数字经济风起云涌的时代,发展新旧动能,离不开数据和算法人才。所以,从发展实际出发,政府应出台具有‘全国竞争力的政策和办法’,贴身支持算法人才和算法项目,为数字经济的发展创造最佳环境,为新动能爆发打底子,成为当务之急。”

“从我了解的情况看,目前竞争最激烈的是数据和算法人才,尤其是互联网产业生态里面。”说这些话时,他脸上略带着急的表情。

胡近东举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把人才比喻成机器最核心部件发动机。“新动能必须有新能源,有了数据并不一定说就有了新动能,就像石油,有了石油,并不能直接放到飞机里,先放到发动机里。数据就像石油,数据分析应用是算法,算法就是发动机,大数据很重要,但如何应用才是更重要的,应用大数据,算法是数据的提炼器。如果我们有了数据分析和算法的人才,山东就有了数据发动机,人才研发者就是发动机。

零售是产品的终端,生产也需要数据驱动,研发、推广、资金运筹、营销,包括物流、仓储等等一系列都需要数据驱动,前端有数据,后端更需要数据支撑,所以说,每一个阶段都需要算法,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人才,那么在新动能时代就无法实现数据的的获取和应用。

“济南甚至山东,严重缺乏技术人才。这导致,缺少一批有技术共性的企业,形不成气候。比如韩都衣舍,从全省来看,技术很先进,但因为人才的短缺,往AI方面每进一步都很困难。这个问题有普遍性,许多电商企业在这方面还根本没有迈出步子。”

谈起人才引进,胡近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新旧动能转换,需要足够的人才,尤其是算法方面的人才。关于人才,省里市里政策都有,但门槛高,大多针对高精尖,最好能降下一些来。因为高级人才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企业也请不起,请不来。即使来了,也因为基础人才匮乏,形不成小气候,难以施展。因而,靠自我积累突破+引进,才是真正的上策。尤其是算法方面,在项目和企业里面,其实最需求的是中等偏高的大批人才。”胡近东说,但是,即使这些人才,目前引入成本也非常高,一个初级人员的年费用约20万。同时,算法研发的时间成本、试错成本都很高,包括投入设备硬件,对企业和项目推进来讲,都很有压力。

所以,他建议:针对实际、结合实用,面对企业正在进行的实际发展项目进行扶持。鼓励各级政府,出台贴身政策,只要是围绕算法项目招纳、引进的人才,无论是项目和人才,都可以享受专项政策扶持,迅速汇聚一大批基础性人才,抢占算法高地,迎接真正的数字经济时代。